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他越来越快了 不要…不要

 尉迟清菱反手抓住渝焕林的下巴,把他的脸往前带,舔舔嘴唇,直勾勾地看他。


    渝焕林羞红着脸,不敢回话的样子就像是小白兔,懵懂无知的眼神,低着眼,把地要盯穿似的就不敢抬头看她。

 文学


    “唔!


    狼女尉迟清菱直接凑上去,叼住他的下唇,然后含住开始吸允,等他一送口,就伸出舌头侵入他的口里。


不知道新婚的男子会吃些什么净口,渝焕林的口液唱起来带着果味的清甜,让人尝到一点一点就想要更多。


    “唔唔,唔啊,唔啊…”


    三位小侍听着王爷和主夫唇齿相依发出的声音。


    承受着激烈的亲吻,渝焕林眸子里的光彻底碎了,他不由地开始回应她,身子也向她靠得更近,差不多贴上了她光裸的躯干。


    “林儿,你先把裤子脱了,去榻上等我。


    “嗯,王爷。


    “好了,等着挨cao吧,我的小奶狗。


    尉迟清菱对白茆笑笑,回过头捧住正夫的头吻上去,开始骑着他的…上下cao弄。


    完全没看见跪在地上的白茆手抚上胸口,感受着砰砰砰地剧烈跳动的心脏王爷好美,好霸道,还叫他小奶狗,他不自觉地辛福地笑起来。


驰骋在渝焕林的身上,尉迟清菱感到前所未有的舒畅,积攒多年的欲望在今夜开了阀,如涛涛江水一泻千里,再也关不住。


    “啊,啊,王爷啊,啊,慢些,慢些啊,唔唔唔…”


    两指插进渝焕林的唇里,尉迟清菱搅动着他的舌头,搞得他合不拢嘴地呜呜叫,不少甜腻的口诞挂在他嘴角,每一寸都肌肤水亮亮的。


    “慢点,嗯慢点?尉迟清菱抽出手指,带出一条晶亮的水线,磨在他已被她要得肿红的ru头上,我偏不,我要把你cao晕过去。


    常年练功的尉迟清菱没一点虚吹,她单手抓住他的肩,摁在床上就开始飞快地上下起伏,下体跟打桩机一样砸在渝焕林的耻骨,又逗他玩似的放出来。


    尉迟清菱完全不知道苟美是怎么回事,在她面前干呕确实是太败兴了,正要上前盘门他,手腕被轻轻地触碰一下。


    “王爷,林儿在房事书上看到,每位男子对其他男子的阳精都会过敏,苟美的反应着实大了些,但也不算少见。身为男儿,渝焕林也知晓苟美的不容易,苟美服侍他几年,也算老实本分,就帮着他开脱两句。


    尉迟清菱是第一次听说此事,觉得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这个世界还有个这么反腐的设定?


    妙啊。


    “白茆,到我上来。尉迟清菱唤了一声倚在桌子旁发着抖的白茆。


    用尽力气,白茆才挺直了腰板,艰难地迈开长腿,胯下系着丝带的粗壮阳具憋得泛红,和脸上的红霞相得益彰。


    “王爷。


    白茆声音无力,桃花眼盛满了泪水,颤着长睫看她一眼,尉迟清菱觉得他好似盼着她去狠狠欺负他,然后好让他痛快地哭出声。


    抬起白茆可怜巴巴的阳具,尉迟清菱使劲把棒身使劲往他的小腹压上去,满意地听到他软娇的求饶。


    “嗯,王爷啊,别这样,别戏弄白茆啊,嗯啊…”王爷把他的阳具压在下腹上上下搓, “白茆,要坏了啊啊啊啊啊…”


    见他憋得脸色有些发紫了,怕把他彻底搞坏了,尉迟清菱扯下了白茆阳具上的丝带,任他喷洒在她和他自己的身上。


    “小坏蛋,弄这么多脏东西在本王身上。尉迟清菱握住他长枪下的两颗蛋蛋,戏谑地笑笑,然后想起那位沉默是金的陪侍。


    “风吟!尉迟清菱厉声叫他名字,目光如炬,你当你自己是摆设,还是把本王当作摆设,嗯?


    风吟忐忑不安地想,王爷不是正在忙着调教白茆吗,叫他干嘛,王爷,可是有事吩咐风吟?


    这个小侍也是通过了婚前教学的吗?尉迟清菱对此表示深深的怀疑,罢了,大不了多花点时间调教。


    “拿毛巾来帮本王清理。不想再听到男人在自己面前干呕,尉迟清菱没让风吟用嘴,顺便哪个适合你的道具过来。


    “是,王爷。


    风吟听了她的吩咐,径直走到用具箱那边,弯下腰找了什么东西,取条毛巾走过来。


    他会拿点什么情趣道具来呢?比如可以插进他菊花的圆球猫尾巴,还是


    “王爷,请用。


    “…”尉迟清菱看到他一脸诚挚,呈给她一条干净的毛巾和天蓝色的丝带,她惊呆了,暗叹:这个小侍真是绝了,他以为她只喜欢用丝带玩男人?


    “咚咚?尉迟清菱下意识看向房门,谁敢扰她的同房花烛夜?


    “王爷,是我湖原,有万分紧急的事禀报您。


    万分紧急的事,那就是她的事业出了问题,尉迟清菱立刻察觉到,此时不是春宵一刻而是危急时刻。


    尉迟清菱立刻取了风吟的毛巾,擦干净身上的精液,又把帕子塞回到风吟手里,在四个不知所措的男人的注视中,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穿戴整齐。


    “本王有事要出门,你们先睡。



湖原,何事紧急?书房的门合上,尉迟清菱立刻问道。


    湖原恭敬地行了个礼,回道:回王爷,尚书大人和户部侍郎扣下了您的商船,刚才尚书大人的下人告知小人,尚书大人邀您明日亲临尚书府商议要事。


    “哪艘?尉迟清菱还以为新上任的户部侍郎是二姐的狗,这样看,她守着的门可不止一家。


    “王爷,五艘都扣下了。


    “什么!怒发冲冠的尉迟清菱差点砸了杯子,尚书敢扣她的商船,背后当是有皇家的贵人撑腰,湖原,安排两个得力的暗卫去尚书府附近守着,有任何异动,立即上报。


    “是。湖原领命退下。


    虽然最近这段日子里,将钰王府的商贸盯得最紧是的二皇女,一知晓这五艘商船里有一寸千金的绮罗缎,铁定会想方设法让尉迟清菱不好过。


    但细细思量一番,尉迟清菱敲定了,这次是三皇姐在暗中cao作扣船的事。


    尚书和户部侍郎明面上都是二皇姐的人,但户部侍郎的姑父是三皇姐的正夫。


    三皇姐在试探钰王府的忠心,她想知道尉迟清菱是不是真的只爱钱和美人,不爱权,对这个江山到底有多少野心。


    “呵,当个空手掌柜还分三成的红利,还不够吗?


    上辈子她是个独生女,一个无比快乐的独生女,所以到这辈子,自记事起就发现有了六个姐姐和大于等于五个的妹妹,她就莫名一阵惊惶害怕。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他越来越快了 不要…不要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