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趁朋友出差征服他新婚 内裤奇缘畸情~(12)全文阅读

如今,因为城市的飞速发展,森林公园被政府划为重点项目建设,紧接着旁边规划了大学城和新区,交通也越来越发达。一时之间,这附近的地皮和房价就翻了数倍,有的甚至是百倍。

但房价翻倍归翻倍,对于只有那么一套房子的蒋财富来说,他也不可能卖了房子。哪怕当时他患上癌症花钱如流水,他也没有想过卖房子。可能对于大多数国人来说,房子没了,家也就散了。

从公墓下来后,车子直接开到了蒋妥的家门口。

蒋妥今天一身黑,黑色小脚裤,黑色的大衣使得她整个人看起来落寞不少。她将乌黑头发挽起一个发髻,就像是以前在学校练舞时的样子,露出饱满的额,也让这张360度无死角白净的脸庞充分散发魅力。

下车后蒋妥戴上黑色墨镜,特地吩咐王培凡不用来。

 文学

王培凡有些紧张:“你打算就这么过去把你继母一家赶出去吗?小心她们动手打你。”

蒋妥没被王培凡的话笑死,她伸出自己缠着纱布的手,对着空气挥了挥说:“小时候我一拳头就能打倒一个男生,你忘了吗?”

王培凡一脸无语:“注意点形象,你现在是公众人物。”

蒋妥一脸无所谓:“我是那种在意形象的人吗?”

说罢一把拿了王培凡挂在胸前的手机:“这个借我用用。”

绕着房子四周看了一圈,她的步伐很慢,像是要从蛛丝马迹中找到一些记忆。

十年,她家附近的变化也不小。周围规划得更加整齐现代化,街道干干净净,门口还种上了两颗行道树。

此时她家的大门微微敞开着,她便伸手推开了门走进去。

这是一套五层楼高的自建房,一楼是空着的,二楼是厨房和客厅,三楼四楼则共有四个房间。

蒋妥是初中才跟着爸爸一起到这里生活的,在此之前她住家乡下跟爷爷奶奶一起。在这里她一直是住在三楼,因为有个阳台,落地窗一推开就能享受暖阳。

虽然住在这里的年限不算长,但到底有留有一段回忆。

家里的变化不大,还像是十年前的模样,就连家具也不见翻新。这倒是和蒋妥记忆中的温和,也让她这几日躁动的心平静了下来。

蒋妥终于知道,她没有安全感。

一觉醒来失去了十年的记忆,身边的人事物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个偌大的城市也似乎没有她的容身之所。

无论她的外表看起来多么不在意多么无所谓,可她的心里是不安的。

但回到了熟悉的家,一切就都尘埃落定了。

蒋妥刚走了几步,便听到楼上有个女人的声音在喊:“妈,是你回来了吗?”

这声音蒋妥似乎认得,她顺势回答:“我回来了。”

楼上的滕佳佳一听不对劲,一边跑着下楼,一边道:“是谁啊?”

蒋妥就淡定地站在原地,双手背在身后。

滕佳佳跑下楼来看到一身酷黑的蒋妥时明显一怔,接着笑道:“呦,不知道是什么风把大明星给吹来了。”

蒋妥摘下墨镜,仔细地看了眼面前的滕佳佳。

两个人是同岁,那么今年的滕佳佳也27岁了。

在蒋妥的记忆里,前几天她还和滕佳佳闹得不可开交。因为滕佳佳诬陷她偷了爸爸的钱。

其实那钱是滕佳佳偷的,被蒋妥发现后准备去告诉爸爸,谁料被滕佳佳反咬一口。

滕佳佳面不改色,先发制人,一口咬定就是蒋妥偷的,并且信誓旦旦她是发现了蒋妥的恶行。

不知是先入为主还是蒋财富偏心,加上一旁的继母帮着自己的女儿滕佳佳说话,一时之间蒋妥反而成了众矢之的,百口莫辩。

蒋妥气得浑身颤抖,转而要去撕烂滕佳佳的嘴脸,不想蒋财富一巴掌先落在了她的脸上。就连弟弟蒋帖帮蒋妥说了两句话,也被蒋财富一阵臭骂。

从小到大,不管蒋妥怎么调皮怎么闹腾,蒋财富从来不蹭对她动过手。

那天一气之下,蒋妥离家出走了。

记忆里仿佛不过就是昨天发生的事情,可是一转眼,滕佳佳变成了这副样子:不修边幅,头发凌乱。和精致的蒋妥形成鲜明对比。

看着眼前的滕佳佳,蒋妥突然有种不战而胜的喜悦。她的心情大好,难得有心事开玩笑:“西北风把我吹来的。”

她现在穷得只能喝西北风了。

滕佳佳缓缓走过来,手下意识轻轻地扶了一把腰。蒋妥这才注意到她衣着宽松的原因是因为小腹隆起。

“怀孕了?”蒋妥好奇地问。

滕佳佳不答反问,带着些许警惕:“你来我家干什么?”

蒋妥笑了:“你家?干什么?”

她的笑容轻蔑,仿佛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但蒋妥懒得跟这个颠倒是非黑白的女人争辩,她一边低头摆弄挂在胸前的手机,一边漫不经心问:“你妈呢?”

“买菜去了。”滕佳佳回答。

说人人就到。

郑淑芬提着一口袋的菜推门进来。

在见到蒋妥的一瞬间郑淑芬也有点意外,她在门口顿了一下,随即笑道:“小妥来了呀?真是好久不见呢。晚上留下来一起吃个饭吧,刚好我要做饭了。”

算起来,自从蒋财富去世以后,她们至少有五年的时间没有没有见过面。不过因为蒋妥是明星,郑淑芬经常能看到她的广告。

眼前的人,蒋妥却连基本的礼貌也不想给,她想起这些郑淑芬对自己女儿和他们姐弟两个人的双标待遇,心里就是一肚子的不平。但那些跟爸爸生病而她冷眼旁观落井下石比起来,都差太远。

王培凡告诉蒋妥,在蒋财富生病的期间,郑淑芬非但不看蒋财富一眼,还拖着不离婚,目的就是想占有蒋财富的这套房子。

人心可以恶毒到什么样的地步?大概郑淑芬是对一个将死之人说:“你怎么不早点去死了一了百了,省得连累我们所有人。”

蒋财富就是在郑淑芬的刺激下,第二天一大早跳的楼。

虽然这些记忆对蒋妥来说都是一片空白,但想到王培凡说的这一切,蒋妥打心底里生出一股子寒意,她冷冷开口:“郑淑芬,收拾东西搬出去吧,我菩萨心肠,给你们两天的时间。”

郑淑芬一听就着急了:“你这个小丫头搞笑的很,凭什么让我搬出去!”

“听不懂人话吗?”蒋妥耐着心又说了一遍:“我让你们一家人收拾东西搬出我的家。”

她把我的家几个字咬得尤其重。

郑淑芬也不是省油的灯,把菜一放,撸起袖子跟蒋妥说:“我是蒋财富领了结婚证的妻子,他死后这套房子就是我的。我住在这里天经地义,你凭什么赶我走?”

“问的真好。”蒋妥甜甜一笑,继而拿出一张纸,“凭这张遗嘱呀。”

郑淑芬准备去拿,被蒋妥一把躲过。

郑淑芬气急败坏:“谁知道你的遗嘱是真的假的,早些年你干什么去了,现在突然冒出来这份遗嘱,你当我们都是白痴啊。”

“遗嘱真假自然会有专业人员坚定,是非黑白你们母女两人也别想颠倒。我两天后来收房子,如果你们不搬出去,别怪我不客气哦。”

话说完,蒋妥转身离开。

蒋妥刚走到大门外,只见滕佳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跑过来瞬间倒在她面前,接着大声嚷着:“哎呦啊,大明星居然把我一个孕妇推倒了,到底还有没有人性啊!你们快来看看呀!有没有天理啊!来抢房子居然把我这个孕妇给推倒了,我的肚子好痛啊!”

郑淑芬顺势也连忙跑过去蹲在女儿旁边,大声哭喊:“大伙儿快来看看啊,这就是明星,这就是公众人物,居然把一个孕妇给推倒。孩子有个三长两短可怎么办呀,你怎么那么心狠手辣!”

蒋妥简直要被这骚操作惊呆。

牛逼,不服不行啊。

居民区最不缺看热闹的,一时之间全都跑了过来。

蒋妥就戴上墨镜双手抱胸,静静地看着这对母女拙劣的演技。

耳边开始有不少低语:

“发生什么事了?”

“说是来抢房子,还把孕妇给推倒了。”

“什么人啊这是。”

“是蒋妥,演《万花筒》的那个,很红的。”

“不认识。”

“以前就住在这里的,那会儿还不是明星。”

“明星好嚣张啊,你看看她的脸。”

“不过真的很好看。”

等戏看够了,蒋妥鼓了鼓掌,手受伤,她只能拍打自己的手腕。

围观群众瞬间无声。

蒋妥这把挂在自己胸前的手机拿出下来,蹲下来笑着对滕佳佳说:“你这演技真是了得,不让大伙儿看看都可惜了。正好,我都录下来啦。”

蒋妥起身拍了拍王培凡的肩膀,问她要不要喝水。

王培凡摆了摆手:“没空没空,你快哪里凉快哪里呆着去。”

蒋妥耸了耸肩,光着脚去了厨房。

大理石地板还挺凉快。

虽然王培凡一直强调自己这套是小破房,但这套小破房却有200个平方。

房子的装修风格让蒋妥有些意外,不是王培凡喜欢可爱少女风,而是非常简洁现代风。客厅和开放式的厨房连城一体,显得整体空间非常大。

就在蒋妥喝水的功夫,她放在沙发上的手机响了。

坐在沙发上的王培凡顺势看了眼,说:“你弟弟打来的。”

蒋妥猝不及防呛了一口水,连忙跑来接电话。

这个电话让她意外,也让她兴奋异常。

从失忆苏醒到现在,蒋妥最想联系的人是蒋帖,却因为各种原因这是姐弟俩的第一次通话。

在17岁以前,蒋妥和弟弟几乎算是最亲的亲人,兄弟姐妹之间的感情甚至是父母和爱人都无法代替的。

今年二十三岁的蒋帖,如今在沣州市读研究生。沣州市离南州市不算远,高铁一个小时的车程。

刚接到电话时蒋妥还没有认出来蒋帖的声音,毕竟在她的记忆里,蒋帖还是一个没有变声的十三岁小屁孩。

是那头的蒋帖先喊了一声:“姐。”

声音变了,语调却没有变。很奇怪,明明蒋妥现在没有了十年的记忆,却好像对蒋帖的声音很熟悉。她几乎是一瞬间便确定这个人是蒋帖。

“小贴。”蒋妥的声音很轻。

蒋帖嗯了一声,说:“姐,今天的新闻我看到了,你人没事吧?”

“没事。”蒋妥的心里莫名有些酸楚。

蒋帖叹了口气:“怎么突然去找她们了?”

低沉的语气,退去了稚嫩,显得成熟有力。

这个时候的蒋帖二十三岁,而蒋妥的心里年龄却只有十七岁。面对弟弟的疑问,蒋妥却有点像是做错事的小孩子:“看不过去了,凭什么让她们占了咱爸的房子。”

那头的蒋帖一顿,很快发现端倪:“姐,你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蒋妥心里竟然有点莫名的期待。

蒋帖说:“你的语气很不一样。是不是我想多了?姐,你人还好吗?”

“好,我好得很。”蒋妥高兴地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她忍不住对蒋帖说:“我跟你说件事,你千万不要觉得太惊讶。”

“嗯?什么事?”蒋帖的语气却很平静。

蒋妥直接坦白:“我失忆了,我出了个小车祸,醒来后就没了十年的记忆,现在我就记得十七岁以前的事情。你说神奇不神奇?”

蒋帖的重点却很奇怪:“车祸?姐你什么时候发生的车祸?怎么没有跟我说?”

一旁的王培凡放下了手机,静静坐在蒋妥旁边。

车祸的事情王培凡谁也没说,包括蒋帖。因为依照蒋妥以前的性格,报喜不报忧,所以王培凡便没告诉蒋帖。

在了解完事情的来龙去脉以后,蒋帖对蒋妥说:“姐,明天我回南州市一趟见你。”

电话里始终是说不清楚,而蒋帖更想要确认姐姐蒋妥现在到底如何。

他不放心。

有这样一个贴心的弟弟,是谁心里都暖。从小蒋帖就是听话懂事的孩子,可比蒋妥乖多了。

其实蒋妥和蒋帖的名字就是一个词妥帖,这名字还是蒋财富取的,寓意妥妥帖帖。

电话挂断以后,王培凡在一旁略带兴奋地问:“明天小帖要来是吗?”

蒋妥点点头:“我也挺想见他。”

她侧头看了眼王培凡,发现小妮子眼神有点不一样。

等等。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趁朋友出差征服他新婚 内裤奇缘畸情~(12)全文阅读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