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乖让我在里面爱你 开船啦吃肉了

 阮桃要是再不明白过来就是傻子了,前几次她装傻,想试探下男人的目的是什么,但他都这么问了,她也没有兜着的必要了。


    “你找人监视我。”肯定句,女孩平稳的声调让男人心里一涩。

 文学


    

    意料之外的话,阮桃全部压抑的伪装就此破功。


   


    “薄离……你为什么会认识我……?”


    男人罕见的沉默了,修长的手指从她泛滥成灾的腿心抽出,顺着她的眉眼、鼻子、小嘴的轮廓一一抚过。


    “宝贝儿,你早晚会知道。”


    “你是我的,要被我藏在身边,操一辈子。”

“宝贝儿,你下面的小桃子熟透了,皮儿都包不住蜜水了,正往下滴呢……嗯……还有上面的大桃子,又尖又翘,被老公含在嘴里要融化了……”



    阮桃再度清醒过来,窗外的天已经完全黑了。


    和前两次不同,薄离上完她没有立刻放她回去,而是又找了一根细软有弹性的绳子将她双手双脚温柔的绑住。


    温柔而牢牢的


    呵,阮桃如是想,傻子才会想逃跑反抗。


    她将自己放空在柔软的大床上,嗯,好舒服,不愧是有钱人。


    相比之下,更让她在意的是,薄离为什么会对她有如此深的执念呢?没错,是执念。将她的联系方式住址摸得一清二楚,甚至连她住处的钥匙都有,还神不知鬼不觉的装了针孔摄像头,如果他只是单纯的想和她发生肉体关系,大可不必大费周折,一张卡,几句威胁就能让她心甘情愿的被他包养。


    但他只是隔三岔五的和她做一次,还偷窥她的裸体自慰,这就有点让人搞不明白了。


    难道这是他的特殊癖好?好吧,阮桃扯了扯嘴角,他确实很变态。


    他到底什么时候认识她的?他和她之间以前到底发生过什么?


    不知为何,阮桃有种隐隐的感觉,薄离认识她很久了,不是一年两年的问题,至少……


    十年以上。


    他清楚她所有的爱好,包括父母家人对她的昵称,从一些细节就可以看出来,他知道她会唇语,他给她准备的衣服,吃的饭菜都是她以前和现在最喜欢的,他能那么熟稔的叫她“乖桃儿”“宝贝儿”


    自然熟练的像是说过上千上万遍的那样。


    甚至,连他自己的发型,穿衣风格都是阮桃最喜欢的那一款。


    “薄离……”她侧身躺着,轻抚着被子上的纹路。喃喃道。


    “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宝贝儿不是很清楚吗?”


    冷不丁身后传来一道低低的声音,紧接着,她就整个人被男人圈在了怀里。


    手指驾轻就熟的捻住了小乳头,薄唇在她颈侧蹭着。


    每一回,他碰她,就像得了肌肤饥渴症似的。要不够,亲不够,摸不够,舔不够。


    他喜欢舔咬她的全身上下,尤其是颈侧耳后的皮肤,小乳头,小逼,还有大腿内侧娇嫩的皮肤。而这些地方全是她的敏感点。


    阮桃感受着男人的碰触挑逗,立马又不争气的软了身子。


    “我是宝贝儿的老公,是宝贝儿这辈子唯一的男人。”男人自问自答道,他整个人也是光裸的,有些粗粝坚硬的肌肉磨上她嫩的仿佛能掐出水儿来的皮肤,顿时像火烧似的磨出一片热度。


    “薄离……唔……”


    “叫老公。”女孩的小嘴被不客气的咬了一下,男人霸道的纠正她的称呼。


    阮桃有些无语,她还没结婚哪来的老公,但还是楚楚可怜的顺着他喊


    “老公~……”


    “老公可不可以放我走……”


    男人本来涌上来的邪火被这接下来的一句话浇得熄灭


    “你……就这么想离开我?……一直待在我身边不好吗?”男人听见自己有些艰涩的声音,将她圈的更紧,生怕她离开他。


    紧的像是要把她揉进他的骨血。


    “可我还有家人、朋友……还有我父母死亡的真相等我去查明……”


    “薄离……我没办法放下身心和你一直在一起……”


    男人在她看不见的地方脸上划过一丝痛苦的神色。


    “好。”


    阮桃没想到他答应得那么爽快,刚想惊喜地扭头去看他,却听见他继续说


    “但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你做这些事情以外的时间,都是我的。也就是说,你还是要和我一直在一起,被我操。”


    男人原本环住她的双手又往她的下体探去。


    “你这里,只能是我的。”


    男人闭上眼,将她身上的身子解开,凭感觉驾轻就熟地埋下了头,精准地咬住她湿腻的花瓣。


    将她那里吸得滋滋作响。


    “唔……”阮桃不禁羞耻地闭上眼,咬住唇,全身器官的感知都往那一处走。他吸得好用力,变换着角度吃着她,舌尖挑逗着小核。


    ……


    薄离舔了一会儿她的,就放过了她。


    阮桃被穿上轻薄舒适的衣服,来到别墅一楼的客厅。看了看自己身上效果跟没穿一样的男士衬衫,羞耻感又涌上来了。


    但随即她觉得没必要那么矫情,她全身上下都被摸遍、吃遍了,她什么sao浪的样子他没见过?


    她打量着有些空旷的客厅,干净的灰色系,一如男人本人。


    他好像对灰黑白情有独钟,除了门前玻璃花房里的芍药,其他的物件几乎全是这三种颜色。


    “我已经派人把你的东西都运过来了,全部堆在门口那里,一会儿你点点。”


    薄离撂下这句话就去了厨房,剩阮桃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原来他说的以外的时间都和他在一起,就是和他同居的意思……


    阮桃看着被整整齐齐分类整理的一堆行李,反而有些无从下手。


    毕竟有她的私人物品,她先从零碎杂物那堆查起。


    备用钥匙,U盘,小饰品……甚至连不知被从哪个旮旯里搜出来的一毛钱硬币都有……


    然后是书,电脑。阮桃打开了一下笔记本电脑,很好,里面的东西没有被动过。


    最后是衣物,她仅剩的几件高档连衣裙,晚礼服都被工工整整熨烫过后叠在一起。


    但问题是,她的内衣,乳罩,内裤全都不见了。


    “!”阮桃想起昨天前天换下来还没洗的内裤,脸上热意更甚


    他不会把那些都扔了吧……


    “你在找这个吗,宝贝儿?”


    似是在回应她心中所想,阮桃猛地回过头,看到带着围裙的男人脸上挂着邪笑,看他缓缓地从裤兜里掏出一团东西。


    是她昨天换下来的内裤。


    然后,她就这么看着,男人修长的手指勾起覆盖她腿心的布料,凑到高挺的鼻子前,陶醉般深深闻了一下。


    她的脸爆红。


    当阮桃有些扭捏的坐上餐桌前冰凉的椅子上时,才感觉脸上的热度下去一点。


    男人薄薄的衬衫随着她坐下的动作向上走了一大截,他不允许她穿内裤乳罩,就只给了她一件男士衬衫换上。


    现在,她紧拢着腿,遮着腿心暴露的部位。


    餐桌上摆了三菜一汤,都是她爱吃的简单口味,薄离就规规矩矩坐在她对面,深灰色的家居服领口大敞着,露出精壮的胸肌。


    但是,餐桌上没有铺桌布,阮桃总感觉光裸的下身被看着。


    “这都是你做的?”阮桃夹起一筷子土豆丝惊讶道。


    薄离没说话,挑了挑狭长的眉,深邃黑沉的双眼就这么盯着她看,好像看不够似的。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这些的……?”阮桃觉得自己的问题很傻,但那目光太过露骨,不由得让她找点别的话题缓解尴尬。


    男人勾起了唇角,他长得英俊邪气,无论怎么笑都有股痞气。


    阮桃被看的又有点脸红,微微低下了头,也不是没见过帅哥,但能电到她的好像只有他一个。


    呸!她暗地里啐了自己一下


    好歹也过了20了,怎么还跟未成年小姑娘一样,羞羞答答的。


    于是她鼓起勇气抬头看向薄离,也露出一个自以为很甜的笑容。


    “谢谢你,薄离。”


    男人眼神微变,浓重的欲色袭来,原本交叠的双腿也放了下来,胯间的东西鼓鼓的一团直直的对着她。


    阮桃收获到自己想要的效果,心里有种反将一军的小雀跃,开始自顾自的吃起饭来。


    男人很有耐心的看着她的小嘴一动一动嚼着饭,不时喝口汤发出细微的声响。看起来很享受的样子,看的薄离要炸了。


    上面的小嘴吃的津津有味,可下面那两条细白的腿儿还是绷紧并得死死的,只能透过白衬衫看到上面的几撮阴毛,和一条惹人遐想的肉缝。


    女孩这才注意到男人坐着没动的样子,惊讶的发问道:


    “你怎么不吃呀?”


    其实她已经猜到他要让她喂了,但还是故意发问,给男人个台阶下。


    “一会儿吃,吃你剩下的。”


    女孩沉默了。


    没错,他就只给她盛了一碗饭,她饭量小,肯定吃不了,但谁喜欢吃别人剩的东西呢?说起来,阮桃真正认识他才没几天,但男人给她的感觉就像在一起生活了许多年的老夫妻。


    他们这样,到底算什么关系呢?


    “如果你遇到一个不嫌弃吃你剩饭的男人,就嫁给他吧。”阮桃想起了不知从哪个论坛上看过的话,当时很受触动所以记忆深刻。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乖让我在里面爱你 开船啦吃肉了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