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乱女小芳宝贝乖女水真多小芳,啊灬啊灬啊灬快灬深用力

蒋妥也没有了下楼见傅尉斯的理由。她走到窗口边看了眼,因为王培凡所住的楼层并不是很高,所以她一眼就看到了靠在车旁的傅尉斯。

蒋妥将窗帘一拉,重新走到沙发上坐下。

眼不见心为净。

王培凡再看了眼热搜,惊喜的发现关于蒋妥的消息全都消失不见了。

“快看快看,你的负面热搜全都不见了。”王培凡惊喜地对蒋妥说。

蒋妥漫不经心哦了一声。

 文学

转念一想,王培凡也没有了太大的惊喜,因为撤热搜这种事情明显就是傅尉斯所为。这些年傅尉斯将蒋妥保护地妥妥帖帖,同样的,他没有给过蒋妥一点自由。他们两个人在一起,有过真实,但在王培凡看来,更多的却是荒唐。

王培凡说:“这边方案已经定下来了,等会儿工作室就会发表一个声明,将事情的来龙去脉整理清楚,加上你拍摄的那段视频,相信群众们的眼睛是雪亮的。”

“随便你吧。”蒋妥仍是一脸的事不关己。

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里突然闷得很。

王培凡很快着手处理,将拟好的声明反复检查了数遍之后才通过工作室微博发送。与此同时,王培凡也迅速度购买了热搜,热搜题目就是#蒋妥事件反转#。

凡事物极必反,在网友大肆谩骂蒋妥之后来这么一个反转,相信也会让人不胜唏嘘。

一个小时后。

事件果然如王培凡所料,网络风向全部往蒋妥这边倒:

【猜到了,蒋妥本来就不像是会做这种事情的人。】

【靠,这是什么恶毒的妇女啊!若是没有这个视频,蒋妥是跳进黄河也洗不轻了。】

【我要跟蒋妥说一声对不起。】

【碰瓷还真是无处不在。】

……

其中,王培凡一眼便看到一个名为“灭绝小师太是蒋妥终身黑粉”的网友留言:【我就说,蒋妥这些年做了那么多的慈善都是假的?睁大你们的狗眼看看清楚吧!有些人别拿一个断章取义的视频就想黑别人!】

这个留言让王培凡十分意外,那可是蒋妥的头号黑粉小师太啊!他是不是登错账号了?

卧槽!终于让她知道了,小师太这厮得不到蒋妥就想通过黑她的手段引起她的注意吗!简直太变态了!

可蒋妥却丝毫不在意网络上的这一切,她静坐在沙发上好了一会儿了,见王培凡终于有空听自己说一句话,便道:“你跟我说说傅尉斯吧,我跟他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王培凡拿手机的手一抖。

果然,该来的终究还是要来。

= = =

初春的南州市,夜晚还带着浓浓的凉意。

王培凡所住的算高档小区,这里警戒森严。她奋斗那么多年终于买了一套房子,也仅仅只有一套房子。今天蒋妥打算去找继母的时候王培凡想过阻止,但后来她也没有阻止。

因为怕冷,蒋妥给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地才敢下楼。几乎是一眼,蒋妥就看到了靠在一辆黑色轿车旁的傅尉斯。

这个男人身材高大,宛如行走的衣架子,想让人不注意都很难。

他的穿着仍是上午家里佣人送到医院的那套,简简单单的黑白色,却莫名给人一种强大的气场。头发梳理地整齐,露出的整张脸无比精致。

眼下路灯照在傅尉斯的身上,给他打了一层光晕,似乎也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柔和不少。

蒋妥慢慢走过去站在他面前,给他打了个招呼:“喂。”

傅尉斯没说话,他看着眼前瘦瘦小小的她,下意识便伸手打算揽住她。

蒋妥见势不妙,连忙机警往后面一躲。

傅尉斯拧起眉,却也习以为常。

好一会儿后,傅尉斯开口问:“身体舒服了吗?”

蒋妥点点头。

“你傻不傻?”傅尉斯突然问。

换蒋妥皱眉:“好端端干嘛说我傻,你才傻咧。”

傅尉斯低笑,“很想要你爸留下来的那套房子?”

“是我的我干嘛不要,不要才傻。”蒋妥愤愤不平地说。

傅尉斯淡淡点头,“我帮你。”

蒋妥连忙拒绝:“不用,我自己有办法。”

他冷下脸:“随便你。”

蒋妥抬起头看他,只觉得他的心情变化无常,明明前一秒语气还挺温柔,后一秒就像人家欠了他五百万。

她的身高,加上只穿了一双平底鞋,只能仰头才能看到他的脸。

“你有多高啊?”心里的这个问题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问出了口。

傅尉斯顿了一下,关于身高这件事仿佛只有学生时代才会被提及的问题,他想了想说:“大学的时候量过是一米八七,后来就没再量过了。”

“那你挺高的。”蒋妥干干地回应。

她记得隔壁班级有几个打篮球的男孩子也很高,但似乎都没有他高,没有他高也没有他看起来那么结实硬朗。

“所以呢?”傅尉斯挑了一下眉,这一挑眉,脸上染上一丝不羁和邪气。

“没什么所以。”蒋妥挠了挠头,这气氛她愈发觉得尴尬。

本来是不打算下来的,可这会儿都十二点多了,也就是说这家伙居然在这里待了三个小时还不走。

大冷天的,他就穿了那么薄薄的衣服傻站着。是良心上过意不去,蒋妥才下来的。

“你不冷啊?”蒋妥问。

因为这句不痛不痒的话,傅尉斯的心里突然有些暖意:“你还会关心我冷不冷吗?”

蒋妥切了一声:“你找我什么事?”

傅尉斯这次没让蒋妥有躲闪的机会,一把揽住她抱在怀里,语气沉沉地说:“这个事。”

他想她,想抱她。

蒋妥挣扎了一番没有挣脱,索性也不再挣扎。

她身高只到他的胸膛,能听到的猛烈跳动的心。她甚至闻到他身上淡淡的薄荷味,没有一点刺鼻的烟味。

在楼上的那段时间,蒋妥最终还是从王培凡那里得知了自己和傅尉斯这些年的点滴。

是蒋财富去世后蒋妥才和傅尉斯在一起的。在此之前傅尉斯曾追求过蒋妥,但被蒋妥拒绝。傅尉斯倒也干脆,蒋妥拒绝了他,他也没有再纠缠。

蒋财富患病的三年多的时间,治疗的花费就像是一个无底洞,蒋妥无可奈何,最后去借了高利贷。正是因为欠下这笔越滚越大的窟窿,蒋妥不得已去找傅尉斯。

傅尉斯不是慈善家,答应帮忙还债的同时,条件是让蒋妥和他在一起,期限是五年。

王培凡说,蒋妥这几年在傅尉斯身边过得并不快乐。

因为亲眼看着蒋财富跳楼离世,很长一段时间蒋妥必须要靠药物才能入睡。后来傅尉斯给她找了心理医生治疗,她才慢慢从那段阴影里走出来。

蒋妥和傅尉斯之间也有过一段看似恩爱的时光,但也仅仅是一段。傅尉斯的偏执和占有欲让蒋妥根本无法喘息,他甚至说过只想把她关在家里永远不让她接触其他人。

或许更多的时候,对蒋妥来说和傅尉斯在一起只是一段交易。是她自己主动去找的他,她就不该又任何怨言。她不爱他,却也感激他能出手相助。面对他时她笑不出来,却也逼着自己强颜欢笑。

两人这样走过五年,三个月前,他们的交易期限到了,是傅尉斯主动提出的分手。

“傅尉斯。”蒋妥想象着自己以前可能会用的语气喊他的名。应该是这样吧,带着一些冷漠和疏离。

傅尉斯拢了拢怀里的人,轻声回应。

在这个夜里,他的声音低沉,仿佛要与月色融为一体。

“其实你是个好人。”蒋妥由衷地说。

蒋妥的话显然让傅尉斯意外,他甚至低头看了眼她的脸色,“怎么了?”

“没怎么。”只是蒋妥很感慨,如果真如王培凡所说,他的确是个挺好的金主。

“但或许,我是真的不喜欢你吧。”她说。

“无所谓。”傅尉斯自嘲一笑,“蒋妥,你何时喜欢过我?”

说罢,他低头狠狠吻住她的唇,不让她有半点反抗的机会。

他甘愿沉沦,不可自拔,不想挣扎,不需要任何人解救。

这个突如其来的吻让蒋妥无法招架,她奋力挣扎,却躲不过傅尉斯结实的禁锢。

男人的吻带着侵略,毫不留情,唇齿交缠,几乎要将她生吞入腹。

这和十七岁时蒋妥想象中甜蜜的吻完全不同,她感觉不到一丝的享受,甚至莫名害怕。然而渐渐的,记忆里不知道某个画面开始重叠,蒋妥觉得自己似乎对于这样的吻早已习以为常。

她渐渐放弃抵抗,眼角不知何时落下泪水。

泪水落入两人交缠的唇齿,也让傅尉斯停下掠夺。

他双手捧着她的脸颊,无可奈何:“我是被你判了死刑对吗?”

蒋妥没有说话,用力推他。

也不知为何,她心里的某个角落似乎在一阵阵的绞痛。

明明眼前这个男人于她而言是陌生,可她却止不住颤抖。

真的好气。

伸手抹了眼泪,蒋妥一抬脚在傅尉斯腿上一踢:“混蛋!你就不能温柔一点吗?”

她的嘴唇早就被他咬破了。

十七岁的蒋妥正是少女时代,怎么可能没有幻想过接吻的感觉。刚才的吻对于现在的她来说几乎就是初吻,十七岁的她没有谈过恋爱,自然也没有接过吻。可这个初吻却让她一百分的失望!都是这个男人!一点也不懂得怜香惜玉!

傅尉斯显然没有预料到蒋妥这会儿还会跟自己这样横眉冷对。

换成以往,她总是默默承受,继而默默流泪,像是一个失去灵魂的布娃娃,任他为所欲为。

这一脚却踢得傅尉斯心情大好,本来也是不痛不痒。

蒋妥见他这会儿嘴角还上扬,气不过骂他:“神经病啊你!笑什么笑?你看看我的嘴唇!都流血了你看到没有!”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乱女小芳宝贝乖女水真多小芳,啊灬啊灬啊灬快灬深用力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