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挽起裙子迈开腿坐上去)翁公的大龟廷进我身体里

  余音从未见过这样狼狈的池昱,往日他刻到骨子里的矜贵在此刻什么也不剩。

 

    “池昱,池昱……”余音蹲下来拍拍他的脸,却没得到任何回应,救援队里的医生上来检查瞳孔,然后就让人抬着担架先把人运出去。

 文学

 

    不知道为什么池昱会离坠车的地方这么远,他发着烧,浑身都开始发烫,医生为他输上了液,连夜安排转去了市医院。

 

    余音没有亏待救援队,她让徐肯舟在离开前结好款项,是协议上的六倍。

 

    哪怕是六十倍,能救回来也无所谓。

 

    几辆车前后护航着,保护运送池昱的车,余音又许久没合眼,黑眼圈更重了,脸色也变得无力苍白,眼里盛着血丝,她抵在车窗上,耳边嗡明声警告着她精力已经严重透支了,她掏出小包,拿出里边放着的糖果,差点连剥开糖纸的力气都没有。

 

    余音塞了一颗进嘴里,却觉得有些犯恶心,她捂着嘴以为要吐,结果只是干呕,也是,她胃里什么也没有,能吐出什么呢。

 

    “余小姐,您还好吗?”

 

    “我没事。”余音捂住耳朵难受地趴在自己的腿上,蜷缩成一团。

 

    以前她减肥绝食,重新吃东西也经常这样,身体很难突然接受食物从而产生排斥反应,就会止不住干呕。

 

    后来她跟了池昱后,基本上饮食都很规律,因为池昱每天都会盯着她的饮食,即使不在身边,也要阮舒晴向他汇报。

 

    余音还骂他变态,说什么事都要管,像个老妈子似的。

 

    现在好了,池昱躺在她身边,一动不动。

 

    余音苦笑,她重新吃了颗糖,过了一会儿才感觉到耳鸣感慢慢消失,眼前的金星也消失不见,身体渐渐回暖,心跳趋于正常,松了口气。

 

      池昱右腿骨折,身上多处刮伤,发烧是因为伤口感染导致的,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没有醒过来。

 

    “可能是长时间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病人情绪波动太大产生的昏厥,不用担心,我们做了检查,他没有问题。”

 

    余音跟医生道谢送走医生,坐在病房外的椅子上,做完一切后她突然觉得好累,徐肯舟还在打电话跟池昱的父母交代。

 

    池昱的父母在瑞士,并不打算过来,这通电话更象是形式。余音很诧异,儿子都生死不明父母居然不考虑过来。

 

    “池总家庭情况有些复杂,余小姐如果想知道,以后可以亲自问池总。”

 

    “……”

 

    “徐秘书,带我去吃个饭吧。”余音瘫坐在椅子上,半晌吐出这句话。

 

    “现在医院已经没有饭了,余小姐,我让手下去买,您看可以等吗?还是我去楼下给您买个面包先垫垫肚子?”

 

    “都行。”

 

    余音觉得好饿,她三天没吃饭了,全靠着包里那几颗糖,她现在动一下都觉得要命。

 

    徐肯舟带着饭回来的时候,余音已经趴在池昱的床边睡着了,但他还是叫醒了余音。

 

    “我睡了多久?”

 

    徐肯舟摇摇头,帮她打开饭菜摆在饭桌上,“余小姐,您睡了一个钟。”

 

    国外的中餐做的不怎么正宗,余音吃了两口豆角就停筷了,扒拉着小米粥一口气喝干净,吐了口气,余音此时此刻才真正觉得自己活着。

 

    她看了看手表,六点了,太阳正在升起,飘窗上刚好可以看见太阳躲在高楼后冒出橘红色一角,早晨的静谧连空气都是崭新的美好。

 

    徐肯舟拿了个折叠床来给余音,余音倒是不嫌弃,将窗帘拉上,把床摆在池昱病床边躺下,很快就睡了过去。她的睡眠很好,基本没有什么认床或者失眠,这几年忙起来后更是基本上倒头就睡。

 

    叶琛的剧已经拍得差不多了,软软把她的档期都空了出来,相当于提前放长假了,只是余音出国匆忙,只能在这儿待十五天,到时候池昱还是没好起来的话她只能先回去。

 

    余音又上了热搜头条,无良媒体又在搞噱头,“当红小花为何急匆匆出国,粉丝应援造成机场拥堵?”

 

    余音翻了个白眼,那是我粉丝吗?

 

    不过这次冲上热搜第一也是粉丝忙着辟谣跟路人黑粉掐架把热度弄上来的。余音并不想花钱为这种皮毛小事做公关,本着清者自清的态度她已经看淡了。

 

    池昱额头冒着细细的汗珠,体温已经降下来差不多趋于正常值,但人还没醒。

 

    她伸手抚上池昱的眉骨,鼻梁,动作太轻,手止不住有些抖,她虔诚地在他嘴角落下一个吻。

 

    这些年每次自己惹池昱生气,池昱都没少放话要打断她的腿,但只要她撒个娇,好像都会过去。

 

    她从来没见过池昱倒下,接到徐秘书电话的时候,她才发觉自己根本没想过生活中失去池昱会变成什么样。

 

    无数次想逃离追求的自由,如今触手可及却突然心甘情愿做只笼中鸟。

 

    池昱昏迷了两天,终于在第三天的凌晨转醒,目光所及是白花花的天花板。

 

    痛,身上好像是所有器官都移位又被移回来了一样。

 

    他挣扎着坐起来,看见床下睡着的余音,怔了一下,坐在病床上打算先捋一捋。

 

    手机闹铃响起,是她的,余音捂着眼透过手指缝看手机屏幕,该叫护士来换吊瓶了。

 

    这其实是护士份内的事,但是昨天护士不知道为什么迟到了几分钟,血倒流到输液管里,余音都要吓死了,医院解释是值班的护士新来的,晚上急诊有点忙,她动作不够快。

 

    余音心平气和地请院方拿出对待VIP病人的正确态度,“如果是钱不够到位,你们可以说,但要再这样,不是你们赔钱就可以解决的。”

 

    院长点头哈腰地应承着,但保险起见余音还是定了闹钟,每隔三个小时起来看护士来没来。

 

    321。好,门准时开了。

 

    余音刚准备重新睡,突然听见护士喊了声,“你醒了?”护士打开台灯,余音听到awake,大概懂什么意思,她急忙坐起来。

 

    发现池昱正坐在那儿直勾勾地盯着她。

 

    “你,什么时候醒的?”

 

    “刚才。”

 

    “……”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挽起裙子迈开腿坐上去)翁公的大龟廷进我身体里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