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老扒夜夜春宵伴娇熄法蓉 翁公咬着小娇乳边走边欢

赵本严这次居然回答的很硬气。

“大夫?你就是没证的兽医而已!嘶….”

 文学

孟晓华本想继续骂赵本严的,但是脚底传来的一阵阵麻麻酥酥的奇妙感觉让她不由自主地吸了冷气,就闭口不言了。

这时小兽医的一双大手已经开始在孟晓华的小脚上力度适中揉捏了起来。

虽然隔着丝袜但女孩两只软软的小脚那种徐若无骨的滑腻触感让赵本严的指间感到无比的舒服,心中还在暗暗想着,若是能把这一双小脚夹在自己身体的某个部位上那该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情啊。

不过赵本严按脚也不是一味地占便宜吃豆腐,他爷爷留给他那本没有名字的医书里确实传授了许多按摩身体的手法,只是他还很少有机会在人身上尝试而已。

“嘶…..痛,痛啊轻点……”平躺在炕上的孟晓华突然轻声叫道。

“痛?我刚才按的是你的太冲穴,你是不是经常有痛经的毛病啊?”小兽医诧异地问道。

“你…….有时候是这毛病,咋啦?你还能靠按脚把它按好啊?”

尽管是女汉子性格,不过这种私密处的疾病还是让孟晓华有点不好意思。

“嗯……我现在也说不准,因为我没给人治过这种病,不过老母猪倒是治好过好几头!”

小兽医倒是实话实说。

“你……你才老母猪呢!”

孟晓华气得骂道,不过脚上的麻痛感让她觉得确实很舒服,实在不愿意把脚从赵本严的魔爪里抽回来,只能仍由他处置。

足足按了十几分钟,小兽医恋恋不舍地放下手里的玉足,两只狼爪攀上了孟晓华双腿。

“嘶……嗯嗯……”感觉到小色狼已经把战线转移,孟晓华并没有多说话,只是清了清嗓子提醒他别想胡来。

一开始纤细修长的小腿肌肤是那么紧绷,不过在赵本严十指如同在演奏钢琴般抚弄和按摩下,很快便松弛下来。

孟晓华从来没有被哪一个异性如此温存地抚摸和挑逗过,少女那颗充满戒备的心也渐渐开始软化。

“嗯哦嗯饿…….”在小兽医熟练地按摩手法下,孟晓华居然舒服地发出了重重的鼻音。

“这小妞子,不会跟她嫂子一样也是被我按得想男人了吧?”

赵本严心里得意地想着,手上却是力道加重,按摩的范围很快也不再局限于小腿而是直接抚上圆滑丰润的大腿。

此时的孟晓华仰卧与炕上,美目微张,俏脸通红,樱桃小口轻轻娇喘着,白裙下的胸口一起一伏地上下浮动着,显然是已经被小兽医弄得芳心大动。

“嗯嗯……小华,下一步我可要检查你那个地方了啊?这可不能算我占你便宜哦!”

见时机已到,赵本严横下一条心向身下的少女问道。

“嗯……,好,好吧!”

孟晓华闭着眼睛满面娇羞地点了点头,那样子哪像是在体检,分明是在等自己的情人扑上去一亲芳泽的样子。

小兽医按下下身强烈的欲火,伸出有些颤抖的双手探入孟晓华白色短裙里,在里面摸索了一阵,一条水蓝色的少女内内就出现在了孟晓华的膝盖处,然后他再扳起女孩的一条修长美腿将内内顺利褪了下来!

“嗯,中医讲究的是望闻问切,让我先闻一闻!”

赵本严还故作严肃地用中医理论给自己找着轻薄女孩的理由,说话间就分开孟晓华修长的美腿,把头伸向少女短裙内。

少女敏感神圣的地方毫无保留地呈现赵本严面前,那处子独有的幽香让小兽医十分迷醉,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如此诱人。

孟晓华微微睁开俏目,看着从小玩大的小兽医正眼睛不眨盯着自己的那里,甚至她能清楚地感觉到从他口中呼出沉重的呼呼热气!

“都被他看了遍了!羞死人了!”

一阵燥热羞耻感和夹杂着莫名的兴奋涌上她的心头,孟晓华重新闭上一对美目,任由赵本严为所欲为。

赵本严观察了一会,抬头看了看撒乱着一头乌黑秀发的孟晓华。

这妹子俏脸绯红,酥胸起伏,美目微闭,长长的睫毛间似乎还滴着一滴晶莹的泪珠,一副我见优伶的动人姿色,更让他兽血沸腾。

“嗯,你这里外观看起来一切正常,我想深入检查一下,晓华,你没问题吧?”小兽医得陇望蜀地问向满脸通红的少女。

看到孟晓华窘得快要窒息的俏脸,赵本严伸出一根手指在那上面轻轻一抹。

“啊!”

巨大刺激让女孩不可抑制发出一声呻吟,水嫩白皙的娇躯也弓了起来,两条大腿死死地夹住正在给她检查的小兽医的脑袋。

“别…….别动了…..呼呼……”孟晓华一边娇喘着一边喊着不要了。

“真…..真的不要了么?”赵本严狡黠地问道。

未等得到少女的回答,又重新伸出自己的魔爪。

“啊……”

随着少女一声似乎是象征臣服的一声尖叫,赵家兽医站的卧室里顿时充满了旖旎风光。

“小赵大夫在家吗?在家吗?”

正当体检到了紧关节要的时候,一阵沙哑的声音在外间屋响起,吓得两人赶忙手忙脚乱地从床上跳起整理衣服,慌乱之中孟晓华水蓝色的内内又被赵本严当做战利品偷偷收起。

“你在里面别说话,我出去看看。没什么事我一会回来给你接着检查!”赵本严小声地和有点不知所措地孟晓华嘱咐道。

“在呢,在呢!谁啊?”

说话间小兽医推开屋门走到外间,看到厅里站着一个五十多岁半老婆子,正是孟家屯村长孟大庆的老婆李素兰。

“你在就好了,赶紧和我去咱家里走一趟吧?”

李素兰一见小兽医,就上前一把拉住他的胳膊往外就走。

“这是咋了李婶?去你家干啥啊?”一头雾水的赵本严问道。

“哎呀!出大事了,我们家的老母猪难产了,你再不去就得一尸好几命了!”李素兰一边拉着他往外走,一边解释着说。

“哎……怎么这么倒霉呢?两次和美女的艳遇都被搅黄了!”

赵本严心下暗叹道,不过村长孟大庆可是他得罪不起的,只能硬着头皮跟着李素兰出了兽医站。

五分钟后,赵本严蹲在村长家的猪圈前,表情严肃地看着里面正在生产的母猪。

“母猪羊水破了已经超过一小时了,必须马上实施催生!我去给它按摩。”

小兽医撸起胳膊直接下了猪圈,开始在难产母猪的腹部做起了催产按摩。

……….

半小时后,累的满头大汗赵本严走出猪圈,接过李素兰递过来的手巾擦了擦脸上的汗水,又回头欣慰地看了看猪圈里围在母猪四周哼哼吃着奶的七只小猪仔。

“哎呀,真是辛苦你了,小赵大夫,你可真有两下子啊!”

村长老婆又递过一杯凉茶,把小兽医让到院子里的小桌旁坐下。

“没什么,我应该做的。”赵本严客气了客气,举杯喝了口凉茶,有一搭没一搭和村长老婆聊着天。

“对了小赵大夫,前两天我家里那个本家的侄子孟广发又和他老婆刘鑫月大吵了一架。”

李素兰神秘兮兮地说着。

“是吗?因为什么啊?他们夫妻感情不是一直挺好的吗?”

赵本严明知故问地说道。

“好啥啊,不就是因为刘鑫月那个小娘们生不出孩子的事嘛!我们当家的和他兄弟也就是那个鑫月的老公公说,这小娘们别看长的好看会勾引人,其实就是下不出崽子的骡子,中看不中用啊!”

“不能吧?就不能是广发哥问题吗?”

“那…..那广发长得人高马大的那方面怎么可能有问题呢?”

听到这个回答,赵本严无奈地摇了摇头也就不再言语。

听了一会李素兰扯得家长里短,赵本严起身告辞,李素兰嘻嘻哈哈再次表示感谢,不过连顿饭也没留他吃,当然小兽医也不会在乎。

回去的路上,赵本严回忆着刚才和孟晓华的香艳一幕,不知不觉间突然来了尿意,于是钻进土路旁的苞米地里打算解个手方便一下。

“哗哗…..”

赵本严站在苞米地里正放得个痛快,忽然他发现离他不远处庄稼地里有一小块地方的苞米杆子正在不停地摇晃着。

“嗯?难道是谁家的牲口或是山上跑下来的野猪钻到苞米地里祸害庄稼了?这事可不能不管!”

想到这里小兽医随手在地上操起一根木棍子,悄悄地接近那块地方。

就当他走到离那块地方不足五六米的时候,突然听到一阵剧烈的喘息和呻吟声:

“村长,你可真有劲啊!坏死了啊……哎,啊呀……”是个女人的声音。

难道不是牲口,是有人在大野地里干那事呢???

心下好奇的赵本严刚忙把身体隐藏在一人来高的苞米后面,抻着脖子向那个方向偷偷望去……

夕阳的余晖洒在苞米地里,隔着一棵棵庄稼,斑驳的光影印照在一对赤条条的男女身上,不时翻滚的身影和粗重的喘息。

然两个人正在野地里激烈地战斗着。

小兽医赵本严躲在庄稼后面眼珠子瞪得大大的盯着不远处的战况,那个长得皮肤黝黑膀大腰圆的男子他很熟,正是下午去请他给母猪接生的李素兰的老公,孟家屯的村长孟大庆。

村长孟大庆身下那个小媳妇叫胡二杏,是村西边住的孟铁柱的老婆。

这孟铁柱常年出外打工赚钱,没想到他老婆在家里也没闲着啊。

难怪下午村长家母猪难产都没见着孟大庆的面呢?原来是跑野地里和别人老婆配种呢!

赵本严想想觉得好笑,孟大庆的老婆子李素兰刚才还叭叭地和自己讲着人家刘鑫月怀不上孕弄得家宅不安的新闻笑话,估计她做梦也想不到此时自己老头子正和年轻的胡二杏搞成一团了吧?

哎!这真是笑人不如人啊!

小兽医心下感叹着,目光重新回到眼前的战场上。

孟大庆虽然头发已经有些花白了,但是从裸露出的肌肉上还是看得出身体很强壮的。

而他身下的胡二杏皮肤白皙虽然腰间和大腿上已经有些许赘肉,但前凸后翘的丰满身材倒也是确实有几分勾引男人的本钱。

“大庆叔…….你可真厉害啊…….比铁柱子那完蛋玩意强多了…….不过你这折腾完了回头我素兰婶子那儿怎么交差啊……”

二杏一边娇喘呻吟着一边问着身上的孟大庆。

“呼…..不用怕……那老娘婆子我都有年头没碰过她了……..我这一身劲都给你侄媳妇二杏你攒着呢!”

听着二人没羞没臊的浪叫,赵本严也感到自己一阵燥热难当。

尤其是今天一天在刘鑫月和孟晓华两个大美女身上占足了便宜,可是一腔欲火却根本没有得到释放,眼见着这近距离的好戏,他一个血气方刚二十岁的大小伙子怎么可能不激动呢。

不过激动也是白激动,赵本严突然眼珠一转,伸手从自己裤兜里掏出一个破旧的手机出来。

这是前几天他替周婶家的牲口治好病,周婶为了感谢他把家里孩子以前用过的旧手机送给他的。

这手机旧是旧了点,不过基本功能都还能用,像素虽然不高,不过在这种光线充足的情况下拍个照片还是没问题的。

小兽医端好手里的手机偷偷地变换着角度,给眼前这对激战的男女拍了好几张特写!

呵呵……赵本严心头好笑,虽说他没什么坏心思,但是有这些村长艳照的把柄在手里总归不是坏事,天晓得什么时候用得上。

“啊哈叔都给你了…..呼呼…….”

随着村长孟大庆的一阵急促喘息,赵本严知道这场肉搏战斗已经接近了尾声。

他可不想留下来被人发现,于是小心翼翼地退出这片苞米地。

………..

回到自己的小兽医站,赵本严先进了自己卧室查看了下,果然孟晓华早已人去屋空,只是空气中仍然弥散着少女那股久久不散的青春气息。

想到下午,自己和这小妞子在这房子里的体检,于是掏出刚才趁乱被他收起来孟晓华的那条水蓝色内内,放在自己鼻间贪婪地嗅着少女留下的芬芳气息,而一只手也掏向了自己的裤子里……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老扒夜夜春宵伴娇熄法蓉 翁公咬着小娇乳边走边欢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