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肉肉写的非常细致入微的古言|将军强势求欢(高H)

蒋妥勾唇一笑,伸手撩起王培凡散落在肉肉嘟嘟脸颊上的一缕发丝,“磨人的小妖精,不要再让我说第二遍。”

王培凡轻咳了一声,不免觉得好笑。

十六七的时候她们很喜欢看言情小说,里面最霸道总裁中二的句子之一就是——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

那个时候蒋妥总是喜欢将人压在墙上,再用这种中二的话来“修炼”自己的演技。

“行了,别闹了。”王培凡轻轻推了一下蒋妥。

蒋妥顺势靠在墙壁的另外一边,语气一下子有些低沉:“老王,你告诉我,那个傅尉斯跟我之间到底是什么情况。”

若是打打闹闹的语气,在王培凡看来一切好说。但蒋妥这样认真起来,王培凡就觉得大事不妙。

无论是失忆前的蒋妥还是失忆后的,只要她认真起来,气场大开。

蒋妥侧过头看着王培凡,长发一边勾在耳后一边倾斜下来,万种风情。她的五官本就没得挑,在这娱乐圈里也是美得非常具有侵略性。

“说吧,我有的是时间听你慢慢道来。”蒋妥冷着声下最后通牒。

王培凡下意识舔了下下唇,大眼转了转,继而道:“哎,就男女朋友的关系呗。而且你们都分手三个月了,你不问我都想不起来了呢。”

蒋妥就静静地看着王培凡瞎扯淡。

王培凡说:“当年我们一起参加艺考,艺考过后星探就发现了跟你签约,签约的正好是星壹娱乐也就是傅尉斯掌管的公司之一。他大概是觉得你有天赋,就着重培养你。你跟星壹娱乐签了十年的合约嘛,难免和傅总有接触。然后一来二往的,五年前你们就谈恋爱啦。这个恋爱嘛,你也知道的,人相处时间久了就会失去新鲜感的。于是三个月前你们就和平分手啦,今天是分手后的头一次见面。”

 文学

蒋妥的脑子里想起昨天晚上自己看到的那个帖子:“所以就如网友爆料的,他是我金主吗?”

“哎呀,什么金主不金主的呀,你们是正常的男女朋友呀。他喜欢你,自然会给你一些好的资源好的人脉好的物质。这个能叫金主吗?那全天下男主之间的关系都不正常啦。”王培凡说得头头是道。

蒋妥淡淡点头,忽而又转过来一把按住王培凡:“那我昨天问你的时候,你怎么不老实告诉我?”

王培凡一脸天真无辜:“你昨天问我什么了?哦,我记起来了,你问我你有没有金主吧?我回答的没有毛病啊,傅尉斯怎么能是你的金主呢?这样是亵渎了你们之间的感情。”

蒋妥将信将疑,还来不及再多加思考,就又听王培凡先发制人:“再说了,你又没有问我关于什么前男友的事情,我当然不会多嘴啦。毕竟你和傅尉斯也都分手了,老是纠缠前任就没有什么意思了,显得你蹭人家热度。”

“我有必要蹭他热度?”蒋妥嗤了一声。

“对对对,你当然不用蹭他的热度啦。”王培凡说着小心将蒋妥推开,“哎呀,天色不早啦,我也要去洗洗睡啦。”

说罢,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溜走。

很快,房间里只剩蒋妥一个人。

农村的夜晚特别安静,似乎能让人听到自己心里的声音。

蒋妥静静地靠在墙上消化着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想到傅尉斯靠近时的样子,蒋妥的心脏似乎扑通扑通跳得很快。但她最终还是推开了他,毕竟失忆后的她跟这个老男人是真的不熟,不管以前他们两人是怎么相处的,现在他这样突然靠近,只让蒋妥觉得很别扭。

如今的蒋妥记忆停留在十七岁,十七岁的她刚好是情窦初开的年纪。虽然她十七岁的时候没有早恋,却也有过暗恋对象。实不相瞒,她失忆后醒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搜寻以前隔壁班级小张同学的近况,怎料对方长成了一个大秃头还结了婚,彻底让她的暗恋梦碎。

让蒋妥难以接受的是,明明小张同学前几天还是她的肤白貌美的男神,怎么转个屁股就成了如此惨不忍睹的样子,这十年时间里他到底经历了什么?

很快蒋妥从王培凡那里得知,小张成了一个程序员。

累了一整天的蒋妥到底还是转个头去床上睡觉去了,而且还是一躺到床上就瞬间入眠。

十七岁的时候,其实是最没心没肺的时候。天大的事情,睡一觉就好了。

= = =

这头王培凡刚从蒋妥的房间里出来,迎面就差点撞上孙洲的胸膛。

她吓了一跳,声音不免也尖锐了一些:“你鬼鬼祟祟的干什么呢啊?”

“来找你呀。”孙洲一脸吊儿郎当,“有没有想我?”

“想你个鬼。”王培凡没有什么心思跟孙洲开玩笑。

孙洲却每次看到王培凡就好像看到什么乐子,不逗一下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见王培凡一脸愁容,孙洲用肩膀撞了一下她的:“怎么了你?最近好像变瘦了?都不是我心目中可爱的猪猪宝贝了。”

王培凡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你滚吧你。”

她才懒得跟孙洲打哈哈,眼下还有一堆的烦心事。

这个烦心事里百分之九十九都是关于蒋妥的。

几天前的一场车祸,蒋妥莫名其妙失忆。王培凡对此有过短暂的担忧,很快又高兴。如果这是上天的安排,失忆对蒋妥来说也未必是一件坏事。这几天蒋妥的状态就是最好的证明,她看起来开心多了,无忧无虑,也不再满面愁容。王培凡甚至在心里想着,希望蒋妥这一辈子都不要想起这十年发生的事情。

可一方面让王培凡担忧的是,医生说过,蒋妥的记忆是有随时恢复的可能。所以,她的隐瞒有意义吗?

这十年发生在蒋妥身上大大小小的事情,她作为当事人是有权得知的。然而王培凡又自私地想,她希望蒋妥永远都不要想起这段灰暗的岁月,她希望蒋妥永远都像十七岁时那样开开心心。

孙洲见王培凡又发呆,伸手在她面前挥了挥:“喂,要吃夜宵么?有你最喜欢的烧烤还有海鲜。”

王培凡一听,所有烦恼都暂时消失:“哪里来的烧烤还有海鲜?”

孙洲咧开嘴笑,就知道这只猪有点吃的就能把她卖了。

“拖了傅小爷的福,人家怕自己的心肝宝贝晚上的剧组饭没有吃好,特地让星级大厨带着徒弟来做夜宵。现在一个剧组的人都在外面吃宵夜。我特地给你留了你最喜欢的醉蟹,你说我对你是不是很好?”

王培凡这一听,食指瞬间大动。

她是怎么胖成现在这个样子的?就是因为这些该死的美食!

不过有好吃的当然是第一时间想到蒋妥,王培凡刚想转身,不料被孙洲拉住手腕。

“你要干什么去?”孙洲问。

王培凡说:“我去叫小妥呀。”

孙洲一脸看白痴的表情看王培凡:“傻不傻,人还用你叫吗?你就别去当电灯泡了。”

王培凡明白孙洲话里的意思,正犹豫着,就被孙洲推着往外走,“还不快走,等会儿好吃的羊肉串扇贝烤茄子都被别人吃光了。”

王培凡彻底投降。

孙洲和王培凡几乎前脚刚走,一个高大的身影打开了蒋妥的房门。

因为怕黑,所以蒋妥睡觉的时候总是习惯开一盏小夜灯,这一点倒是多年不变。

橘黄色的灯光打在蒋妥的睡颜上,让躺在床上的她看起来无比温柔。

睡梦中,有人吻住了蒋妥的双唇,反复吮吸。

很快,蒋妥梦里出现了一个模糊的男人身影。

梦境似曾相识,却又让蒋妥觉得陌生。

这梦自从她车祸后醒来,几乎每个晚上都会梦见。但梦是一种当下很清晰,醒来后完全想不起来的东西。

男人一遍一遍亲吻她的唇,抚摸她的身体,让她酥麻难忍。这是一种很舒服的感官体验,让人沉沦。甚至,她不自觉地伸手抓住床单,轻轻地低吟了一声。

因为这一声叹息,蒋妥似乎听到了男人的轻笑声。

慢慢的,蒋妥有了意识,她缓缓睁开眼,分不清今夕何夕。

“醒了?”男人放大的脸就在蒋妥咫尺。

蒋妥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了,本能的下意识一脚往男人身上一蹬。

傅尉斯被这猝不及防的一踢,整个人滚到了床下。

那一脚正中命根,是个男人都受不了。

蒋妥立马起身,拿起床头的防卫

傅尉斯被蒋妥这又是踢又是踩的,整个人都是懵的。

他一个堂堂一米八七的壮汉,常年锻炼练就满身的肌肉,却还是第一次被打得手无缚鸡之力。

定睛一看,蒋妥才认出来眼前的人是傅尉斯:“怎么是你?”

傅尉斯一脸郁闷又无辜地看着蒋妥,伸手拍了拍她踩在自己胸膛上的小脚。

也是第一次,他被人踢了命根子不说,还被当成变态。

可见蒋妥这副张牙舞爪的可爱样子,傅尉斯的心里莫名又觉得很甜。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肉肉写的非常细致入微的古言|将军强势求欢(高H)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