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周凝好舒服好紧好深 她迎合着他的律动

 周凝发誓以后不能相信他这种话,她刚一松开紧吸着他肉諃棒的花諃穴,他就开始发狠的操动起来,再夹的话根本起不到作用,拦不住他反而让周凝的花瓣被諃插得更多,一瞬间她就绷直了背往上窜了一下。



 文学


    时千轻笑了一声,仿佛在笑她吃鸡不成蚀把米。


    嫩諃穴剧烈的收缩着,大口大口的吞吐着他粗大的肉諃棒,努力半天就是为了这一刻自动的舔shì。


    “好了吧?”他问她是否缓过劲来了。


    他稍微往外一带她里面就跳的更剧烈,她摇摇头,让他别动。


    他退出去的滋味对周凝来说无异于凌迟,吸盘被强硬扒諃开的感觉,她里面的肉被拖动着生拉硬拽,空虚感从内往外蔓延开来。


    她饱经摧残的花諃穴敏感的不行,一碰就哆嗦,他把她放在沙发上,用尚还坚硬的肉諃棒敲了敲花諃穴外面,她便立刻拉住他摇头:“不要了。”


    随后时千的行为令周凝咂舌,他居然埋下头去諃舔諃了她满是黏諃液的地方。


    柔软温热的舌尖一碰到挺立的花核周凝就发出一声难耐的娇諃吟。


    小腹抗议着,一场接一场的颤抖。


    周凝挣扎着起身推开他,使劲摇头说不要了。


    时千像抱小孩那样把她抱起来,开始往他们房间走。


    周凝意识到他要去的地方,拼命晃动着阻拦他。


    她正蹲在沙发前擦地。


    程宴庭很是意外,问道:“老婆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周凝迅速的回头看了一眼程宴庭,说:“昨晚你给我打电话了,我一听你喝醉了就回来了。”


    “我给你打电话了吗?”程宴庭抓了抓头发,拿了手机一看果然有通话记录。


    他放下手机过去帮忙:“这地我前天刚擦过的,别忙活了老婆。”



    周凝捂了捂脸,早上照镜子的时候已经发现了,在电影院那晚给他口完回来没事,没想到昨天被戳了几下就肿了。


    “可能是……可能是昨晚没睡好吧。”


    “是感冒了吧?怎么嗓子也哑了。”


    周凝顺势点点头,“昨晚有点冷。”


    本来以为嗓子哑不是病理性的就很快会好,结果过了一天反而更重了,干痒干痒的,声音完全嘶哑了。


    她去医院,医生看了后说发炎了,有伤口。


    “是不是吃什么硬东西刮伤了?”医生询问。


    周凝不好意思的点点头。


    医生随口问道:“吃什么了?”


    周凝支支吾吾说不上来。


    医生以为她不确定到底用什么伤的,便没再问:“下次小心点,擦伤面积还不小呢,嗓子那块最脆弱了,可别伤着声带。”


    “谢谢医生,我会注意的。”


    结果一回家就遇到了让她需要“注意”的地方。


    原因是程宴庭见她一边抱着热水小口小口的喝,一边吸着鼻子舔嘴唇,画面太纯太欲,他突然萌生了别样的想法。


    跟周凝说了之后周凝能撞了邪似的愣住了,又习惯性的舔諃了下嘴唇上的水珠,点了点头同意了。


    只是她没想到他也会提出这种要求,平时做都是规规矩矩的男諃上諃女諃下,别的时候他都没露出过那东西。


    他不愿意先去洗澡,周凝就用手里的水杯倒了点水在手心,给他简单清洗后拿纸擦干净。


    她含上去的时候程宴庭没忍住叫了一声,双諃腿摊开,抚摸着周凝的头发,一边哼哼一边夸她:“老婆你好棒。”


    是啊,才实践过两次就这么熟练了。


    周凝想着要不要装作生疏一点,不然他会不会怀疑。


    思绪拖慢了动作,她正考虑着下一步怎么做,门铃突然响了。


    随即门外传来了指挥着搬东西的声音。


    “谁呀?”周凝抬起头。


    程宴庭抽了纸随便擦了擦就提上裤子去开门,“是时总来了。”


    周凝石化,时总?听程宴庭的语气好像很欢迎他,周凝不禁疑惑:他们怎么搞到一起的?


    她跟出去看到底是不是时千。


    时千拎着礼品站在门外,门一开夫妻俩衣冠不整,一个裤子歪歪扭扭的,一个嘴巴又红又肿,一想就知道他们刚才在干嘛,时千顿时就客气不起来了。


    语气再怎么想礼貌一点都带上了一股寒意:“给二位的见面礼,以后就是邻居了。”


    邻居?!


    周凝看向接过礼物的程宴庭,很明显他并不意外。


    “噢是这样的,时总的没妹妹和妹諃夫来这边工作了,住在时总家,时总觉得不方便想搬出来住,正好咱们对面不是空着呢吗我就推荐给他了,以后咱们就是邻居了。”


    周凝往程宴庭头顶的地方看了看。


    她心道自己想方设法的想甩开时千,他还把人往近处拉,真是要了命了。


    程宴庭把礼物塞给周凝:“老婆你进去吧,我帮忙搬搬东西。”


    对面进进出出起码有十几号人了,哪用得着他帮忙,周凝拉了一下他,“还没做饭呢……”


    “想吃什么,我给你叫外卖。”


    周凝随口编了一个,程宴庭说了声知道了就进了对面。


    时千走时还臭不諃要諃脸的摸了她的手。


    周凝赶紧关上门,不知道刚才那一幕有没有被搬家的人看到。


    外卖早早的到了,她过去叫程宴庭吃饭,他摆摆手说晚上跟时总去喝酒。


    好嘛,这一喝又是大半夜才回来。


    第15章跟我睡吧


    时总把人送到门口的时候还说了句“你老公睡相不太好”。


    周凝把程宴庭扶进门,立刻警惕的关上,只留下个门缝。


    “你们去哪喝了?怎么还睡觉了?”


    “夜諃总諃会啊。”


    周凝赶紧看看程宴庭的衣服,还算整齐,她伸出只手,指着时千说:“以后你少来招惹他,要是把他带坏了我跟你没完!”


    时千不拿她的话当回事,依旧我行我素:“他睡觉打呼噜,跟我睡吧,我睡相好。”


    “你滚!”


    说完周凝就咣当一声关了门。


    时千碰一鼻子灰。


    什么叫女人,周凝就是典型的矛盾女人写照,对她狠了她可怜兮兮的被諃干到负距离,对她好一点吧就恃宠而骄跟人对着干。


    第二天周凝守在床边,手里拿着两个盒子等程宴庭醒,他一醒周凝就把盒子打开给他看。


    “这是什么?”程宴庭眯着眼抓起一个看。


    “对面送的,你自己看。”


    时千把从她这收回去的项链又装进一个好看点的盒子里送给她,还有一件是送给程宴庭的,一款在品牌店橱窗里摆了很久的名表。


    他倒是有心,知道送个更贵的给男主人来掩盖住女主人礼物的价值。


    周凝却从中看到了时千的不屑一顾他的鄙视,他想告诉她这些钱对他来说不算什么,只是个程宴庭的补偿而已。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周凝好舒服好紧好深 她迎合着他的律动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