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在学校到处做(看清楚我是怎么疼你的)

书怎么洒了一地?真是对不住,那些人太大手大脚。俞弘义看着地上凌乱的书道歉。


 文学

    柳蕴之没说话,蹲下身子收拾,一本一本捡起,然后拍干净它身后的尘土后再地到书笈里,整整齐齐地摞好。


    在他收拾的这一空档,俞烟转头斥俞弘义,声音很小但语气很差,非常生气的样子。


    “你怎么能绑人?俞烟紧锁眉头。


    “你不是喜欢这种读书人吗?我听小翠说,你每次听说书的都爱听落魄书生和富家小姐的故事。哎,这小子长得还真不错,他在面馆里吃面,我路过,一看这长相,就把他带回来了。我刚问小翠了,她说你就喜欢这种的。俞弘义振振有词。


    “
赶紧把人家放了,他有很重要的事要做。


    “你看他这谈吐长相,过了这村真没这店了。


    “哥,你真的别个土匪强盗一样。


    “你不是让我别再劫别人的东西了吗?你安安稳稳跟他在一块儿,我就答应你。俞弘义和她商量。


    “你这是什么要求?俞烟急了。


    “怎么?一人一个条件,公平得很。俞弘义这时候开始跟她讲道理。


    “我们这样对人家公平吗?俞烟反驳。


    “你看他,也不着急的样子。你急什么?你也十五了,你这野样也没人敢上来求亲,好不容易说服尹吴,你又看不上人家。我这不是找了一个你喜欢的吗,你又不要,你到底要我怎么样?


    “我怎么野了?俞烟气得双颊通红。


    “你看看,哪个十五岁的大姑娘玩蛐蛐儿?俞弘义指了指地上的玩意儿。


    俞烟没法反驳,气得直哼哼。


    “你先跟人相处相处,指不定就爱上了呢?有一个词说得好,日久生情是不是。俞弘义拍了拍俞烟的肩膀。


    “你好生跟人家相处,寨子里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我先走了。俞弘义说完就转身离开。


    俞烟看着他的背影,恨得咬牙又跺了好几下脚,周围的尘土都被跺得扬起。


    “姑娘,脚底不疼么?身后的人问她,声音清澈得像是清晨刚煮开的露水。


    俞烟转过身,这才仔细地看着柳蕴之。


    她前世的相公。


    虽然,最后她同他的结局不是太好,但是她知道,他对她很好,只是时过境迁,她不可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继续和他生活下去。


    再说,她也根本不知道他喜欢不喜欢她,到死都不知道。这么想着,她便有些懊悔,她怎么没留下来看看她死后,柳蕴之会是什么反应。


    她爱他,之后便一腔孤勇地奔向他。


    他对她好,对她嘘寒问暖,夜里哄着她睡,有空便给她讲书,摸她微隆的小腹,和她商议着孩子的名字……


    这些种种,应该都是他爱屋及乌将对孩子的爱移到了她身上。她自欺欺人地沉溺其中,醉在他织的温柔网里,想着和他一生一世一双人。


    最后,她失望透底,痛彻心扉。


    她走了,还带走了他与她的孩子。她死后,他该是伤心的吧?不知道会不会恨自己,因为她把他的孩子也带走了。


    而如今站在她面前,玉树临风的柳蕴之跟她还未有过任何瓜葛。


    她没办法欺骗自己说她现在已经完全不喜欢他,她见到他时,心脏跳得厉害。


    但是她决定放过他,也放过自己。


    前世也是这般情况,他被俞弘义打晕后掳来俞寨,说要让他当俞烟的相公。


    俞烟当时对他一见钟情,欣欣然地答应。


    缠着他变着花样逗他开心,他虽不愿意,面上表情也淡漠,但从不对她露出嫌恶的表情。她知他不开心也知他待在俞寨只是迫于形势,便答应他届时趁俞弘义不注意偷偷放他离开。


    那时,她才见到柳蕴之笑开颜。


    她记得那时院前的桃花开了,有一朵花被风吹落晃晃悠悠地飘下来……


    很美,记不清是花还是他的笑了。


    如果两人没有喝了酒后糊里糊涂地同榻,她肯定与他再无缘分……


    着急着从回忆和低落的情绪中抽身,她看着柳蕴之,摇了摇头:不疼。真的抱歉,将你掳来至此。


    “无妨。柳蕴之淡淡道。


    “你也看到……我哥他脑子不大好使,净瞎操心。俞烟想起俞弘义说她没人要、说她野,羞得满脸通红。


    “嗯。所以……我何时能离开。柳蕴之方才偷听到二人的对话了,知道这个妹妹是明事理的人,应该会放自己离开。


    “……”俞烟迟疑了一会儿,先在俞寨住下吧。


    果不其然柳蕴之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俞烟想过了,柳蕴之留下,俞弘义不再抢掠。于谁都有益,尤其是柳蕴之。


    地上的蛐蛐儿已经跳了一段距离,俞烟拿着罐子跟上去,蹲在地上捉它,你是要进京赶考吧?这离考试还有个把月儿的时间,你急着进城是做什么?她对着蛐蛐儿装作若无其事地说着。


    柳蕴之心里疑惑,她怎知自己是要进京赶考?


    “我欲投奔京城的远房亲戚。柳蕴之盯着她蹲在地上小小的身子开口。


    “杨老汉?你那与你定亲的表妹前月便许配给了祁家的管家当小妾。你在他们家合适吗?俞烟还是没抬头,逗着触角翕动的蛐蛐儿。


    柳蕴之心下震惊,不明白她说的是真是假。若是真,那他真不能再去投奔。


    俞烟将那蛐蛐儿装进罐里,抬头望他:不信?你写封信问问杨老汉那婚姻还做不做数。眼中镇定,丝毫没有撒谎的样子。


    俞烟自然没有撒谎,前世她便打听清楚了,知道他与表妹杨玉珂有婚约,此番进京是为了投奔正在祁家做车夫的杨老汉。


    “你在俞寨住着吧,我不吵你,你该读书便读书,到了考期,我自放你离开,还备马车送你至京城。


    俞烟走到柳蕴之的面前,控制住自己狂跳的心脏和微微颤抖的声音,硬着头皮抬头紧盯着他。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在学校到处做(看清楚我是怎么疼你的)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