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小洁和公,翁熄合集 啊哦快到了再用力一点

 邢凯睿依旧是点了点头,不过却不是敷衍,他在认真地听苏梨讲话。

  “三的话,”苏梨的目光对上邢凯睿的,她认真又平静地说:“也可能是我心里一直放不下一个人。”

  邢凯睿沉默了。苏梨也没再说话,整个包厢的空气都仿佛凝滞,沉闷到让人窒息。

 文学

  邢凯睿神色复杂,眸色变得幽暗深沉,又似乎有些忧伤。苏梨想起她当年很喜欢这双干净又狡黠的眼睛,如今哪怕失去了少年的纯粹和灵动,这依然是一双漂亮的眼睛。

  最终邢凯睿轻轻说了一句:“你说的,是我。”不是疑问的语气,而是笃定的陈述句。

  苏梨点头。

  这时苏梨觉得心上压着的石头轻了不少。

  “邢凯睿,我一下子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总之,我没有丝毫冒犯你或者打扰你的意思。”苏梨的双手手指互相绞在一起,“其实我长这么大没遇到过多么喜欢的人,只能说在我认识的为数不多的男人里,虽然都不算很喜欢,可是你就算这里面我最喜欢的了。”苏梨不想让邢凯睿别把这事看的太严重,所以尽量说得轻描淡写。

  她其实应该什么都不要告诉邢凯睿,而且默默地把这一丝丝情愫压在心里,尤其是在邢凯睿说他已经有女朋友了之后。可是这样她难熬了,她被存在着邢凯睿的梦折磨着,苦守着这个秘密不敢告诉任何人。她不敢告诉她爸爸,因为在她爸爸眼里邢凯睿就是个小混混,她根本不期望和他有什么结果,也就不愿意说出来让她爸爸担心;她也不敢告诉蔡总,因为按她的性格一定极力撺掇苏梨不管不顾地去追邢凯睿,任何困难她给苏梨善后云云;她更不敢和中学同学透露一个字,因为她们都认识邢凯睿,可能会迅速传开一发不可收拾。

  她太过压抑,需要一个倾诉的窗口。当然,告诉邢凯睿同样也有很大的风险。她和邢凯睿几乎十几年都没有太多交集,她根本不知道他是个好人还是坏人,会不会把她的感情当做茶余饭后的谈资去宣扬,又会不会有什么让她困扰的举动。可是把事情告诉邢凯睿和他说清楚,才是解决她心病最根本的药方。

  “我初中的时候完全没什么想法,上了高中后我们班的男生不到十个,大学我们班也就六个男生,这些男生啊都太奇葩了,我感觉他们一个个又油腻心里计较又多,我实在是没眼看。高中的时候我和一个男同学坐过几个月同桌,根本处不来,后来我想了想,和你坐同桌的时候没什么不愉快,应该是因为你总是让着我。反正一对比,你的形象立马高大起来了,就忍不住会想起你。”

  苏梨一股脑地把自己想说的话往出倒:“可是咱们俩太不合适,我也挺遗憾的。你看你要在北京闯荡,可我想留在泰城,我不想因为男朋友改变我的人生规划。我是个死读书的人,肯定有很多同学虽然成绩不如我,却会在其他方面发展出一番事业,他们都会比我优秀得多。就比如你,你的餐馆刚刚起步,未来一定就成为行业龙头,要多风光有多风光。可是我得养家,需要稳定的收入,做不到陪着我的伴侣从零开始打拼。要是以后你飞黄腾达了,我也不后悔当初怎么没抓住你,毕竟,我是个风险厌恶者,我害怕冒险,所以不敢把注压在你身上,那种赚钱不多但是有铁饭碗的知识分子可能更适合我。虽然我的人生可能会在各种条条框框下变得很无趣,可我宁愿这么选。”

  邢凯睿双手交叠轻掩着嘴,垂头沉默着,最后他抬起头,有些憔悴地笑着:“苏梨,谢谢你告诉我这些,这也算了了我一桩心事。说实话,我心里明白我根本配不上你,不管是能力,还是品行。你在很多地方根本一点都没变,可是我早就不是当初的我了。如果你知道我平日的为人处事,可能会看不起我。”

  苏梨点头:“嗯,我猜到了。”

  “什么?”

  “没有,我的意思是我有想过。因为我根本不知道你是什么生活状态,说不定你每天换床伴,有时候还一次好几个呢?大学时候约饭那次,你本来提议说看电影我不是婉拒了吗。我当时想说不定,只是说不定啊,你一面上交了好几个女朋友,一面上又约我这个多年没见的女同学看电影,根本就是居心不良想和我搞暧昧;再比如现在,说不定你没和你女朋友打招呼,或者撒了谎然后才来见我,还告诉我你女朋友都知道,就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反正是我的话,假如我男朋友瞒着我去和女同学吃饭,我一定会生气的。”

  邢凯睿听后大笑:“我收回刚才说你没怎么变这句话,你看看你都说了些什么虎狼之词,你原来才不会这样。行了学霸你别分析了,没你说得那么严重。”

  苏梨原本其实还有想问的话,但是天都聊到这份上了,她心中多年的郁结已经消了不少,也就不必问出来那个问题,让邢凯睿为难了。

  两人吃完饭后有说有笑,寒暄着出了餐馆,邢凯睿提议开车送苏梨回家,苏梨婉拒。他只得苦笑:“你就是信不过我。”

  “不是的,我是真的不想麻烦你了。而且咱们以后……应该不会再见面了吧?”

  邢凯睿幽深的眸子盯着苏梨,随即牵出一丝笑容:“是啊,饭我也回请了,也没什么再见面的理由了。不过如果你需要帮忙,我还是会尽力帮你的,只要你开口。”

  他们都不在一个城市,苏梨恐怕没有能用的到邢凯睿的地方,可她依然真诚地向邢凯睿说:“谢谢你,你要是有困难也可以告诉我,说不定我就能帮到你。”

  “哦对了苏梨,我也有话和你说,希望你也不要太在意。”邢凯睿在打开车门前和苏梨说了两件事。

  “你注会刚考过的时候说你要来北京,我说我正巧有空可以见你。其实我那时不在北京而在江苏,你说你要来我才买了机票赶回了北京,可是刚回到北京你就说你来不了了。”

  苏梨有些诧异,她没想到中间还有这段曲折,可她如今除了说“对不起”,什么也做不了。

  邢凯睿摇头:“不是你的错,是我骗你说我当时也在北京。还有,初中时我扔掉别的女生送给我的折纸红心,是因为我当时有喜欢的人。我喜欢的那个女生聪明漂亮,成绩优异,本来她就不愿意多看我两眼,我怕她误会我,当然得把别的女生送我的东西扔了。”

  苏梨愣了,直到邢凯睿进入驾驶位关上车门她才回过神,和他道别。车扬长而去看不到踪影后,她才走到一个角落缓缓蹲下身,低声抽泣。

  她没问出口的话是,你有没有喜欢过我。现在邢凯睿把答案给她了。

  她觉得自己也没什么好伤心的,可她就是想哭,眼泪根本停不下来。一直以来她的神经都崩得太紧了,把一切都发泄出来后她觉得很疲惫,却也很舒畅。她今天,应该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这时她的手机响了,是傅离 打过来的。她不想让傅离 听到她的哭腔,所以她任由手机一直地响,响了好久才停下。

  苏梨刚刚松了一口气,没想到傅离 的第二通电话紧接着又打了进来了。苏梨心里骂这个臭弟弟真不会挑时候,可她又不想挂掉电话平白让他担心,所以只能尽力调整自己的呼吸,接起了电话。

苏梨努力地压抑哭腔平复音调:“喂一航,你有什么事?”

  苏梨突然意识到她叫同事基本从来不叫全名,连傅离 这样还不太熟的也是。可是她一直端着中学时的架子问邢凯睿叫全名,也是有意思。

  “苏梨姐,你是不是哭了?你没事吧?”

  苏梨避开他的问题:“你到底有什么事?”说完后苏梨才觉得她态度可能没那么好。

  手机那边沉默了一会儿说:“苏梨姐我记得你家在新合小区吧,你之前不是说要送我一本会计实务吗,我刚巧路过新合小区,现在就在小区门口,能不能麻烦你把书送出来?”

  苏梨答:“我现在不在家,你先回去吧,等周一我把书带给你,行吗?”

  “这样啊,那你什么时候回来,如果马上能来的话我等你一下也可以。”

  苏梨要翻白眼了,她今天这种状态怎么见同事,所以只好回答:“还得个把小时吧,你不用等了。”

  “那好……”

  苏梨挂掉电话长舒一口气。

  不过四站路的车程,苏梨选择坐公交回家。没想到她走到小区门口发现傅离 在门口站着。他就那么站着也没玩手机或者听音乐,眼睛一直盯着往来小区的人。他一下就看到了苏梨,向她招着手笑着跑过来,离近后他看清了苏梨的脸,马上变了脸色。

  “苏梨姐,你真的哭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苏梨尴尬,转身避开他的视线说:“既然你还在这里等着,那我去给你取书。”

  她刚要踏进小区大门时傅离 拉住她的包带不让她走:“肯定是出什么事了,是不是你那个男同学欺负你了?”

  两人在小区门口僵持着,过路的人不时向他俩投来好奇的目光。

  苏梨实在拿他没办法,只得和他说:“你先放手,你在这儿站的时间也不短了,不然到我家坐一下吧,我去给你找书,然后告诉你是怎么回事。”

  苏梨在事务所旁边的新合小区租了一个小套间,不到三十平米,一室一厅一卫,五脏俱全,因为在一楼采光不太好还吵闹,所以房租不算很贵,里面被苏梨收拾得井井有条。傅离 局促地坐在客厅沙发上,不一会儿苏梨一手拿着一杯茶,一手拿着会计实务和她当年的笔记本走过来放在傅离 面前,然后靠坐在傅离 对面的沙发椅上慵懒地翘起腿。说是傅离 想问苏梨,其实他俩现在这气氛更像是苏梨要审问傅离 一样,傅离 都不敢抬头直视她。

  苏梨先开口:“我从我同学口中得知有个曾经和我关系的不错的中学同学死了,我悲从中来所以忍不住哭了。”

  “可、可是……”

  傅离 没说完苏梨就开始质问他:“你今天去干什么了,怎么会刚巧路过新合小区?”

  “我去和同学们一起吃饭了,凑巧路过这里。”

  苏梨接着问,“去的是哪家餐厅啊,觉得味道怎么样?”

  傅离 有一些慌乱:“去了一品鱼。”

  “哦一品鱼啊,我在那里吃过味道确实不错。那家店的鱼是哪个菜系的做法你还记得吗?”

  “苏梨姐你问这些做什么呢。菜系之类的我其实不太懂。”

  苏梨一直微笑着注视着他:“鱼非常明显是川菜做法,辣椒很多一眼就看出来了。一航,这种小事你为什么要撒谎呢。”

  傅离 被苏梨连珠炮一样的问题惊得一愣一愣的半晌说不出话,只是拼命摇头。苏梨不等他开口辩解继续说:“我都让你先回去了可你还是在小区门口等着,你就这么急着要我这本会计实务吗?连明天周一都等不到。你在事务所快一个月了,也没见你问我题,我想着你对考试的事应该也没那么上心,怎么今天突然好学了?而且也不对啊,你要是真的今天急着学习怎么会和同学一起吃饭呢。”

  傅离 紧张地攥着拳,把头低到让苏梨看不到表情,也不知道他现在在想什么。

  “所以一航,人撒谎总是容易撒的漏洞百出的。你根本不是同学聚餐偶然路过我家,你就是特意来找我的。至于目的,要么就是想使绊子所以监视我的行踪,要么……”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小洁和公,翁熄合集 啊哦快到了再用力一点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