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诱女偷伦初尝云雨/小东西难受了,棠悠

 棠悠脚下听话地顿住,却没敢回头。

  没一会,周钦尧从背后走过来,单手提起她的小粉车,淡淡问:

  “哪坏了?”

  棠悠小心翼翼地看了他一眼,确定他真的没有要打自己的意思,才小声回:“车链子掉了。”

  “……”屁大点事。

  AS俱乐部是这个区知名的跑车改装点,也是有钱人们爱来的地方,他们热衷将自己的豪车,摩托车进行各种升级改装,继而享受飙车的快感。

 文学

  周钦尧在这上班,虽说只是普通的技师,但却因为超高改装技巧和犯规的颜值,成了店里的红人。

  来找她改车的客人很多,美女客人更多。

  但他对谁都淡淡的。曾经有年轻的富婆想送辆车给他,带了点要包养的意思,直接被他爆粗骂走。

  男人最爱的钱和女人,周钦尧似乎都不感兴趣。

  店里的同事们已经习惯了这样的他,所以当他们忽然看到这人扛着一辆女性自行车回店里,认真盘起了车链子的时候,全都呆住了。

  “这女孩谁啊,尧哥给她修自行车?”

  “不知道,没见过诶!”

  有人闻讯跑来:

  “哪呢哪呢,听说尧嫂来了?”

  “嘘……你小声点!”

  一帮爷们以为自己在窃窃私语,却不知道这些话,站在门口的棠悠都听到了。

  她脸颊有点热,忍不住用手冰了冰,试图掩盖点什么。抬手的一瞬间,视线却不经意落到店里的那个男人身上。

  他半蹲在自行车面前,用工具仔细修着自行车链,很认真,室内的白炽灯打在他侧脸上,剪出一抹完美的线条。

  之前觉得他正脸惊艳,现在看,他的侧颜才是真的惹眼,清隽桀骜,既有年轻的英朗,也有成熟的性感。

  造物主将两者揉在一起,完成了这张让每个女生看了都会心动的脸。

  配合刚才那些暧昧的讨论,棠悠心脏怦怦跳,莫名心虚地垂下眸。

  手心里也渗出一点汗,潮湿地粘在一起。

  棠悠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就觉得,忽然之间,有什么在心底很深的角落,悄悄掀起了波澜。

  这种感觉是之前从未有过的。

  微妙,也难以控制。

  没几分钟,周钦尧把自行车拎出来,放在她面前。

  “好了。”

  刚刚还耷拉着的车链子已经完全上好,棠悠把车接过来,潮湿的手心握着车龙头,低着头,轻声说:“谢谢,多少钱?”

  “不用了。”周钦尧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完转身。

  “等、等一下。”棠悠见他要走,赶紧喊住。

  她准备了一晚上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这么让他走了岂不是白来一趟。

  周钦尧回头:“还有事?”

  他的音色偏低,自带苏感,棠悠原本打了一肚子草稿,忽然就被这慵懒的磁性搅乱了心。

  我第一句话准备说什么来的?

  怎么都忘了……

  周钦尧看着她。

  棠悠感受到了男人眼里的疑惑,手心的汗不禁更多,她明明想要将昨天的误会来龙去脉都解释一遍,但这会儿,自己心跳很快不说,口还没缘由的渴起来。

  她慌乱地低下头:“昨天是我误会你了。”

  停了不到三秒:“对不起,再见。”

  说完踩上自行车,掉头就撤。

  周钦尧:?

  她被姑娘突如其来的道歉愣了下,可还没从她软软的声音里回神,身后又传来一阵声响。

  周围路人全部朝发出动静的地方看过去,周钦尧也不可避免的跟着回头。

  接着:“……”

  棠悠也没想到,自己才骑出去没二十米就摔了。

  她没注意路口有个坑,车到那晃悠了两下,她没能控制住,连车带人倒在了地上。

  棠悠从小学五年级开始就坐汽车上学,或许是太久没骑车了,一时半会忘了自行车的手感。

  她推开压在腿上的车,想用力站起来,却发现这一跤摔得不轻,膝盖有点疼。

  正想着要借哪里的力站起来时,一双手伸过来,拉起了她。

  棠悠怔了一秒,诧异抬头,就听周钦尧似笑非笑地落下一句:

  “你怎么骑个自行车都能摔下来?”

  另一层的意思就好像在说,你怎么那么笨?

  跌倒在众人前的样子已经很狼狈,现在还被他这么说,棠悠心里莫名有些委屈,也有些生气。

  还不是因为要跟他道歉才来这里。

  她也不知道转角会有个坑啊。

  她不说话,甩开男人温暖掌心,倔强地抢回自行车,膝盖虽然有点疼,却还是一拐一拐地扶着车,慢慢往家的方向走。

  周钦尧:……

  生气了?

  旁边有个刚跳完广场舞的大娘经过,用瞥负心汉似的眼神瞥周钦尧:“侬特过分了。”

  大娘的小姐妹也跟着指教:“小姑娘跌高了侬伐晓得送伊回起?”

  被批斗的负心汉周钦尧:“……”

  得,真是欠了她的。

  摇了摇头,他快速跟上去,从姑娘手里把车拽回来。

  棠悠一愣:“干什么?”

  “你住哪?”

  “……”

  慢慢反应过来对方好像是想送她回家,意外之余,棠悠不禁对自己刚刚的恼怒生出几分歉意。

  明明人家好心来扶起了她。

  其实冷静想来,她是在气自己,为什么会摔在他面前,还被他看到。

  小姑娘抱歉地低着声儿:“不用了,我——”

  十字街口人来人往,周钦尧没等她把话说完就长腿一跨,骑上了自行车,然后简单粗暴地把棠悠拉到车后座,按头坐下:“抱紧了。”

  ……抱、抱紧?

  措手不及地被按在了车后座,两人的身体若有似无地贴在一起,轻微碰撞。

  棠悠大脑白光一闪,倏地挺直身板坐如钟,心跳如鼓,耳根发烫,哪里还敢碰男人的腰?

  她十指抓紧后座,声音低到自己都听不见:“不用,我扶这里就好。”

  “行,随你。”男人懒懒地应了声,随即踩下踏板。

  他力量很足,自行车一下就冲了出去。棠悠被推力一带,人往后仰,下意识地就抱住了他的腰。

  “……”

  打脸来得如此之快。

  棠悠尴尬到了极点,可周钦尧将自行车骑出了摩托车的气势,她想缩手都不敢,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被甩出去。

  于是只能小心翼翼地,手从他腰间慢慢滑下去,抓紧了他两边衣角。

  迎着风,感受到女孩小动作的男人唇角微弯,过了会,才一本正经地吓唬她:

  “再不说住哪,我就把你带回我家了。”

  “……我说我说。”

  ——

  槐树街七号,棠悠家的别墅门前。

  周钦尧总算停下,棠悠从后座起身,压住这一路被飙到飞起的心跳:

  “谢谢了。”

  而后又想起了什么,补充道:“你好,我叫棠悠,朋友都叫我有有。”

  周钦尧点头,也挺随意:“周钦尧。”

  两人尴尬不失礼貌地介绍过后便再无话,安静了几秒,周钦尧抬了抬下巴,示意棠悠进去。

  的确,今晚的自己比过去任何一天都要疯狂,她也急需一个平复的空间。

  于是道了句再见后,棠悠转身进门。

  女孩进去了,周钦尧才抬起头,打量她住的这个地方。

  ——槐树街7号。

  还挺巧,就住自己对面。

  但周钦尧十分清楚,他们虽然靠得近,却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谁都知道,槐树街是出了名的一街之隔,泾渭分明。

  他收回视线,穿过马路回对面胡同,忽然兜里手机响,看到来电号码,周钦尧犹豫了很久才接起。

  电话那头的人亲昵地唤了声——“哥。”

  周钦尧顿了顿,模糊地嗯了声,算是回应。

  他基本没有说话,只听对方在说。很快,他的脸色变得难看,眼底冷漠锋利,到最后似乎是忍到不耐烦地强行中断了通话:

  “与我无关,别再打来了。”

  ……

  这通电话让周钦尧的心情没来由地烦躁起来。

  他大学毕业后来到C城已经两年,离开那个家也已经两年,这两年里他做了很多从前没做过的事,他纹身,飙车,甚至打过架,流过血,极尽疯狂地宣泄。

  疯狂过后便是慢慢的学着放下,内心回归平静。

  现在的他虽然没什么钱,但一个人过,足够吃喝,已然满足。

  只是心里的那根刺时不时的,就会像今晚这般冒出来,狠狠扎他一下,惹人烦躁。

  周钦尧下意识摸了摸胸口那条链子。

  金属冰凉,跟他的心一样,早就没了什么温度。

  他习惯性地去摸兜里的烟盒,就在这时,耳边乍然传来悠悠琴声。

  琴声的音色低沉轻缓,沉郁绵延。周钦尧一听就辨认出——是大提琴,而且拉的还是自己最喜欢的舒曼的《梦幻曲》

  他愣了下,不禁回头,试图去寻找琴声发出的地方。

  很快,他看到了一个身影。

  马路对面,暖黄色的房间,少女倚窗而坐,左手按弦,右手拉弓,曼妙身影映在灯下,白色窗帘跟着风轻轻吹动,带出轻盈温暖的旋律。

  曲梦幻,人亦如梦似幻。

  周钦尧靠在梧桐树下,把捏在手里的烟点燃,吸了一口。

  姑娘拉琴的功底很厚,平稳有力,扣人心弦,感情处理亦细腻柔和,丝丝点点,缓缓流淌。

  压下了他刚才所有的焦躁烦闷。

  路灯昏黄,槐树街这会出奇地安静,只剩琴声与晚风,还有他们。

  久久看着二楼窗口的姑娘,周钦尧忽然感慨。

  晚上她狼狈地摔倒在自己面前时,他那会真的觉得,这姑娘就是个小女孩,还没发育好的那种。但现在,微风灌着曲音,让周钦尧有了一丝不同的微妙感觉——

  活了二十三年,他竟然第一次被一个女人用琴声撩到了。

  周钦尧开始回忆刚刚女孩自我介绍时说的那个小名。

  有有?

  他笑了笑。

  嗯,有点意思。

  转眼,棠悠来到五中已经有一个星期。

  学校里很多人在暗中讨论她,大家都知道她是从海城某贵族学校转来的,有人背地里自称是知情者,放着半真半假的传言。

  比如——

  “我跟棠悠从小读一个幼儿园,她妈可凶了,你们别去招惹她。”

  “听说她在海城有男朋友诶,很宠她。”

  “那她不是处了吧?”

  “是不是都轮不到你啊,想什么呢。”

  漫天的流言蜚语棠悠不是没有听到,但从小到大,从C城到海城,她听得太多,也早就习惯了无视处理。

  只是她这一时无两的风头,却无形中让五中原来的校花程泫被比下了去似的。

  从前学校里的男生都捧着程泫,现在突然集体“变心”,将目光转向了另一个女生。

  不禁让程泫也好奇起来,这个被说得天上有地下无的美女究竟有多美,有多特别,以至于让身边的人课余饭后都在讨论她。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诱女偷伦初尝云雨/小东西难受了,棠悠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