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女友小雪被门卫老头 三十七章小雪交换

这是一座空置许久的别墅,装修虽然已经泛旧,但整体尚算干净整洁。

  前些年因为生意的原因棠家搬去了隔壁海城,现在因为高考要回原户籍地,棠悠不得已又转学回了C城。

  C城最好的艺术高中就在这个区,母亲方莱就近买下这套别墅,虽然旧了些,但胜在离学校近,上学方便。

  “待会我会让人过来打扫,顺便把你房里的壁纸换了,有有,你还想要添置点什么?”

  方莱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棠悠转头,却问:“我爸呢?”

 文学

  方莱正要回她,一直握在手里的手机响了。她马上背过身,走到窗口接起电话。

  母亲的背影挺拔高傲,透着女强人特有的自信,干练和强势。

  几秒后,方莱打完电话。

  她走过来,把手机塞回新款名牌包里,跟棠悠说:“你爸刚谈完事,现在在机场等我,这次我们去南非考察,你在家要听容姨的话,好好练琴上课,听到了吗?”

  棠家是做房产生意起家的,或许是不满足现状,前年开始方莱想进军珠宝领域。这次好不容易有熟人牵线和南非某个矿主见面谈合作,她自然不会错过。

  父母长期在外做生意,棠悠早已习惯这样的分离。她平静地点点头,指着桌上师傅送来的壁纸标本:“壁纸我想要天蓝色的。”

  “天蓝色?”方莱皱眉拿起标本翻了几页,指着一个白色小雏菊的图案:“天蓝色不好看,这个吧,好吗?”

  棠悠唇动了动,厌色别开脸:“随便吧。”

  ——

  方莱离开后,棠悠回了二楼卧室。

  她把自己的大提琴箱放到墙角,箱子里那把价值不菲的大提琴是方莱从国外托人特地为她手工定制的,琴身上刻着棠悠的名字。

  想到这些,棠悠软软地塌下肩膀。

  认真来说,其实母亲是很爱她的,只是这份爱太强势,太过头,有时会压得她喘不过气。

  大到上学交友,小到用个什么颜色的壁纸,事无巨细,方莱全部要管,而且还不容否认和拒绝。

  棠悠闷闷地推开卧室的玻璃门,走去阳台。

  阳台上的墙皮有的已经开始脱落了,旁边放着几盆新买来的花。

  她趴在阳台上,可以清楚地看到新家附近的景色。

  别墅门口是一条不算宽的街道,街道两旁种着耸立的法国梧桐,看似是标准豪宅小区的风格,可街对面——

  梧桐树下的那一边,却是一片鳞次栉比、十分违和的砖瓦平房。

  与别墅这边的静谧比起来,那边的世界似乎更接地气些,隐约能听到嬉闹声,车铃声,小孩抽陀螺的嗡嗡声。

  棠悠被勾出了一点好奇心。

  方莱管她管得很严,总说现在学习要紧,将来要出国留学,要成为最年轻的大提琴演奏家,就算交朋友,也必须得是光鲜亮丽的贵族后代。

  所以棠悠仅有的几个朋友,都是规规矩矩的大小姐。她们每天学着不同国家的语言,学着名门闺秀的礼仪,学着品鉴红酒年份,学着一切与年龄不符合的事情。

  棠悠时常觉得,她十八岁的生命少了些鲜活和肆意。

  远处声音喧哗,充满生气。这个藏在别墅区里格格不入的胡同巷子强烈吸引了棠悠,她不禁垫了垫脚尖,想要看得再清楚一点。

  佣人容姨这时上来敲门。

  “小姐,我出去一趟。”

  棠悠转身:“去哪?”

  “我刚刚在准备午饭,发现厨房没酱油,我去前面那家超市买,很快就回来。”

  “哦。”棠悠想了想,指着对面那片小平房问:“那儿是什么?”

  容姨瞅了一眼,怪可惜的语气:“之前这一片都是规划了建别墅的,一共三期。结果开发商也不知怎么回事,建了一半携款跑了。所以现在就落到现在这个样,街这边都是权贵,街那边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

  说完,容姨摇了摇头:“就像两个世界。”

  她扣好自己的绣花小包,叮嘱棠悠:“那我就去买了,您要是无聊可以去楼下看会电视。”

  棠悠想了下,上前拦住她:“要不我去吧。”

  容姨愣住:“那怎么行……这是该我做的呀。”

  “反正我也没事。”棠悠不由分说地往外走:“放心,我马上就回来。”

  其实厨房里正忙着,容姨的确无暇分身,她只好妥协:“那就麻烦小姐了,不远,街口两百米那个超市就有。”

  “嗯。”

  容姨一直把人送到门口,想起了什么似的,忽然提高声音喊道:“对了小姐,您千万别去对面啊,太太临走前特别叮嘱过,那边乱,坏人多!”

  “……”

  棠悠无语地看着已经跟到了街边还不放心的佣人:“容姨,你锅里是不是还炖着汤?”

  容姨被提醒,拍着大腿往屋里跑——“哎哟,完了!”

  耳边终于得了清净,棠悠也闭着眼睛呼了口气,似要将胸中郁气一并抒出。

  为什么全世界都想管她,走了个方莱,还留下个话唠佣人。

  但幸好,她总算得到了半小时的自由。

  棠悠过了马路,沿着街边,边走边好奇地打量对面。

  她想知道,与自己所在世界之外的另一个世界到底是怎样的。

  穿过高大的梧桐树,街对面蜿蜒交错的胡同巷子,是大人们口中的“禁地”

  巷口有个小石牌,上面刻着——【槐树胡同】

  胡同里有块空地,很多人围在那,有老有小,不知在玩些什么,看上去像一个热闹的小市集。

  棠悠站在巷口看了几分钟,终是按不下那份好奇,下定决心,朝“禁地”深处走去。

  胡同里都是老房子了,陈旧的砖墙瓦砾,家家户户都靠在一起,似乎见证了这座城市的历史变迁。一颗粗壮的老槐树下,老人们聚在一起下棋聊天,小孩追逐打闹,穿梭在周围的还有各种流动手艺小吃。

  棠悠买了一根绞绞糖,在嘴里尝了尝,甜得腻牙。

  要是方莱在的话,绝对不会允许她买街头小摊的东西。

  棠悠有些兴奋,好像不小心误入了某个大隐于市的新鲜世界,流连忘返。

  她咬着糖,看两个老爷子下了会象棋,又和几个小屁孩玩了会陀螺。

  这里虽然没有车水马龙的喧嚣,没有霓虹林立的灯火,但却有浓浓的民俗和人情味。

  什么禁地?哪有坏人?

  棠悠觉得这里简直是世外桃源,每个人看上去都那么和蔼友善,丝毫没有拒绝她这个外来者的闯入。

  玩了会,棠悠还记着自己出来的目的,她看到胡同里有家小商店,走过去。

  商店门面不大,里面堆积了很多商品,棠悠在最近的货架上看到了酱油。

  然而店里却没人。

  她左右打量,发现有个男人背对着她靠在商店门口的冰柜上。

  男人指缝里夹了根烟,视线似乎落在小孩们玩闹的地方。

  他个子很高,靠在冰柜上的姿态有些慵懒。

  棠悠猜想这应该就是小商店的老板,于是咳了声:“请问。”

  男人没反应。

  她不得不提高音量:“你好?”

  冰柜旁的身影终于动了。

  男人回头,不确定地看了她一眼:“叫我?”

  棠悠毫无防备地撞上他的目光,怔了半秒。

  整个心咣当一下,好像被什么击中了似的,凭空漏了一拍。

  阳光很好,男人眼底漆黑,神情十分随意,就那么靠在冰柜前,半转回身体,懒懒挑着眉眼看过来。

  他外套的袖子半挽着,露出线条好看的一截手腕,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外套拉链没拉,就那么随性地敞着,里面的灰色T恤有些泛白。

  初看,这个站在阳光下的男人颜值无疑是令人惊艳的,甚至能吊打棠悠在海城看到的所有豪门少爷。

  但棠悠却没有勇气再看他第二眼。

  正午细碎的阳光照在男人脸上,明明是温和的,但四目对视那一刻,他眸里却映射出强烈的乖张和距离感。

  像一匹野性难驯的烈马,全身都是危险的味道。

  棠悠咽了咽口水,低着头,下意识往后退了一点。

  可喊都喊了,不说点什么好像又有逗人玩的意思。

  她只能小心翼翼指着货架:“请问,酱油多少钱一瓶?”

  周钦尧看着面前这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陌生姑娘。

  皮肤白白的,齐耳短发,牛仔背带裤,脚上踩一双小白鞋,再加上那对干净清澈的眼睛,就差把“我是乖宝宝”几个字刻在脑门上。

  周钦尧不爱管陌生人的闲事,今天也不打算例外。

  然而沉默了会。

  他还是走了过来,越过柜台伸手够出一瓶酱油:

  “十块。”

  “噢。”棠悠低头去摸钱,从钱包里掏出一张一百的递给他。

  周钦尧视线又转向了远处玩耍的孩子们身上。

  不轻不淡的声音跟着落下:“没钱找,扫二维码。”

  棠悠的手机没电了,放在家里充,出门的时候没带出来。

  她顿了顿,想着反正家里也要用酱油的,于是脑袋一短路:

  “那我买十瓶吧。”

  “……”

  周钦尧再次回头。

  他仔细端倪了乖宝宝两眼,确定她是认真的后,似笑非笑地扯了扯唇:“好。”

  接着,很利落地将剩下的九瓶酱油一起摆到棠悠面前。

  “……”

  棠悠有点懵,使劲眨了眨眼,不可思议地看看货架,再看看男人。

  他是怎么做到两只手同时夹九瓶酱油,再一次性拿过来的?

  ……他是章鱼吗?

  男人这时手机响,背身接起了电话。棠悠也开始思考怎么把十瓶酱油搬回家。

  她天真地以为自己也可以,于是学起了男人,伸出手,每个指缝都夹瓶酱油,最后一把拿起来。

  半秒后——

  棠悠的酱油显然有自己的想法。

  它们先是一个,再是两个,三个,接连从指缝里滑走,狼狈不一地倒在柜台上。

  棠悠手忙脚乱地将七倒八歪的瓶子全部兜在怀里。

  深呼一口气…

  好险,差点全摔了。

  棠悠开始思考别的办法,就在想着要不要先寄存几瓶在小商店时,她忽然察觉有什么东西碰到了自己的屁股。

  隔着牛仔裤,那种触感有点微妙,也有点轻挑。

  她心里一紧,想到了什么,马上警惕地回头。

  周围没人,远处是围在一起玩的孩子,老人们在下棋,卖绞绞糖的阿婆也还在原处。

  离她最近,最有可能碰到她的……

  棠悠把目光幽幽锁定在身边的男人身上。

  他的烟快燃完了,还在接电话。

  但此刻,男人的背影在棠悠眼里却莫名多了一丝遮掩和刻意。

  她咬了咬唇,转回头,手指无意识地抠着酱油瓶上的包装。

  ——他看上去虽然有点像坏人,但这么多人在,不至于这么明目张胆吧?

  ——他长得挺帅的,帅哥应该不缺女朋友,所以,不至于这么…饥渴吧…

  然而就在棠悠疑惑思考的空档里,对方忽然不轻不重地又来了一下。

  这种感觉,像极了章鱼的触手,快且灵敏,飞速伸出来,又飞速收回去。

  神不知鬼不觉,一看就是个老手。

  棠悠马上回头,果然,眼前的景象跟之前一样,平静到连阵风都没有。

  是了,一定就是这个正在假装打电话的臭男人!

  人不可貌相,禽兽就算披了张帅哥的皮,本质也依然是个禽兽。

  棠悠紧紧抿着唇,涨红了脸。

  她很想怒斥男人几句,可她没骂过人,也不会骂人。

  以至于她尽管恼羞成怒,却怎么都怒不出来,憋屈了好几秒,才像一头小幼狮似的,张着小奶爪,用尽所有力气——

  伸手,狠狠推了男人一下。

  周钦尧正接着电话,冷不防被推,皱眉转过身,看到棠悠杏目圆睁地看着他,手里拿了瓶酱油,好像在暗示什么。

  周钦尧:?

  这个抗议般地举动他足足领悟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

  人家一口气买了十瓶酱油,足足十瓶那么多,货架都给搬空了!就算每瓶优惠个两毛钱,也得意思意思吧?

  这种讨惠利的事脸皮薄的小姑娘的确不好意思开口。

  周钦尧大概明白了,可老板不在,他也不知道能给个什么批发价。

  干脆抬手,从柜台上拿了根棒棒糖丢给她。

  “?”棠悠惊了。

  见过流氓,没见过这样坦荡的流氓,摸人屁股还不忘给颗一块钱的糖。

  棠悠没接,心中既恼又羞,她紧盯面前的男人,拼命忍了几秒后,忽然伸出穿着小白鞋的脚,在他左脚上狠狠的,用尽全力地踩了三下。

  踩完便胡乱抱起柜台上几瓶酱油,头也不回地朝巷口跑。

  “……”

  周钦尧的鞋面措手不及地多了只清晰的小脚印,他皱眉看向棠悠跑远的背影,缓了半天——

  有事吗小姐???

 棠悠走了没多久,一个中年女人从商店里屋走出来,嘴里念叨着:“中午吃什么了啊,一直跟这儿闹肚子……”

  周钦尧正拿纸擦着鞋面,见了她,主动招呼:“仙姨。”

  小商店的主人正是他口中的仙姨,刚刚临时去上了趟厕所。槐树胡同里都是老街坊,走开一会没什么关系,没想到今天会有外人来买东西。

  仙姨看着柜台上的钱和酱油问:“钦尧,你买酱油?”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女友小雪被门卫老头 三十七章小雪交换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