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女主娇软糙汉文 春江花月蓬莱客56肉

  他转过身去,看见一周前还在照片上看见的人,活生生出现在了他面前。


    陆樊。


 文学

    他比照片上看着成熟了一点。穿着一件薄荷绿的风衣,亚麻色的头发带着一点卷,皮肤很白,一笑露出两个酒窝。


    他还是很好看,往灯光下一站,硬生生把身后的人都衬成了陪衬。


    谢然心里有点堵,不知道要不要搭话。


    “我是陆樊啊,你哥的朋友,”陆樊却已经自我介绍起来,眼睛亮亮的看着谢然,“我之前出国了,出国前还来过你家两次。”


    他顿了顿,补充道,“你可真是越来越好看了。”


    谢然还没来得及说话,陆樊又很自来熟地贴过来,“你在看手表吗?哦姜穆生日快到了,给他挑生日礼物吗?”


    “不是,随便看看。”谢然受不来这么自来熟的,有点想跑,“我准备去隔壁看看。”


    结果陆樊一把抓住他,热情地黏上来,“太好了,我回国还没遇见什么熟人,你能陪我看看吗?”


    谢然面对这种写满了热情的脸,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等他回过神来,他已经陪陆樊逛完了整个大厦,满了一堆包裹,还坐在了咖啡厅里一起喝茶。


    他已经能想到保镖回去会怎么报告了,他弟弟和他久未见面的旧情人过了一个下午。


    但那头陆樊还在叽叽喳喳和他讲好玩的事情,平心而论,陆樊这人并不难相处,反而挺活泼讨喜的。


    谢然听他说怎么捉弄欺负他的外国大块头时,忍不住噗嗤笑了下。


    陆樊突然顿住了,眨巴着眼睛看谢然,“你笑起来真好看。”


    谢然顿时不笑了。


    “不笑也好看。”陆樊又说道,“难怪你哥那个变态把你看的死死的。”


    谢然愣了愣,他没想到陆樊会提到他哥。他想起书房里那张照片,那写着陈年旧事的外文小说,迟疑地看着咖啡杯,问道,“你回来,是想见我哥吗?”


    谢然心里有点苦,如今陆樊回来了,他和姜穆估计用不了几天就会死灰复燃,姜穆为了避嫌,肯定会放他出去了吧。


    谁想陆樊咬着冰淇淋勺,一脸惊悚,“我见你哥干嘛?我嫌命长?被他损得还不够?”


    灵魂三问把谢然震住了。


    “你和我哥,不是……那个,以前恋爱过?”谢然小小声地说,眼睛都不知道往哪里看。


    陆樊愣住了,随即回想起他出国时姜穆对他的亲切赠语。


    “给我死在国外,一辈子别回来。”


    陆樊沉痛地握住谢然的手,“我承认年少轻狂垂涎过你哥的美色,但那块硬骨头吃下去得被毒死,我真是嫌命长才和他搅在一起。我和你哥真没谈过。”


    谢然了然,看来是姜穆单相思。


    想想又不对,那张照片背后,陆樊明明给姜穆写了,“等我回来,我们还有机会吗?”


    明显是余情未了。


    他狐疑地看着陆樊,觉得这人不可信。


    陆樊却是不知谢然的心思,摸着谢然白嫩的小手,“谢然弟弟,我在国内呢,也没什么朋友,我能不能找你出来玩呀?”


    说完还眨着眼睛装可怜。


    谢然不是很乐意,“我,我哥不太让我出来。”


    姜穆真是一如既往地变态,陆樊心里想到,面不改色,“那我上门找你好了,你偷偷放我进去,别让姜穆发现了。就这么说定了。”


    说完他就起身结账去。


    分别的时候,还从一堆包裹里抽出一个盒子,“这个是给你的,谢谢你陪我逛了一下午。觉得你穿一定好看。”


    说完也不等谢然拒绝,就一蹦三跳混入人群里了。


    谢然迷惘地站在原地,觉得姜穆这个旧情人,和他想象的,可真是不一样。



    陆樊送他的居然是一套衣服,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谢然尺寸的,居然还很合身。就是那件深蓝色外套一穿,显得谢然更加小了几岁。


    他也没多想,一套衣服对他们而言不是什么贵重礼物,收了也就收了,至多有点不合时宜。


    但他不知道那头姜穆却快起炸了。


    姜穆还没出公司,就接到陆樊电话。他是知道陆樊这个惹事精又回来了的,但是没想到他回来还没一礼拜,就能勾搭上谢然。


    “姜穆你弟弟太好看了吧!这是什么神仙长相!”陆樊在电话里和他喋喋不休,“我就知道我的眼光不会错,当年我出国,来你家看了他一眼,就知道这是个难得的小美人,那一刻我就知道我会看上你,是我眼皮子太浅了。”


    “姜穆,话不多说,以后你就是我大舅哥。你有什么要小弟帮忙的,你知会一声……”


    “给我滚!”姜穆从牙缝里挤出声音,他开着车,觉得陆樊要站他面前,他怕是能故意肇事。


    那头陆樊还不怕死地继续哔哔,“我过两天就上门看然然,大舅哥你别棒打鸳鸯啊,别人你不放心我你还不了解吗?”


    姜穆怕自己再听,现在就会把陆樊拖出来捏死。摁了电话就一路往家开。


    他就是知道谢然太招人了,谢然这些年愈发好看了,他就是藏的再紧,谢然也不是他的。


    谢然还不知道自己会大祸临头,拎着陆樊送的衣服,不是很想穿,又不好意思给扔了,只能原样收好,扔在柜子里。


    他刚折腾完姜穆就回来了,谢然站在楼梯上看着他,软绵绵叫了一声哥哥。


    姜穆身上还带着一点寒气,外头下雨了,他黑色的头发有些湿,那双深邃的灰蓝色眼睛里带着显而易见的怒气,几步走上来,把谢然打横抱起就往房间走。


    谢然揪着他的衣服,手足无措的样子,直到被扔在床上,被亲得七荤八素还没反应过来。


    “你今天见到陆樊了是吗?”姜穆冷着脸问他,一边摁着他的手,眼里寒气森森,“还跟他待了一下午,他还送了你东西?”


    谢然张张口,却说不出话。他知道姜穆不会乐意他和陆樊见面,却没想到姜穆会这么生气。


    “我就是偶然碰见的,他说他刚回国……”谢然解释。


    姜穆冷笑了一声,“你以为陆樊是什么好东西,他高中男朋友就能排出一条街,你以为他接近你,抱的是什么心思?嗯?”


    谢然看出姜穆是真的生气了,心里却也有点委屈,他和陆樊遇见也是偶然,又不是他存心安排的。更何况陆樊对姜穆没意思,也不是他能左右的。


    如今姜穆就像一个吃醋吃昏了头的男人,又不能去责怪陆樊,只能抓着他生气。


    谢然差点想脱口而出你有本事自己去追人啊,想想却又咬住了嘴。


    姜穆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谢然只是偏着头不看他,细长的脖颈从领口里露出了,颈部一片细白的皮肤。


    “陆樊送你什么东西了?”他问。


    “就一套衣服,”谢然有点想挖苦他,“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定情信物。”


    结果姜穆怒极反笑,站起来从衣柜里翻出了那一套盒子。


    里面的东西都抖落下来,也确实没什么特别的,一件浅色的衬衫,做工精良,一个金色的手环,还有一件薄薄的深蓝色外套。


    “你知道陆樊那个流氓以前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什么吗?”姜穆问道。


    谢然直觉不对,在床上有点往后退,却被姜穆一把抓住脚踝拖了回来。


    他惊呼了一声,只见姜穆已经粗暴地开始扯他的衣服,本就轻薄的衣物几下就被扯烂了,露出里面嫩白柔滑的肌肤。


    “那个混账东西,说送人衣服,就是想有朝一日脱下来。”姜穆捏着谢然的下巴,问他,“所以你说,他一见面就送你衣服,是什么意思?”


    谢然害怕得抖了抖,不知道姜穆想干嘛。


    但姜穆这次却是冤枉陆樊了,陆樊这种青春期小坏蛋,不知道张口说过多少没边的话。长大了倒是知道一点分寸,送谢然衣服,是因为他们一下午全在逛衣服。


    陆樊此刻喜滋滋地还在幻想,谢然有一天能穿着他送的衣服,和他约会。情侣装也可以搞起来。


    但他不知道,他送的衣服,谢然确实是穿了,却是被姜穆亲手给穿上的。


    房间里热,谢然即使全光着也不觉得冷,但他浑身赤裸的坐在床上,手一个劲揪着被子,摸不清姜穆到底发什么疯。


    姜穆把陆樊买的那件衬衣扔给他,“穿上。”


    衬衫是白色的,领口钉了一圈黑色珍珠。谢然隐约有点猜到姜穆的意图了,不肯动。


    “穿上,今天只做一次,”姜穆抱着手臂看他,“如果我帮你穿,你也许明天都起不来。”


    谢然头一回觉得姜穆能这么混账,他想他大概是真的不了解姜穆,前十八年姜穆都对他太好了。他只见过姜穆温柔的样子,从来不知道他还能有这么混蛋的嘴脸。


    但他现在反抗不了姜穆。


    他拿过那件衬衣,慢慢穿到身上。衬衣很贴身,领口的黑珍珠更衬得他皮肤通透,因为没有下身的衣服,衬衫只遮住了半边身子,他两条修长的腿,和腿中间那处地方,都还暴露在空气中。


    姜穆那双灰蓝的眼睛,现在看上去颜色变深了许多。他把那间外套也扔了过去,垫在了谢然身下。


    谢然像个束手束脚的小猫,无助地坐在这件衣服上。


    然后姜穆拿了个东西过来,扔到他脚边。


    “自己用。”


    谢然看清了那是什么,一个粉色的东西,长得像个萌萌的小怪兽,尺寸却惊人。


    谢然眼圈一下子红了,“哥……”


    但姜穆并没有怜惜他的意思,好整以暇地坐在了椅子上,看着他。


    “谢然,你还是没吃够教训。我对你太手软了。”


    姜穆看着他,那双薄唇里吐出几个字,“自己放进去。”


    谢然从没有觉得这么难堪过。


    姜穆神色没变,心里却像是有火在烧。


    他不敢去想,如果有一天,谢然真的爱上了谁,他会做出什么?他不敢去想,有一天,谢然会乖顺地躺在别人身下,软绵绵地去亲吻别人。


    他守了谢然太多年,像一条恶龙守着仅有的宝物。这宝物光芒太盛,即使他藏了又藏,还是有无数人觊觎,妄图打败他,把宝物抢走。


    他快疯了。


    谢然忍了又忍,才带着哭音喊了一声,“哥……”


    明明这场折磨是姜穆赐予的,他却还在和姜穆求救。


    他始终摆脱不了对姜穆的依赖。


    姜穆早就有了反应,霍然起身。


    他一边吻着谢然的脖子,一边喊着然然,像一个无可救药的瘾君子,只有靠谢然才能缓解一点心魔。


    他把谢然抱到镜子面前,镜子里谢然那件白色的衬衣已经被蹂躏得不成样子,领口大敞,白皙的胸膛上斑斑点点都是吻痕。


    姜穆在他身后撑着他,从他的脖子一路吻到背脊。


    “然然,你终归是我的。”


    他的手和谢然十指相扣,英俊的脸此刻看上去满是戾气,眼睛里隐隐泛着红。



    第二天谢然醒过来,姜穆已经去上班了。


    但谢然动动身体,除了后头那处还略有不适,他身体感觉很清爽,明显是姜穆抱着他去清理的。


    他昨天最后哭到嗓子都哑了,说不清是睡过去的还是被做晕了。


    但他隐约记得姜穆最后落在他额头上的吻,很烫,还有模糊的一句,"你只能和我在一起……"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女主娇软糙汉文 春江花月蓬莱客56肉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