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苏梨我难受~你含一下它|我憋的太难受了求你帮我

 苏梨收下了那块老婆饼。她不是觉得邢凯睿说的多么有道理,但她就是不想拒绝了。那是她第一次吃老婆饼,她从此爱上了这个牌子的老婆饼,经常早饭的时候在双合成的早点摊买一个。

  邢凯睿初中的成绩在班里一直吊车尾,高中勉强留在了本校高中的普通班,苏梨则考到了高中部的火箭班。高中部的班型分为三类,普通班,实验班和火箭班,火箭班是最优秀的班,只有两个,文理科各一个。

  因为他俩的班级不在一栋楼,高中时他们俩的交集越来越少了,不过碰面了两人依然会打个招呼,苏梨很期待能偶遇到邢凯睿,可是这样的机会不多,她被繁重的课业压得几乎喘不过来气。

 文学

  高一下半学期期末的时候,苏梨刚推着自行车从车棚走出去没几步,就听到邢凯睿在她身后叫她,苏梨怀疑他是特意在车棚边等她的。

  “我爸给我报了泰大附中的借读,下学期开始我就不在这里念了,咱们是老同学,想着你还不知道,正好看到你了就来和你说一声。”

  泰大附中是全泰城最好的高中,借读要花不少钱,比在他们高中部的普通班自是会好不少。

  苏梨根本没想到邢凯睿会去别的学校借读,这样她连和邢凯睿偶遇的机会也没有了,她虽惊讶,但依然冷冷淡淡地对他说:“哦,既然有这个机会,那你就好好在泰大附中读书吧。”

  “嗨我可能就是这样了……不过既然要走了,我姑且就说点好听的话,你还能舒服点。咳咳,你放心,我肯定好好学。”

  “你呀。”苏梨颇有些无奈地笑了。

  “哎呦,你笑了。”邢凯睿也笑了,他的笑容就像阳光一样耀眼,“对了,这个送给你。”

  邢凯睿把一个东西塞到苏梨手上,然后飞快地跑到几米开外,生怕苏梨把东西还给他,他向苏梨招着手:“再见!”然后他向学校大门跑了出去,消失在苏梨的视野中。

  邢凯睿给她的是一块双合成的老婆饼。上次送她的是椰蓉味的,这次是原味的。

  有关邢凯睿的回忆,似乎就没有不美好的。

  苏梨当时清楚地意识到,她难过极了。因为她总觉得和邢凯睿“不熟”,而且她是个非常死板又守规矩的人,为了和男生们避嫌,她从来没有留过男生的联系方式,她没有必要,也没有理由去要邢凯睿家里的座机号码,更不会打给他。

  如果说苏梨除了难过还有什么情绪的话,那就是有些害怕和后悔,她害怕未来再也没机会联系到邢凯睿了,后悔邢凯睿对她那么好,她却没有对邢凯睿更好一些。

  她不是很确定她这些伤心失落的情绪是因为她心里早把邢凯睿当成好朋友了,还是年少的她绝对不会承认的其他什么原因。

  后来苏梨考上了北京的大学,读到大三时微信才开始普及,她初中的班长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收集了班里同学的信息拉了一个微信群,这才让苏梨和邢凯睿又有了联系。邢凯睿居然也在北京,不过他当时已经不上学了正在北京找工作,一番波折后苏梨在大四时才和邢凯睿又见了一面。

  当时的苏梨已经变得开朗健谈,甚至可以说有些圆滑,不再是那个不爱笑也不知道该怎么和同学相处的高冷女生了,而邢凯睿没有中学时那么清秀漂亮了,他的五官有了棱角,也已经收了性子,比中学时沉稳客气多了。

  苏梨觉得他似乎没有中学时那么好了,但是感觉这种东西也说不清楚。

  她请邢凯睿在学校食堂吃了一顿饭,两人那顿饭吃的很愉快,从天南聊到海北,回顾往事,谈论未来的理想。不过两人像有某种默契一样都没问对方有没有谈恋爱。苏梨总担心她表现得有点过于兴奋了,问东问西的让邢凯睿不太自在,不过后来她知道自己多想了,因为邢凯睿在微信上和她说以后一定要回请她一顿饭。

  可是苏梨毕业后回到了泰城,而邢凯睿一直在北京闯荡,两人的时间很难凑到一起。她虽然一直惦记着和邢凯睿有约,但是因为自己说过毕业后要忙工作忙家里的事还要考注册会计师,所以没空约饭,等哪天她考上注会了再约,她请他吃饭都没问题。邢凯睿就没再主动联系过苏梨,苏梨又觉得自己不能上赶着问他怎么还不请她吃饭,约饭的事就无限耽搁了。

  一拖两拖,到第五年的时候苏梨考上了注会,她当时正好要去北京出差就联系了邢凯睿,他正好也有空,两人已经约好了时间,没想到临时又有了变动苏梨去不成北京了,他们的饭局就又往后拖。

  今年是第七年,邢凯睿和苏梨说他会回泰城过春节,两人终于又敲定了一次时间,可是因为疫情的原因邢凯睿没有回泰城,所以饭局又拖到了夏天,现在他们俩终于能见面了。

  苏梨有时也无奈,哪怕是作为朋友,她和邢凯睿也缺少点缘分吧。

  他们俩从来都没有进一步的关系,苏梨觉得她和邢凯睿不会有结果,所以她连开始都不愿意开始,或许,邢凯睿也是这么想的。

  可她心里一直想着邢凯睿,甚至经常梦到他,这让她感到非常恐慌,或许她需要做一个了结。

  她明白,其实邢凯睿可能没那么好。他不笨,相反他很聪明,可是他懒懒散散不努力,也没有好的文凭,这样不爱努力的性子在事业上也成不了大气候,只能在底层的泥里摸爬滚打。她完全不了解成年后的邢凯睿有着怎样的交际圈子,他们俩或许有着完全不同的朋友,有着根本不一样的目标和三观,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不可能在一起走下去。

  而且虽然邢凯睿中学时对她很好,但他可能对任何人都是这样好。可苏梨的世界里基本上只有同桌一个人,他像一团跳动的火苗那样鲜活,所以她把邢凯睿的好刻在了心里,他对她是与众不同的。

  可是,她心里放着的一直是中学时意气风发阳光恣意的少年,她大四见邢凯睿时他的眼神已经没有了从前的光彩,他于她已经是个完全不了解的陌生人,她根本不应该执着于一个并没有那么优秀,也并不熟悉的人。

  苏梨能把这一切的一切都想明白,可她就是还想再见邢凯睿一面,而且一直有个问题萦绕着她,她非常想知道答案。

  不管答案为何,她想要一个结果,不想有始无终。


到了周末,苏梨在穿着打扮上费了不少心思。如果是和闺蜜逛街的话她会没有一点心理负担地画上浓妆,穿上张扬的裙子,戴上夸张的饰品出门。可是见男人顾虑就多了,她会担心穿着太随意了显得根本不重视,又怕打扮太精心了让男人觉得她对他有意思。

  虽然理智不断告诉自己邢凯睿不是多么要紧的人不用想这么多,可是感性却让她把衣服妆面发型配饰考虑了个遍。

  她原本发尾就是烫卷的,头发没过多处理,只是扎了一个低马尾;妆面费了点心思,除了没用口红眼线眼影之外,其他该用的化妆品都用在了脸上,包括高光和修容粉,这样会让她比素颜的时候好看但是又显得妆非常淡。最后她戴了一对非常低调的银制玫瑰耳钉,穿上浅绿色衬衣和到小腿的墨绿色中长裙,换了一双米色中跟单鞋。她本来五官底子就好,皮肤也白净,这样一来她觉得自己打扮得低调优雅又不刻意。

  一切妥当后她什么事都没心思干,就那么耗时间耗到晚上六点钟前去赴约。

  苏梨到饭店门口时一眼就看到了邢凯睿。他穿着一件短袖衬衫和一条黑色西装裤,正靠在墙边吸烟,似乎在出神地想事情,并没有注意到苏梨的到来。在离他四五米远的地方,苏梨有些不太确定地叫了他一声“邢凯睿?”

  男人这才抬起头看她,两人注视着对方会心一笑,几乎同时开口:

  “好久不见。”

  两人太久没见面了,其实也没什么共同话题,只能像上次一样谈一谈中学时候的事,还有自己的近况,一顿饭吃下来也没有冷场,反倒是越来越放松。

  饭局接近尾声的时候,苏梨一边给两人的杯子续着茶水,一边打趣地问他:“我记得你初中的时候女生缘不错,光我知道的就有一个女生给你送过一个纸折的桃心,拆开里面写了‘我喜欢你',你想把桃心还给那个女生,可是拆开了你也叠不回去,我又不愿意帮你复原,最后你把人家那片满怀情意的红纸扔了,把人小姑娘伤得啊。不知道你转学之后还是不是这么有人缘了?”

  谈及中学时的逸事,邢凯睿笑着说:“当时大家都是小孩子不懂事,亏你还能记得。”

  “也是,那时候跟闹着玩一样。那你现在找到女朋友没有啊?”

  这才是苏梨真正想问的问题。

  邢凯睿淡淡地笑着看着苏梨,他沉默了几秒钟才缓缓吐出两个字:

  “有了。”

  苏梨对这个结果并不意外,但她的心似乎还是像突然被石头倾轧,有些沉闷和下坠的感觉,不过这种感觉没有那么强烈,她依然很好地控制着自己的表情,尽量夸张地表现出惊讶和困惑:“那你女朋友就愿意让你单独去见女同学吗?”

  怕这么说让邢凯睿尴尬,苏梨特意加了一句:“抱歉,我到现在还没谈过恋爱,确实不太明白情侣之间是怎么相处的。”

  这下轮到邢凯睿惊讶了:“你和我老同学这么久没见了,我女朋友会理解的。倒是你,怎么到现在还没谈过恋爱吗?”

  这时苏梨已经放下了茶壶端坐回自己的座位,她苦涩地笑着:“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啊,有时候我也会认真地想这个问题,想来想去无外乎三种可能,一是我碰不到一个优秀到让我觉得熠熠生光的男人,所以我动不了心;”

  邢凯睿点头:“没错,你这么优秀,标准肯定会很高。”

  “二是我工作太忙交际圈子又小,碰到的男人少之又少,找不到目标;”

  邢凯睿依旧是点了点头,不过却不是敷衍,他在认真地听苏梨讲话。

  “三的话,”苏梨的目光对上邢凯睿的,她认真又平静地说:“也可能是我心里一直放不下一个人。”

  邢凯睿沉默了。苏梨也没再说话,整个包厢的空气都仿佛凝滞,沉闷到让人窒息。

  邢凯睿神色复杂,眸色变得幽暗深沉,又似乎有些忧伤。苏梨想起她当年很喜欢这双干净又狡黠的眼睛,如今哪怕失去了少年的纯粹和灵动,这依然是一双漂亮的眼睛。

  最终邢凯睿轻轻说了一句:“你说的,是我。”不是疑问的语气,而是笃定的陈述句。

  苏梨点头。

  这时苏梨觉得心上压着的石头轻了不少。

  “邢凯睿,我一下子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总之,我没有丝毫冒犯你或者打扰你的意思。”苏梨的双手手指互相绞在一起,“其实我长这么大没遇到过多么喜欢的人,只能说在我认识的为数不多的男人里,虽然都不算很喜欢,可是你就算这里面我最喜欢的了。”苏梨不想让邢凯睿别把这事看的太严重,所以尽量说得轻描淡写。

  她其实应该什么都不要告诉邢凯睿,而且默默地把这一丝丝情愫压在心里,尤其是在邢凯睿说他已经有女朋友了之后。可是这样她难熬了,她被存在着邢凯睿的梦折磨着,苦守着这个秘密不敢告诉任何人。她不敢告诉她爸爸,因为在她爸爸眼里邢凯睿就是个小混混,她根本不期望和他有什么结果,也就不愿意说出来让她爸爸担心;她也不敢告诉蔡总,因为按她的性格一定极力撺掇苏梨不管不顾地去追邢凯睿,任何困难她给苏梨善后云云;她更不敢和中学同学透露一个字,因为她们都认识邢凯睿,可能会迅速传开一发不可收拾。

  她太过压抑,需要一个倾诉的窗口。当然,告诉邢凯睿同样也有很大的风险。她和邢凯睿几乎十几年都没有太多交集,她根本不知道他是个好人还是坏人,会不会把她的感情当做茶余饭后的谈资去宣扬,又会不会有什么让她困扰的举动。可是把事情告诉邢凯睿和他说清楚,才是解决她心病最根本的药方。

  “我初中的时候完全没什么想法,上了高中后我们班的男生不到十个,大学我们班也就六个男生,这些男生啊都太奇葩了,我感觉他们一个个又油腻心里计较又多,我实在是没眼看。高中的时候我和一个男同学坐过几个月同桌,根本处不来,后来我想了想,和你坐同桌的时候没什么不愉快,应该是因为你总是让着我。反正一对比,你的形象立马高大起来了,就忍不住会想起你。”

  苏梨一股脑地把自己想说的话往出倒:“可是咱们俩太不合适,我也挺遗憾的。你看你要在北京闯荡,可我想留在泰城,我不想因为男朋友改变我的人生规划。我是个死读书的人,肯定有很多同学虽然成绩不如我,却会在其他方面发展出一番事业,他们都会比我优秀得多。就比如你,你的餐馆刚刚起步,未来一定就成为行业龙头,要多风光有多风光。可是我得养家,需要稳定的收入,做不到陪着我的伴侣从零开始打拼。要是以后你飞黄腾达了,我也不后悔当初怎么没抓住你,毕竟,我是个风险厌恶者,我害怕冒险,所以不敢把注压在你身上,那种赚钱不多但是有铁饭碗的知识分子可能更适合我。虽然我的人生可能会在各种条条框框下变得很无趣,可我宁愿这么选。”

  邢凯睿双手交叠轻掩着嘴,垂头沉默着,最后他抬起头,有些憔悴地笑着:“苏梨,谢谢你告诉我这些,这也算了了我一桩心事。说实话,我心里明白我根本配不上你,不管是能力,还是品行。你在很多地方根本一点都没变,可是我早就不是当初的我了。如果你知道我平日的为人处事,可能会看不起我。”

  苏梨点头:“嗯,我猜到了。”

  “什么?”

  “没有,我的意思是我有想过。因为我根本不知道你是什么生活状态,说不定你每天换床伴,有时候还一次好几个呢?大学时候约饭那次,你本来提议说看电影我不是婉拒了吗。我当时想说不定,只是说不定啊,你一面上交了好几个女朋友,一面上又约我这个多年没见的女同学看电影,根本就是居心不良想和我搞暧昧;再比如现在,说不定你没和你女朋友打招呼,或者撒了谎然后才来见我,还告诉我你女朋友都知道,就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反正是我的话,假如我男朋友瞒着我去和女同学吃饭,我一定会生气的。”

  邢凯睿听后大笑:“我收回刚才说你没怎么变这句话,你看看你都说了些什么虎狼之词,你原来才不会这样。行了学霸你别分析了,没你说得那么严重。”

  苏梨原本其实还有想问的话,但是天都聊到这份上了,她心中多年的郁结已经消了不少,也就不必问出来那个问题,让邢凯睿为难了。

  两人吃完饭后有说有笑,寒暄着出了餐馆,邢凯睿提议开车送苏梨回家,苏梨婉拒。他只得苦笑:“你就是信不过我。”

  “不是的,我是真的不想麻烦你了。而且咱们以后……应该不会再见面了吧?”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苏梨我难受~你含一下它|我憋的太难受了求你帮我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