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随时随地都能干的小镇(看了就湿地小文章推荐)

池昱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池总?”

 

    “余音是不是在你那?”

 

 文学

    “没有啊……怎么都以为在我这儿?记者把我家门口都堵死了……”

 

    池昱皱着眉把电话挂掉。

 

    警察都没追的上她,监控消失的方向就是阮舒晴家的方向,她能去哪?

 

    余音开了两个多小时,驱车来到北郊,这里有一片湖,很大很长,结了冰,现在正慢慢融化,看过去白茫茫一片。

 

    她刚来北市的时候,最喜欢的就是这片湖。

 

    地方偏,平时人很少,现在天气不好更是没人,寒春的风呼呼地吹,她是彻底冷静了。

 

    车上翻出半包烟,余音坐在桥头,点了一根放在地上,又点一根给自己。

 

    烟雾缭绕,她坐久了有些浑浑噩噩,声音都变得哽咽又嘶哑。

 

    “爸,妈,你们在天上一定都一直看着,所以我做了什么,我在想什么你们都应该知道。”

 

    “我没办法释怀,他再缠着我,我就拉着他一起毁灭。”

 

    ……

 

    那年余氏夫妇矿井遇难,不是意外。

 

    余音还未从一下子失去两个至亲的痛苦中挣扎出来,从前娇俏活泼的少女变得沉默寡言,眼睛时时湿润红肿着。

 

    林亦担心得紧,放弃了国外高薪offer,把工作申请调回了北市,可是余音根本不想多说一个字,每天过的像个提线木偶。

 

    “小音啊,多吃点,学习辛苦吧?不懂的,我们问哥哥。”林母使劲往她碗里夹菜,温声细语地说道。

 

    余音如数吃完,放下筷子:“阿姨,我吃饱了,谢谢。”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个多月。

 

    直至——

 

    那天是周二,林亦在上班,余音在上课,家里两个孩子都不在,按道理吵到屋顶掀开也不会有人知道。

 

    “林国锋!我是为了谁?啊?你倒好,把自己撇的干干净净……我想么?死两个比死三个已经好很多!”

 

    林父打了林母一巴掌,清脆响亮,“你是真的疯了!小音还这么小!以后我怎么面对她?你怎么面对她!你不觉得愧疚吗?”

 

    “是!我是疯了!从小到大,我有亏待过她吗?林国锋!你要正义,你要重感情,也要记得你有家庭,你有个儿子!”

 

    相互扶持一起走过三十多年光阴的爱情,那是林父第一次动手。

 

    林母声泪俱下,抓起茶几上的茶壶就摔在地上。

 

    余音以为自己会崩溃,会冲进去质问、谩骂、再者崩溃大哭一场,可是她没有。

 

    她只是回来拿个身份证。

 

    余音跑到楼顶等自己完全冷静了才回去。

 

    她只是回来拿个身份证。

 

    林父林母还坐在客厅沙发上,一左一右,隔的好远,看见余音愣了一下:“小音,怎么回来了?”

 

    “嗯,拿个证件,要报名考试。”

 

    余音竟扯出一抹笑,自从父母出事后,她没笑过,如今这般,林母吓了一跳。

 

    “吃了饭再走吧?”

 

    “不用了阿姨,你眼睛怎么红彤彤的?是有什么难过的事吗?”

 

    “啊……呵呵,没有,阿姨看电视,太伤心了。”

 

    “嗯,阿姨再见,叔叔再见。”

 

    余父余母的葬礼定在三月,事故已经过去了三个多月,是调查彻底结案够警方才通知家属可以来认领遗体了。

 

    调查结果与初判断方向无误,两人因矿井坍塌遇难,矿井坍塌是因为公司承办人没做好相关安全措施,矿井内部情况本就很糟糕。

 

    公司赔了很多钱,这辈子,一辈子,下下辈子,余氏夫妇都赚不来的数目。

 

    冰棺里余氏夫妇齐躺在一起,闭着眼,睫毛上都结了霜。

 

    余音却平静得不正常,一改往日以泪洗面的模样,深深鞠了一躬,淡淡开口:“再见。”

 

    倒是林母哭得要喘不过气,林父也是一脸哀容。

 

    “干嘛呢?哭丧着脸比死人还难看。”

 

    余音穿一身黑,脸色苍白,却笑了,在葬礼上,眼尾泛红干涩,弯成曲线,冲着他们笑。

 

    祸不及子女,但前提是惠不及子女。

 

    池昱赶到的时候,余音抽完了所有烟,正在收拾地上的烟头。

 

    动作很慢,一根一根地塞回烟盒里,背影落寞又单薄。

 

    最后一个烟头拾起来时,余音看见一双皮鞋出现在自己的视线里,愣了下,仰头看,就看见了池昱。

 

    一副风尘仆仆的模样,眼里缠绕着几缕血丝。

 

    “你怎么来了?”

 

    人直接被提起来拉进怀里,像要把她揉碎进身体里,池昱抱得很紧,勒得她要喘不过气。

 

    “放开!我要被勒死了!”余音试图挣扎,却发现根本动不了,气急败坏,“池昱!”

 

    吻铺天盖地地落下来,一改往日的强势凶猛,他轻咬着她的下唇,舔着她的唇瓣闯入。

 

    余音抽了很多烟,嘴里很苦。

 

    他勾着她的舌翻搅,后脑勺被死死摁着,余音没有后退的可能,她被吻得腿软,手紧拽着池昱的肩膀勉强不往下掉。

 

    两人外套是穿的都是同牌子的黑色长款羽绒服,余音抓着他的肩膀位置,指甲都泛白。

 

    翻搅的水渍声暴露了情欲,喘息粗重交融,象是只溺水的鱼,余音要溺死在这个吻里。

 

    蓦地,池昱把她松开,他眼尾都是红的,却什么话也没说,抓着她的手走得飞快。

 

    徐肯舟看见两人,急忙从车上下来。

 

    “把你钥匙给他。”

 

    钥匙在空中成一条抛物线,被徐肯舟稳当地接住,下一秒余音就被塞进副驾。

 

    “……”余音不知道是不是风吹多了,坐了一会儿才后知后觉开始感到头疼,撑着脑袋气力全无。

 

    “池昱,我头疼。”

 

    “不是喜欢吹风?”

 

    “……”

 

    虽这么说,但车不久后还是靠右停下,旁边有家药店。

 

    “诶诶诶,我去,我去。”余音突然摁住要下车的池昱,嚷嚷道。

 

    上次没做措施,她虽然事后吃了药,但还是后怕。

 

    “怕我毒死你?”

 

    余音不自在地东张西望,眼珠子转来转去,轻咳一声,道:“确实,呵呵……我对有些药物过敏。”

 

    池昱冷笑,任由她摁着自己,盯着余音,目光里尽是探究的意味。

 

    “啧……你去你去……”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随时随地都能干的小镇(看了就湿地小文章推荐)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