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别进别弄到里面 我挺进了小婷的身体

“你想不想我?”


    “我很忙。”

 文学


    “又骗我,你连衣服都不换就赶过来,你很想我。”


    “哥哥,说你很想我。”


    一声利响,车胎在地上蹦出一道乌痕,无人的半山公路,黑色轿车失控地撞进灌木丛。浓荫遮蔽。


    陈迦南甩开陈蕴清不规矩的手,剑眉纠结,他隐怒:“考试作弊,霸凌同学,学生仔做成古惑仔,陈蕴清,你长本事了。”


    陈蕴清勾住他肩上一枚徽章,娇声软语:“黑社会装解放军,你也不赖呀,哥哥。”


    “我们能一样?”


    “我知道,你们穿成这样才不会被人查嘛,骗骗那些小海盗,四号仔一箱一箱往回运咯。”


    素手纤纤,伸到他喉间,一颗一颗帮他解扣,她用声音蛊惑他:“可是我不喜欢你穿成这样,好吓人。”


    陈迦南格挡她的手,却又顺着她的意将外衫剥落,露出里面的洁白的衬衫。


    他顺手扭开最上一颗扣,另只手掌上方向盘,打算倒车离开:“今晚爸爸会回家。”


    陈蕴清歪着脑袋,一脸那又怎样的表情看他,一只手不怀好意地伸到他身上,陈迦南反应迅速捏住她手腕,以眼神警告。


    陈蕴清回视着,另一只手不折不挠地放在他大腿上。


    “阿蕴……”


    “哥哥,我想你,我想抱抱你。”她朝他张开手臂,如幼时一般撒娇。


    许久以后,陈迦南终于叹一口气,他将每一根手套一一摘松,然后把手套脱下叠好放在旁边,伸手将她接过来。


    她双腿跪在他身侧,裙摆下是如玉粉嫩的一截细腿,微微隆起的脊背感受着他轻柔的抚摸。


    他要调整座椅,她不肯,非要在拥挤的空间里紧紧相拥,用彼此的气息抚慰鼻腔。


    “昨天是妈妈的忌日。”


    “爸爸没有来。”


    “你也没有来。”


    “我等了好久。”


    “哥哥,我想要你,我喜欢你。”


修长手指有力地嵌进雪白肩胛,两具赤裸的身体交叠在一起。


    “哥哥……”


    她伏在他身上叮咛,感受到一根微凉的手指沿大腿内侧滑入体内,颤栗使她绷紧了脚趾,难以名状的刺激提起她的头颅。


“阿蕴。”


    “嗯……”少女媚眼迷蒙,软嫩胸脯紧紧贴向他的,他低头咬住一颗颤颤耸立的红杏,舌头刷扫,再玩弄地顶回去,看那红杏开得越发艳丽饱满,陈蕴清受不住地急喘,灼热的呼吸扑簌簌洒在他脖颈,热得他喉头滑动,口渴异常。


    他双目红热:“阿蕴,我想喝奶。”


    她“唔”一声挺送,他含住,如新生稚子咂咂吮吸。下面再往里探进一指,被紧致湿热的巢穴层层包裹,吸覆,他开始不疾不徐地抽插,指节摩擦着她敏感的内壁,她惊呼一声抱紧他的头,哥哥……


    陈迦南咬住她乳头轻轻地扯,在缓缓升起的快意中满足地弯唇,而后身下突然一空,他猛地往后坠落——


    陈迦南重喘着醒了过来。


    又是梦。


       陈迦南起身穿衣,对着镜子整理仪容,出房门前拾起桌上的一双手套,利落地插进口袋。


    推门出去,正撞见有人咚咚咚跑上楼,陈蕴清穿着睡裙,擦着他的肩膀过去,他嗅到一股栀子花香,手臂拂过衣摆。


    “这么急去哪里?”


    “约了朋友。”陈蕴清跑进房间。


    他靠在窗口往下望,看见一个俊俏的少年郎站在门口。


    陈蕴清换完衣服出来又擦着他走过去,他没有让出空间反而一把握住她手臂:“穿这么少?”


    “约会嘛。”


    “他是谁?”


    “又来审我,你先想想自己怎么跟爸爸交代吧,你女朋友都上电视了。”


    陈建辉在餐厅一边吃早餐一边看报,收音机不甘示弱地播报早间新闻,餐厅被杂音塞满,显出烟火气。


    “爸爸。”


    陈建辉抬头瞧一眼过来,嗯一声。


    “昨天那批货,你干得不错。”


    “你小叔一直跟我夸你,要不是你反应快,我们就没法跟拆家交代了。”


    “阿南,我让你去跑一次货,是要你锻炼,要你跟你小叔长长见识,以后这个家迟早要你担。”


    “你听听这个新闻,再过几年香港澳门都要回归,我们不能再吃这口饭了,官家不会再让我们吃几年了。”


    “对了,你小姑过两天想去澳洲旅游,她最近学你们年轻人晒什么日光浴,硬要去黄金海岸,你派人安排一下。”


    陈迦南乖顺地应下。


    从这个角度望过去,他可以看见父亲捉襟见肘的黑发地混在一片银丝中,虽然对方依旧英姿勃发,却不可避免地显出岁月痕迹。


    终究是老了,如他所说,这个家迟早要落到他肩上。


    “阿蕴这两天是不是谈恋爱了?”


    陈迦南迎着陈建辉探询的目光,心头一跳,面上却不动声色。


    “我不知道。”


    “你当然不知道,我看你自己就是泥菩萨过江,”陈父抖抖报纸,示意最上面的娱乐新闻,“投拍电影可以,玩一玩也可以,但你要有分寸。男人的婚姻就是事业的一部分,选什么样的人走一辈子,你要慎重。”


    陈蕴清钻进萧承的车里,萧成说:“刚才有个人一直站在窗口看着我。”


    陈蕴清顺着他的视线仰起脸,窗边无人。


    “那人是谁?”


    “你都不看新闻的吗?”陈蕴清不耐烦,“萧少爷,打开今天的报纸,你就会知道他的名字。”


    萧承反应迟钝:“你哥哥?”


    他惊讶:“比我想得帅好多,就是……”他顿一顿,“脸太臭,不知道还以为是你家债主。”


    陈蕴清闻言转过来看他三秒,冷冻的表情融化。“你说他脸很臭?”


    萧承不明所以地看着她笑起来。


    “昨天的打赌谁赢了?”


    “好吧,一定是蒋怀东,你这个衰仔。”


    “话不能这样说,要不是你,我早就是第一名。”


    “你怪我不讲义气咯?”


    萧承扁扁嘴,不与她计较:“我们今天去哪。”


    “去找阿欣——你就等我这句话吧?笨萧承,你这样一辈子也追不到女仔的啦。”


    车开到卓家楼下,却发现蒋怀东也在,他人立在车边,嘴上叼一根烟,斜着眼睛看过来,惊讶之余,同他们打招呼。


    萧承问:“你在这里干什么。”


    蒋怀东答:“我和阿欣约好今日去马场。”


    话音刚落,门开,少女翩然走出,橘黄色裙摆摇曳着清纯的风情。


    “阿蕴!怎么你也在?”


    陈蕴清看蒋怀东一眼:“我和萧成约好去马场,想来问你去不去。”


    蒋怀东把烟掷在地上,黑黝黝的眼珠映着她。


    卓欣然牵住陈蕴清的手:“好啊,刚好我们一起去。”


    双人游变四人行,身边还总跟着一个烦人的女人,蒋怀东脸黑得像包公,冷眼瞧着陈蕴清的媒婆戏码。


    去了马场,陈蕴清就如阴魂,一刻不离他左右。蒋怀东稍和她一耽误,另外两个人的身影便钻进密林不见了。


    “都怪你!”他愤然道。


    陈蕴清无辜地耸耸肩,热脸换冷脸,握紧缰绳,一踢脚蹬,悠悠地踏进密林。


    蒋怀东愤愤不平地跟上。


    结束骑马之行,卓欣然提议去电影院看恐怖片,但她又胆子小,在黑漆漆的影院里一坐,一点动静都可以吓得她抱头尖叫,哭哭啼啼地喊阿蕴。


    陈蕴清把她弄到另一边让她抱住萧承。


    蒋怀东阴郁地看着,在她耳边低骂:“陈蕴清,你太闲是不是?”


    她面无表情。


    “愿赌服输,萧承答应把她让给我,怎么今天又来坏我好事,还找你这细路女来帮忙……喂喂喂,你别抱着我!会被阿欣看到!……你还把头靠过来?!”


    陈蕴清抬头瞪他一眼:“你再烦我,我就直接亲你。”


    这警告犹如一记强力胶,将他上下两片嘴唇严严实实粘住,蒋怀东笔挺挺地坐着,强迫自己忽略加忍耐身旁这个女生的无礼侵犯。


    他听见另一边传来低柔的哄声,透过大荧幕的微光,他看见那两颗脑袋近得几乎贴在一起,萧成的手臂轻轻地揽着吓得不轻的卓欣然。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别进别弄到里面 我挺进了小婷的身体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