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迈开腿让我尝尝你的扇贝故事 乌夜啼景辞第一次

  张超看着她腿股间并成一颗胖杏仁,赤暖暖地引人采撷,他把住她的腰缓缓插入。这个姿势的蒋若晴膝盖高过头顶,身体几近悬空,阴户突出,让他动起来有顺水推舟之润感,一时间肉波荡漾,缱绻非常。

 

    蒋若晴起初还能听着水声满胀胀地吟出些骚音来勾引张超发狠,但张超稍稍一深入,蒋若晴就从下至上地被堵住七窍,什么也听不到,什么也看不到,只有穴腔里的饱胀感横冲直撞,令她汪叽叽地不住痉挛。

 文学

 

    张超见她已动情至深,身子往前倾,望着她浅浅摆动几下,接着猛得耸动起来,直捣得蒋若晴咿呀咿呀,哆哆嗦嗦不行了,似渴求他再喂一点。

 

    “亲亲,亲亲我。”蒋若晴睁开眼呢喃。

 

    张超轻撇头甩掉即将滴入眼睛的汗,侧头亲了下她莹白的小腿,绷得紧,肌理分明,大脚趾紧紧夹着食指,圆溜溜,白嫩嫩,红果果,仿佛成了精的石榴籽在逗人心玩儿。

 

    两人出来时天已黑透,院子里各式精巧的花灯被悬挂在半空中、廊檐下,一眼望去,亮堂如星河瀑布般倾泻而来,嫦娥奔月的美景。

 

    偶有人声和鸟叫,更显得抄手游廊静谧。

 

    蒋若晴慢吞吞踱着,总觉得自己忘了什么事,张超跟在她后头打着电话,见她直直往宅门走忙拉了她一把。

 

    蒋若晴侧头看去,张超用眼神示意她去里边坐,蒋若晴顺势仰头看他打电话。张超的语速带点儿漫不经心的不紧不慢,说的不多,听着能让人沉浸下来想事情。

 

    张超挂了电话,牵着她往里走:“没事的话吃了饭我送你回去。”

 

    “嗯。”他这么一说,蒋若晴才感觉到饿。自从工作后,饭点反而乱了。

 

    “上周秦师傅试了两道新菜,你尝尝看。”张超拉她坐在绳床上,改良板足案的桌子上布着张超私人的杯箸。两人进的是正房堂厅,矮桌并列在一块儿,形成一个半封闭的回字,颇有曲水流觞的意境。

 

    张超给她擦完手,第一道菜恰时上了,名为“糖蟹”,晶莹剔透,一盘蟹壳红得竟比外头的花灯还好看。

 

    蒋若晴食指大动:“是用糖腌的吗?甜的蟹?”

 

    张超伺候她吃:“最早是盐。”他往边上瞥了眼,“拿瓶黄封来。”小胡人应着下去了。

 

    蒋若晴啧啧两声:“还说自己不是大员外,我看宫里的什么刺史、太尉都没你舒服。”

 

    “比不得。”张超把蟹膏拨给她,“趁热吃。”

 

    蒋若晴一口蟹一口酒,眯着眼儿美得不行,“好吃,蟹膏不松,蟹肉不沙,虽然不太适应甜的蟹,但味道很好!”蒋若晴赞道,“命令你给秦师傅涨工资。”

 

    “每年都涨,放心吧。”张超笑了笑,看她吃饭要比自己吃更舒坦些。

 

    正笑着,秦师傅端着圆盘从耳房出来了,步入院内声如洪钟:“缕金龙凤蟹怎么样?知道你不爱甜,少腌了半宿。”

 

    蒋若晴对着他高高竖起大拇指:“绝!”

 

    秦师傅大笑,笑声渐亮渐近,他虽壮实,但走路稳、快,没一会儿就在他们边上了。

 

    “再尝尝这道箸头春。”张超让他一道坐下,秦师傅摇头,打趣他:“你也吃点吧,这两菜齐用,补肾益气。”

 

    张超还没怎么样,蒋若晴就红了半边脸,说得她好像采阳补阴的女妖精似的。

 

    张超浅笑着摇了下头:“收徒的事考虑得怎么样了?”话题一下滑开了。

 

    秦师傅起了脾气:“说了此生再不收徒。”

 

    张超四两拨千斤:“当时你也说他资质不错。”

 

    秦师傅烦躁地甩了下脸:“再看吧。”撂下这一句就走了。

 

    张超擦了两下手,垂下眼道了句:“牛脾气。”

 

    蒋若晴观察他的神色婉道:“秦师傅忙起来没时间教人吧。”

 

    “在边上看就行,厨艺是教的?”

 

    蒋若晴不说话了,专心啃着鹌鹑肉。好半晌两人都没话,蒋若晴听了会儿清淡的风声,沙沙的,乐器是树叶。她乍然想起来:“哩哩怎么不见了?”

 

    张超一怔:“生病了,没来得及跟你说。”

 

    蒋若晴轰得一下就站起来了:“生病了?!

 

    “明天带你去医院看看。”张超试图安抚她情绪,“医生说不严重。”

 

    蒋若晴生气,猛得后退一步,怒目而视了几秒,掉头往外跑,知道他会追来,她边跑边吼:“为什么不告诉我?那是我送你的不是我丢给你的!”

 

    纵然经历过数回蒋若晴突如其来发脾气的时刻,但张超只有经历没有经验。因为有时候她自己突然好了;有时候得哄好几天;有时候他也气,她就先把他哄好再继续生气。张超头疼,这次该使哪一套?

 

    蒋若晴越想越气,脚步愈发快,连甩了好几回张超的手。

 

    三年前他们两因为小姑的关系,在西京接触了一段时间。后来回到嘉月,意外再次相遇,当时蒋若晴正跟男友冷战,一气之下稀里糊涂地跟张超牵扯暧昧,回过神来已经离不开张超了。

 

    蒋若晴跟男友正式分手后依旧跟张超维持着暧昧关系,两人谁都没捅破窗户纸。直到他们有了肉体关系,这段关系才稍稍浮出点水面,漾出三两条波纹可供情缠。

 

    今年三月份张超生日,三十岁大生日,蒋若晴送了他一条小狗,给他绑在柿子树下养着,意喻「有钱(犬)有势(柿)」。当时张超很心悦,抱着她直啃,跟脚下甩着尾巴的哩哩一个样。

 

    难道当时都是做给她看的吗?他不喜欢狗是吗?不然他这么一个精致完满的人,怎么可能还养不好一条小狗。

 

    他这样不重视狗不就是暗示她可有可无吗?蒋若晴胸腔都要炸开了,胃酸涌上又咽下,什么箸头春?猪头村!难吃!难吃!

 

    张超被甩开多次也没不耐,他重复解释:“真没什么事,已经送最好的宠物医院治疗了,我说了是怕你难过。”

 

    蒋若晴脚步一滞,缓了下来。

 

    张超叹了口气:“哩哩有先天性疾病。”

 

    蒋若晴不可置信地转过头来:“什么?”

 

    “胰腺炎。”张超牵住她的手握了握。

 

    蒋若晴眉头紧皱:“怎么会?明明买的时候很健康啊。”

 

    “的确没料到,上周我发现它吃得没以前多,赶着送去医院检查了,医生说雪纳瑞这个品种容易得胰腺炎,发现得早控制住不难,而且哩哩不严重,出院后注意饮食就行。”张超语气低缓温和,像一个有经验的大厨留意着不让菜变烂变稠,尽力安定着她的焦躁与担忧。

 

    蒋若晴眉头舒展了些,摇了摇他的手臂软软道:“对不起。”

 

    张超摇头:“走吧,去看看哩哩。”

 

    蒋若晴情绪一过冷静下来,抽了两张纸巾擤鼻涕,声音闷闷的:“太晚了,明天白天再去吧。”

 

    “好。”张超把车开了出去,从后视镜扫到两边的车,随口问道:“这两车喜欢吗?”

 

    蒋若晴被转移了注意力,把脸黏在窗户上感叹:“喜欢啊,但买不起啊!”还是有钱也买不到的款。

 

    张超试探:“很想要啊?”

 

    蒋若晴屁股贴回副驾驶,老实道:“很想也称不上,但有总比没有高兴吧?”

 

    “嗯,言之有理。”张超颔首,“虽然咱买不起,但可以借着玩两天过过瘾。”

 

    蒋若晴眼睛倏亮:“真的假的?万一我擦磕了咋办?咱买不起,借得到,可还是赔不起哇,咱劳动人民苦哇——”

 

    张超失笑:“说话跟唱戏似的。”

 

    唱戏?是啊,张超之于她是流动的戏台,他搭到哪儿,她演到哪儿。张超稍稍一哄静静一笑,蒋若晴便手心发烫头脑发热,自发地戴上爱之小丑帽在他跟前又唱又跳。她能肯定他是喜欢的,但她摸不透他的喜欢是爱人间的一毫米还是台上和台下的距离。

 

 风花雪月翻翻篇,蒋若晴跟采购约时间采购,采购让蒋若晴自己看着办,这种五花八门没法批量下单的商品自己部门消化就行。

 

    蒋若晴等的就是这句话,她跟Kim报备完,开车出去采购了,仅半天就差不多买齐了,毕竟商家远远比客户想得周全。

 

    群里毛遂自荐的结果已经出来了,小有争执,还算顺利,蒋若晴随手记下后跟Kim通了电话,Kim对她一番冷嘲热讽,明褒暗贬她真大方,客户资源都舍得分出去。当然要分出去,本来就是他们的客户,突然来个“销售主管”要“掌权”,不说销售部上下腹非心谤,蒋若晴自个也羞愧难当。

 

    Kim让她负责三个大客户,一家合作的度假酒店,两家入驻的商城,吩咐完道:下次这种小事自己解决就好。

 

    蒋若晴“诶,行,行,好”地挂了电话。

 

    跟张超一块儿去医院看过哩哩后蒋若晴直接开回家了,一周回一次家,拖拖拉拉,企图用时间挤压掉厌烦和恐惧。

 

    她在小区外溜达了一圈,买了两支花哨的水笔,一块手掌大小的海绵宝宝橡皮,几根五颜六色的头绳,一本名字恶俗的小说和一包小熊干脆面,一块儿装在红白条纹的塑料袋里挂在手腕荡悠着回家了。

 

    他们小区绿化做得好,入住的老年人比例很高,这个点蒋若晴瞧见不少甩背晃悠的老大爷,他们身边亦步亦趋地跟着家人或护工。

 

    有个大爷对她蛮面熟,跟她打招呼:“晨晨啊,回来了——”

 

    马上有另一个大爷接上:“晨晨都这么大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迈开腿让我尝尝你的扇贝故事 乌夜啼景辞第一次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