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高H全肉NP放荡日记,一觉醒来还在里面 棠悠

棠悠心里咯噔一下,明明已经慌到不行,却还强自镇定着问:

  “我说了,我不认识你。”

  “不认识?”

  周钦尧轻笑一声,像是完全看穿了她的心思似的,不慌不忙地弯下腰,而后抬起棠悠的腿,从她脚下抽出那张纸。

  棠悠:“……”

  在周钦尧视线落到纸上的前一秒,棠悠曾经想过要把纸抢回来,可已然于事无补。

 文学

  男人全都看到了。

  他眼底的光漆黑冷淡,微微抬起头,盯着棠悠,眼里是一种说不出的情绪。

  荒诞,也有一些嘲讽。

  周钦尧拎起纸张,语调散漫地问:“这什么意思?”

  沉默了几秒,棠悠脸颊微红,声音却带着隐隐韧劲:

  “是什么意思你不知道吗?”

  明知故问,惺惺作态!

  都到这地步了,棠悠咬着下唇,索性壮着胆子,将中午没有出的那口恶气一并发出:

  “自己做过什么心里没点数吗?”

  周钦尧低头,重新看向纸上打印出来的两行字——

  【此人变态!危险!】

  【女生请远离!】

  字体还给加粗了。

  他意味不明地笑了笑,不说话。

  身体却慢慢朝棠悠靠过来,统共不过几米的死胡同,棠悠被他逼到退无可退。

  周钦尧堵住了棠悠所有退避的空间。

  他故意将她困在狭小的墙角,声音低低落下来:

  “我是怎么变态的,嗯?要不你演示一遍给我看看?”

  “……”

  棠悠被男人困在墙角,绝望地以为要发生什么,闭着眼睛手忙脚乱地去扯去推他,急红了脸:

  “你让开!你信不信我叫了?”

  好半天——“小姐。”

  周钦尧低笑:“要叫似乎也是我先叫吧。”

  男人低磁的声音轻轻懒懒落下来:“你脱我衣服干什么?”

  棠悠一愣,睁开眼。

  男人的皮衣拉链被自己扯到敞开一半,连着里面的T恤领口也歪了,露出一侧锁骨。

  性感又冷冽。

  “……”

  棠悠从没这样亲密地看过一个男人的身体,哪怕只是浅浅的冰山一角。

  她脸红得更厉害,紧随而至的是一种莫名的羞愤。

  大力推开男人,棠悠仓皇而逃,跑出几步,仍不能释怀地回头,凛然斥责他:

  “我不会放过你这种摸人屁股的流氓的!”

  周钦尧一怔,像听了个笑话:“我?摸你?”

  其实公开说出这样的字眼,棠悠也觉得羞耻,或许是刚才男人一番戏谑,让她乱了心绪,也失了理智。

  偏偏这时,屁股上蜻蜓点水般的,又被什么碰了下。

  那种触感,跟昨天一模一样……

  仿佛火上浇油,棠悠耳根迅速窜红,想也不想地就指着周钦尧:“你还——”

  话未说完,她显然也意识到了不对劲的地方。

  这个男人现在就站在她面前,不可能是他啊。

  几乎是同时,棠悠耳边传来一声响,她回头,看到一架小遥控飞机掉在脚边。

  而不远处,一个十来岁的男孩手捧遥控器,面露歉意地指着自己的屁股冲她说:

  “姐,姐姐,对不起,我又撞到你这里了。”

  ?

  棠悠记得这个男孩,中午经过槐树下时,他正在玩遥控飞机,似乎不是很熟练的样子,飞机总是没有方向的横冲直撞。

  他现在用了这个“又”字,是不是说明……

  棠悠有些茫然地接受着这个真相。

  宋小洋捡起飞机后自言自语道:“尧哥哥说撞到别人要道歉,我乖,我道啦。”

  之后欢欢喜喜地跑开。

  ……

  巷子里顿时就又剩他们两个。

  两两相望,空气安静到诡异,自带某种乌鸦从头顶飞过的音效。

  棠悠不知所措地看着一分钟前被自己怒斥色狼的男人。

  他好像也明白了一切,好整以暇地唤了声:“酱油妹。”

  而后慵懒靠过来,垂眸问她:“我长得那么像坏人?”

  他离她很近,棠悠能清楚看到他冷峻的五官、带着玩味的笑,和他眼里尴尬羞愧的自己。

  视线紧紧聚在一起,棠悠脸烧到绯红,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她皮肤本来就白,现在红了两团,莫名像只娇萌的兔子。

  周钦尧看得越发有趣:“喂,问你话呢。”

  棠悠低着头,顿了顿,忽然推开他,跟中午一样头也不回地往前跑。

  之前思路清晰,到处找路,却怎么都走不出去。

  现在心里混乱到像只无头苍蝇,却没两分钟就跑出了胡同。

  ——

  回到家很久,棠悠还记得和男人那一眼炙热贴紧的对视。

  这是她第一次和一个男人靠得这么近,以前在海城,哪怕只是男同学打个电话来,方莱都会询问很久。

  方莱热衷让棠悠和海城的权贵少爷们来往,好几次酒会她带棠悠去,也见过几个名门少爷,那些人对棠悠彬彬有礼,从不逾越,看起来十分磊落。

  然而有一次棠悠躲在花园里透气时,却听两个人说——

  “棠家那个女儿怎么样?”

  “看着漂亮,就是太文静了,床上应该不会叫吧。”

  “呵,会不会叫也得上了才知道啊。”

  “那你去试试?”

  两个男人相继笑出声,女人在他们眼里就是商品,可以互相分享,互相交流。

  从那之后,无论方莱再怎么要求,棠悠都没有去参加过任何应酬。她对男人的认识和距离止于那场酒会。

  但今天,她却和一个陌生男人靠得那么近。

  棠悠到现在都还记得他略带痞气的笑和口中温热的烟草味道,轻轻扑过来,让她红了脸。

  她无法控制地想起了男人那处被扯开的衣领,和冷峻的锁骨。

  棠悠揉了揉头发,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她有些烦,却不知这份心烦从何而起。于是拿起大提琴,试图用练琴将这件事从脑中抹去、忘记。

  认真拉了一下午,以为自己已经忘了今天发生的一切,可晚上上床闭上眼睛后,不过十秒,魔怔般的,男人的那张脸又闪现在脑海里。

  翻来覆去,棠悠最后还是坐了起来,无奈地叹了口气。

  她把别人错认成了色狼,还妄图给他贴大字报,在知道真相后却一句对不起都没说,难怪现在会寝食难安。

  这大概就是来自良心的谴责吧。

  淡白月光照在棠悠脸上,小姑娘眼眸柔和。她静静看了会街对面,最后决定——

  明天去找那个男人道歉。

  ——

  第二天是周一,也是棠悠去五中报到的日子。

  C城的五中是以艺术教育为重点的学校,有和国外大学合作的国际班,也有一般的普通班。里面汇聚了无数高颜值,张扬肆意的漂亮面孔,是全城学生的时尚风向标。

  棠悠没想到自己第一天报到就成了话题红人,原因竟然是因为她穿了校服。

  在追求个性的五中,棠悠一身校服就像个远古异类。

  男生们私下议论:

  【你们看到国际班转来的那个美女了吗?好软好乖啊卧槽,想揉她!】

  【你揉个几把,能去国际班的家里都有钱,你家没矿就别想了。】

  【诶?你们有没有觉得她比程泫漂亮?】

  ……

  五中校花程泫刚好路过听到这些话,冷冷递了一个眼色过去,男生们立即闭嘴,作鸟兽状散开。

  程泫也读高三,虽然在普通班,却因为过人的颜值和火爆的性格成了五中的大姐级校花。

  想起刚才男生们说的话,她嚼着口香糖问友人:“那女的叫什么?”

  “棠悠,刚转来的。”

  “哦。”程泫吹了个很大的泡泡,视线瞥到对面楼的国际班:“空了去见识见识有多漂亮。”

  ——

  因为很多学生晚上有艺术小课,所以五中不设晚自习。

  下午六点半,棠悠踏出学校。

  司机在校门口等她,回去的路上,棠悠还记得昨晚自己下的决定。

  她要找那个男人道歉,做一个正式的道歉。

  快到家时,她打开车窗眺望对面,暮色降临,胡同里亮起了星星点点的光,温暖美好。

  虽然不知道那个男人叫什么,住在哪里,但昨天在巷子里,棠悠清清楚楚听到小男孩叫他——尧哥哥。

  所以她借口买文具下车,偷偷去了胡同的小商店,对着老板娘支支吾吾了很久才问:“阿姨,请问——”

  顿了顿:“尧哥哥住在哪?”

  仙姨看到又是那个买酱油的姑娘,小姑娘头发乖巧的别在耳后,身上穿着五中的校服,和自己女儿同校,格外亲切。

  她没多想,估摸着也是附近的住户,便回道:“你问钦尧吧?这个点他还没回来呢。”

  仙姨站起来,指着前面:“你直走,那个路口左转第一家有个叫AS的修车店,钦尧估计还在忙。”

  “噢,谢谢。”

  棠悠没想到会这么顺利。

  来之前下定了决心,但现在问到了男人的地址,她又有点紧张起来。

  就这么去?

  有点难为情。

  她谢过仙姨后离开,边走边想要怎么去才不那么突兀,

  忽地,棠悠想起昨天容姨在门口捣鼓自己带来的那辆自行车,原本想骑着去菜市场,却临时掉了车链子。

  小姑娘有了决定,飞速跑回家。

  十分钟后,棠悠找到了仙姨说的那家店。

  店招很简单的写着【AS】,棠悠站在门口,看到几个年轻力壮的男人来回穿梭在店里,但没有看到那个男人的身影。

  她把车停好走进去,轻轻戳了戳一个工作人员的后背:

  “请问,有没有一个叫钦尧的……”

  那人转身,上下打量棠悠几秒后,轻浮地吹了声口哨:“尧哥,有美女找!”

  棠悠不习惯这样的调侃,她双手紧张地别在身后,低下头,正想在心里默一遍待会要说的话,淡淡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谁找我?”

  棠悠心里一跳,转过身。

  周钦尧上身只穿了件黑色背心,肩膀到臂膀布满了大幅的图腾纹身,结实有力的肌肉撑得线条很完美。脖子上挂了条银色的链子,吊坠很特别,像抽象的字母Y,但细看又像月亮。

  男人正拿毛巾擦着手,看到穿着校服的棠悠后愣了下,接着似笑非笑地扬着声儿:“是你?”

  他擦手时,手臂上的肌肉跟着起伏,上面的纹身便跟有了灵魂似的,散发着浓烈的勾引和蛊惑。

  明明凌厉邪气,却又矛盾地透着一股暴力的视觉惊艳。

  棠悠莫名看入了迷。

  纹身这么酷的事别说做,她连想都不敢。

  周钦尧见女孩不说话,一直盯着自己看,颇有兴致地往前走了一步:

  “怎么,好看?”

  “……”

  棠悠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忙收回视线,下意识地点头,随即又拨浪鼓似的摇头。

  周钦尧被她的样子弄笑了,低头擦手上的污渍:“找我有事?”

  棠悠觉得就这么道歉有点生硬,想先找点话题缓缓,于是她转身指外面:“我车坏了…麻烦你帮我修一下。”

  周钦尧抬头,跟着棠悠所指方向看过去。

  等他确定这女孩一脸认真地指的是一辆粉色自行车后,神情变了变。

  几秒后,他丢开手里的毛巾,轻声笑:“酱油妹。”

  棠悠讷讷回头:“啊?”

  男人微微弯腰,盯着女孩的眼睛打量三秒:“你玩我?”

  “?”

 其实刚刚棠悠找到这里的时候看到了店门口停着的一排豪车,但她经常见到这种店铺门口划线的停车区,所以没往深处想。

  现在再重新打量店内的装修摆设,她才发现——原来这根本不是她想的那种修车店。

  棠悠尴尬极了,推起自行车就道歉:“对不起,是我搞错了。”

  周钦尧站那看她,似乎在辨认她言语里有几分真。

  晚风吹过,姑娘的背影很青涩,还有些不知所措,她看上去想快速逃离,好像是真的不知道这里不可以修自行车。

  或许是当时的风太过柔软,让周钦尧难得生出一丝耐心。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高H全肉NP放荡日记,一觉醒来还在里面 棠悠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