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用你的小洞做果汁 女友公车被别人进入

梁博下楼买了单,给每位粉丝都买了饮料,还附送一句毫无感情的谢谢,场面认真又搞笑。

 

    粉丝们一边抓住机会跟他合影,一边问他手腕上的指甲印记是谁抓的。

 文学

 

    梁博低头看了眼,摇摇头,“不能说,她会生气。”

 

    一句话让所有粉丝爆笑。

 

    下午还有四个小时的比赛,最后主办方会给参与比赛的每一支队伍颁发活动参与奖。

 

    梁博下午没去。

 

    黄洁两点半睡醒之后,起来吃了点东西,换了衣服,被梁博带着去参观大学校园去了。

 

    “再给你一次机会重新选择的话,你会读大学吗?”黄洁走在学校的林荫小路,手里拿着一支雪糕,边吃边问他。

 

    梁博手里拿着一瓶水,脑袋上罩着一顶帽子,帽檐下的额发很长,盖住了眉毛,只露出一双点漆似的眼睛。

 

    他微抬下巴,看了眼前方,低音炮的嗓音质感低醇,“不会。”

 

    黄洁抬头看了眼湖面,校园的环境很好,地面干净整洁,绿树成荫,从湖面吹来的风都带着夏日的凉爽气息。

 

    “很奇怪。”她走到柳树下,轻轻抚摸一根柳条,“一直以来,我非常憧憬大学,做梦都想到大学看一看。”

 

    “大概就真的是执念吧。”她松开手里的柳条,笑着转身,“我现在看完了,心里变得特别轻松,好像完成了一件了不得的大事。”

 

    “你想上大学?”梁博问。

 

    “不想。”黄洁把吃完的雪糕丢进垃圾桶里,拿湿纸巾擦了擦手,“虽然有些遗憾,但我现在已经很好了,如果我读大学,可能会遇到另一段不一样的人生,或许会遇到……很差劲的男朋友,或许会跟朋友闹矛盾吵架,或许一个劲低头念书,到毕业都找不到男朋友,出了学校就是打工一族,每天都活在巨大的压力之下……”

 

    她笑着看向梁博,目光柔柔的,“还有,如果读大学,我肯定遇不到你。”

 

    梁博摇摇头,“如果你毕业出来做家政,还是有机会遇到我的。”

 

    黄洁:“……”

 

    好想打死他。

 

    两人出了学校,梁博准备带她去下一个学校。

 

    黄洁却拉着他的手说,“不去了,我们随便转转。”

 

    两人就手牵手沿着马路逛了起来。

 

    “梁博,你想要什么?我给你买。”黄洁指着一家运动店门口的模特脑袋上的帽子说,“那个帽子好看,你喜不喜欢?”

 

    “买东西,应该是我买给你。”梁博指着帽子问她,“你喜欢吗?我买给你。”

 

    “……”黄洁看了眼那款男士帽子,摇了摇头,“不喜欢。”

 

    她抓着梁博的手,把他拉进店里,找店员拿了帽子,亲自戴在梁博脑袋上,“买东西,不分应不应该谁来买。”

 

    她拉着梁博站到镜子面前,觉得这个颜色不错,又拿了一顶帽子来试试,“我想给你买东西,想让你开心。”

 

    “你收下我买的东西,我也会开心。”她一次性拿了叁个帽子递给店员,让店员包起来,随后冲梁博道,“这才是买东西的乐趣。”

 

    梁博若有所思地点头。

 

    从店里出来,黄洁问,“你还想要别的帽子吗?我给你买。”

 

    梁博摇头,“我不想要帽子。”

 

    回程的飞机上,换黄洁睡得很沉。

 

 两人下了飞机,直接回家。

 

    黄洁一回来就开始大扫除,先打扫梁博的房间,把他的电竞舱擦拭得一尘不染之后,这才打扫客厅。

 

    梁博在洗澡。

 

    他一出汗就要洗澡。

 

    黄洁先拖地板,随后洗了抹布过来擦桌子,擦完茶几,又去擦阳台。

 

    手机就是这个时候响起来的。

 

    她把抹布放下,去洗了手,拿起手机看了眼,是个陌生来电,没有备注。

 

    她狐疑地接听,“喂,你好?”

 

    “喂……”电话那头传来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是情情吗?”

 

    黄洁听出对面的声音,猛地把手机挂断。

 

    梁博从洗手间出来,看到她一张脸变了色,问了句,“你怎么了?”

 

    黄洁摇摇头,“没事。”

 

    手机再次响了起来,她低头看了眼,把手机按了关机。

 

    梁博走了过来,他身上穿着纯白的T恤,底下是七分裤,露出一节结实的小腿,刚洗完澡,头发还在滴水,他搭了条毛巾在脑袋上。

 

    他低头从她手里拿过手机,按了开机。

 

    黄洁垂着眼睫,声音很轻,“是我爸。”

 

    她接过他快要掉下来的毛巾,手指捏着毛巾,用力到骨节有些发白。

 

    “我以前坐过牢。”

 

    快过去十年了,她第一次在人前完整地将过去这段不堪讲出来。

 

    “他们为了钱,让我替人顶罪,那女孩跟我一样大,和我还是一个班里的,高考后我们同学聚餐,她用啤酒瓶砸了一个男同学的脑袋,后来那个男同学死了。”

 

    “她家找了我们班很多同学封口,最后找到了我爸妈,给了一笔钱……”

 

    “我不知道他们给了多少钱。”黄洁说到这,满脸都是泪,“我只知道,我在监狱九年,家里没有一个人来看过我……我出来的时候就告诉自己,从此以后,我跟他们没有任何关系。”

 

    手机开机。

 

    电话再次打来。

 

    梁博滑动接听。

 

    “黄洁你能耐了是吧?听到我声音还把电话挂了,什么意思?出了名了,不认我了?我告诉你,你可是我跟你妈辛辛苦苦养大的,供你念书又花了不少钱,你现在出名了,有钱了,都上电视了,是不是该回报一下我们?要不是你弟跟我说看直播看到你,我都不知道你现在这么火,怎么?出来也不跟我们说一声,是准备做白眼狼,翻脸不认人了是吗?”

 

    黄洁想到昨天跟梁博去上海参加的那场比赛,大概是最后被直播的摄像头拍到了脸,所以被他们看到了。

 

    梁博冲电话那头道,“怎么回报?”

 

    电话那头顿了一下,“你谁?黄洁呢?”

 

    “怎么回报?”梁博又问了一遍。

 

    “你到底是谁?”黄晨光问。

 

    “想好要什么,再打电话过来。”梁博把电话挂了。

 

    黄洁不明所以地看着他,“你要做什么?”

 

    电话又响了,等了一会,才滑动接听。

 

    黄晨光直截了当地说,“我要叁百万。”

 

    黄洁气得冲电话大吼,“你做梦!”

 

    梁博却是对着电话说,“好,地址发过来。”

 

    黄洁去拉他的手臂,眼泪簌簌往下落,声音哽咽,“你不要给他们钱,我不欠他们的,你不要去……”

 

    她哭得无助又委屈,就好像当年被送到监狱那一刻。

 

    没人伸手拉她一把,没人跑过来抱住她,跟她说没事了我们回家,她只能一个人缩在那里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梁博揽住她,声音很低。

 

    “我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你。”

 

    “不管是身体上还是精神上。”

 

    下午四点,梁博提着两只纯白的背包,打车去了黄晨光发来的地址。

 

    黄晨光他们就在本地,离梁博只有半小时不到的车程。

 

    梁博在路口下车,随后看见一个中年男人蹲在路口抽烟,离垃圾桶就隔着不到一米距离,他穿着灰扑扑的工装,满脸都是黑灰。

 

    梁博盯着他看。

 

    那男人盯着他手里的包看。

 

    只一眼,他就确定那人是黄洁的父亲——黄晨光。

 

    梁博把两只包丢在地上,隔着距离冲他说,“黄洁替人顶罪坐了九年牢,出来后,你打给她的第一通电话是问她要叁百万。”

 

    黄晨光眼睛一直盯着他丢在地上的包,嘴里无谓道,“九年也就一眨眼时间,她现在不是出来了么,而且,现在混这么好,做主播,又是你女朋友,是吧?听说你们一直住一起,我女儿养这么大,被你白睡了那么久,问你收点钱也不算什么吧。”

 

    梁博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黄晨光被他那双眼看得发毛,忍不住走过来问,“钱带来没?”

 

    梁博垂眸看了眼脚下。

 

    黄晨光看着那鼓鼓的包,咽了咽口水,“我先看看。”

 

    “我想知道,黄洁以前是替谁顶的罪。”梁博声音大了些。

 

    黄晨光眼睛一直盯着他脚下的包,闻言不假思索道,“她没告诉你?就是她同学,李成学他女儿,叫什么李鑫蕊。”

 

    “你收了他们多少钱?”梁博问。

 

    “没多少,那时候他们才给二十来万。”黄晨光走近一步,弯腰想去捡地上那包,“黄洁别太不懂事,家里那时候缺钱,我那是没法子了,才让她去顶罪的。”

 

    他碰到拉链,满脸都是贪婪的笑容,拉链拉开,他看见里面装满了一沓又一沓的现金。

 

    “你后悔吗?”身后是梁博的声音,没什么情绪。

 

    “后悔什么,有什么好后悔的。”黄晨光满心满眼都是眼前的钱,一挥手招呼藏在暗处的儿子和老婆出来,“涛儿!孩子他妈!过来啊!真的是钱!”

 

    老婆和儿子也都奔了出来。

 

    梁博看着他们一家子人围着包里的钱疯了似地叫了起来,他面无表情地把另一只包的袋子打开,一抬手,将包扔到马路中央,一沓又一沓钱落在外面。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用你的小洞做果汁 女友公车被别人进入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