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霸总像疯了一样的索取车里 毫不犹豫的进入

 阮星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拉起阮桃的手就往外走。


    站在会场外的男人背对着她们,看着落地窗外的夜景,和薄离一样穿着黑西装,只是身材略显清瘦颀长,仅仅是一个背影,就足以惹人无限遐想,这样优雅背影的男人,该有着怎样的惊世之容。

 文学


    “贺鸣,这我妹妹,阮桃。”


    男人听闻转过身来,虽然没有阮桃想象的那么惊艳,却还是英俊得恰到好处,和温野一眼,他的长相也是当下女孩子最喜欢的那一款,温柔端正,可就是不戳她。


    “你好,阮桃,我是贺鸣。是负责你父母案子的律师。”


    阮桃顿时有些讶异的看向一旁的阮星,却看见她有些俏皮的眨眨眼。


    于是,早以为自己无泪的阮桃一天之内眼眶又不争气的泛红了。


    她和贺鸣聊了一会儿,将当年发生的那件事明明白白叙述了一遍。说实话,她也不太了解父母的工作,只知道突然有一天就曝出了父亲贪污巨款的丑闻,母亲曾经与温家少爷私通未婚先孕的事也不知道经谁操控就被放到了网上,顿时骂声一片。


   

   那时的阮桃,才18岁,还在邻省最好的中学读高三。


    那可真是个黑色五月啊,阮桃平静的生活迅速被噩耗冲溃,已经确定好被保送的大学也没法上了,她让自己在床上放空了三天三夜,然后迅速做出了决定,自己这边先请外祖家撑着,说什么也不能让远在法国的哥哥知道。


    温野每天沉醉艺术,基本和家这边不怎么联系,当时阮桃也想能瞒多久事多久,没想到这么一瞒,就是四年。


    每次温野打电话来时都是简短的问候,然后阮桃告诉他汇了多少钱过去。


    听到这,贺鸣不禁皱起了眉头。


    “你哥哥……和家里关系不好?”


    那就太奇怪了,就算阮桃恳求圈子里的人不要告诉温野家里出的变故,但纸包不住火,除非温野处于和阮家关系僵硬的状态。


    “嗯……其实,我哥哥他……”阮桃有些艰难的咽了口口水


    “没关系,如果你不方便告诉我就不用说了。”贺鸣善解人意的说道


    “不,没事,其实哥哥有点……心理问题……嗯,直白点就是自闭症……”


    一直沉默着的阮星也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


    怎么说呢,这又牵扯到上辈的恩恩怨怨了,不得不说,阮家跟之前的薄一样,造孽啊。


    “好了,我知道了。我接手这个案子主要是调查当年阮氏夫妻死亡的真相,牵涉到你们家私事的方面,我也不方便了解过多。”贺鸣及时的止住了话头,看阮桃脸色就知道了,又一桩豪门秘辛罢了。


    “阮桃小姐,今天咱们就先聊到这儿,往后案件有了进展我再联系你。”


    “嗯,谢谢贺律师。”阮桃感激的看了阮星和贺鸣一眼,两人都是善意地笑了笑。


    “叫贺律师多生分啊,不如直呼其名吧,反正我也比你大不了几岁。”贺鸣脸上展露那种让人很舒服的清俊笑容,打趣道。


    “好,贺鸣。”阮桃也不矫情,大大方方叫了一声。


    “这是姐姐的大学同学,不用那么客气哦~尽管麻烦他,是吧,贺鸣?”阮星也开玩笑道,还冲贺鸣眨了眨眼。


    阮桃看着两个尽量为她缓解沉重心情的人,心底一片温暖。


    ……


    一直到散场,阮桃都没有再见到薄离。


    说实话,他和她除了做,几乎没有其他交流,到目前为止,她对他一无所知。


    也是,不过是,身体交易关系而已。阮桃苦涩地安慰自己。



    江城下起了小雨。


    阮桃顶着湿漉漉的头发呆呆坐在柔软的大床上,眼前一片漆黑,深灰色的床单将她一身娇嫩的肌肤衬得愈发雪白。


    她是今早刚出门时被迷晕绑过来的。


    刚醒来那会儿她很慌乱,发现自己被脱光了手脚反绑在床上,眼睛也被黑布蒙上了,但熟悉的气味让她突然有了猜想。


    薄离。


    他这样,算是情趣吗?阮桃有些羞涩的看了看花xue那里浅浅陷进去的一截绳子,绑的不紧,但足以叫她瘙痒难耐。


    她软软嫩嫩的嘴唇早已在她昏迷时被欺负得肿了,小nai头也有被嘬过的痕迹,乳肉上全是青紫的指痕。宣告着男人的暴行。


    “嗯唔……”明明绳子勒得她很不舒服,但一想到她被男人一边侵犯着一边被摆成的姿势,腿心就忍不住泛起阵阵湿意。”


    “……醒了?”熟悉的嗓音在她颈侧响起,随即濡湿的舌头色情的舔了上去。


    听着女孩喉间溢出的微弱娇吟声,像是猫儿叫春似的,一下一下挠在了他心上。


    “乖桃儿……为什么不告诉我……?”


    明明还是温柔的嗓音,她却能听出按捺着的愠怒,就像此刻在她身上作乱的手,所至之处卷起一阵风暴。


    告诉他啥?阮桃有点迷惑,小嘴被亲得溢出一丝津液,殊不知她的呆样看得男人又是一阵火大。


    这回是邪火,想把她往死里操那种


    手指冷不丁的从她夹紧的腿缝中伸了进去,捏住娇嫩的花唇就是狠揉。指尖还逗弄着藏在花唇后的小核


    “你昨天还见了谁?”他突然发问


    阮桃要是再不明白过来就是傻子了,前几次她装傻,想试探下男人的目的是什么,但他都这么问了,她也没有兜着的必要了。


    “你找人监视我。”肯定句,女孩平稳的声调让男人心里一涩。


    

    意料之外的话,阮桃全部压抑的伪装就此破功。


   


    “薄离……你为什么会认识我……?”


    男人罕见的沉默了,修长的手指从她泛滥成灾的腿心抽出,顺着她的眉眼、鼻子、小嘴的轮廓一一抚过。


    “宝贝儿,你早晚会知道。”


    “你是我的,要被我藏在身边,操一辈子。”

“宝贝儿,你下面的小桃子熟透了,皮儿都包不住蜜水了,正往下滴呢……嗯……还有上面的大桃子,又尖又翘,被老公含在嘴里要融化了……”



    阮桃再度清醒过来,窗外的天已经完全黑了。


    和前两次不同,薄离上完她没有立刻放她回去,而是又找了一根细软有弹性的绳子将她双手双脚温柔的绑住。


    温柔而牢牢的


    呵,阮桃如是想,傻子才会想逃跑反抗。


    她将自己放空在柔软的大床上,嗯,好舒服,不愧是有钱人。


    相比之下,更让她在意的是,薄离为什么会对她有如此深的执念呢?没错,是执念。将她的联系方式住址摸得一清二楚,甚至连她住处的钥匙都有,还神不知鬼不觉的装了针孔摄像头,如果他只是单纯的想和她发生肉体关系,大可不必大费周折,一张卡,几句威胁就能让她心甘情愿的被他包养。


    但他只是隔三岔五的和她做一次,还偷窥她的裸体自慰,这就有点让人搞不明白了。


    难道这是他的特殊癖好?好吧,阮桃扯了扯嘴角,他确实很变态。


    他到底什么时候认识她的?他和她之间以前到底发生过什么?


    不知为何,阮桃有种隐隐的感觉,薄离认识她很久了,不是一年两年的问题,至少……


    十年以上。


    他清楚她所有的爱好,包括父母家人对她的昵称,从一些细节就可以看出来,他知道她会唇语,他给她准备的衣服,吃的饭菜都是她以前和现在最喜欢的,他能那么熟稔的叫她“乖桃儿”“宝贝儿”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霸总像疯了一样的索取车里 毫不犹豫的进入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