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迈开腿让我看看你的草莓情结 他紧紧地抱着我

 蒋若晴又跟几个叫她张三王五李四的奶奶婆婆们打过招呼,走走停停到家门口了。她按了门铃后自个垫着脚熟门熟路地伸手进去别开了锁。

 

    踱过院子开门,一推门蒋若晴吓一大跳——她妈妈方温悦劈面站在玄关处,笔挺挺地盯着她。

 

 文学

    蒋若晴拎拎耳朵观察她妈妈,判断她现在是病重,还是病中:“小悦,吃饭了没?”

 

    方温悦不说话,神情似不高兴,蹲下来看蒋若晴换鞋。蒋若晴刚把两脚套进拖鞋里,方温悦突然按住了她的脚。

 

    蒋若晴乖顺地不动,蹲下来轻声问:“怎么啦?”

 

    方温悦小声埋怨:“你今天来晚了。”

 

    “我给你买亮晶晶去了呀!”蒋若晴把挂在手腕上的塑料袋提溜起来,在她眼前晃了晃。

 

    方温悦果然高兴起来,双手去扒拉袋子,窸窣作响。蒋若晴提着站起来,方温悦也一并站起来,蒋若晴带着她往客厅走,等保姆过来了才把袋子取下来递给她妈。

 

    手腕上一圈勒红的印子,蒋若晴无意识地摩挲着。

 

    保姆把塑料袋卷起来扔了,防止方女士套头玩出意外。蒋若晴看着她妈乐呵呵地拿笔在书上乱涂乱画,问保姆:“我爸还没回来?”

 

    “是的。”

 

    “我妈这周的活动表呢,拿来我看看。”

 

    保姆应了声,去自己卧室把记录本拿了过来。

 

    蒋若晴叠着腿靠在沙发上,垂眼浏览着摊在膝盖上的本子,上面一笔一笔记录得详尽无异,总归就在这屋子里。蒋若晴压下心中的不满,缓着语气问保姆:“我爸一次也没陪我妈?”

 

    保姆唯唯诺诺不敢吱声,蹲在方女士的边上给她扎辫子,方女士拍着手叫好。

 

    “我陪我妈呆会儿,阿姨你先吃饭去吧。”蒋若晴把本子一合递过去,保姆接过,撑了下桌子起来去餐厅了。

 

    蒋若晴揉了揉眉,缓缓跪在了她妈妈身旁,捞过一条皮绳给她绑另外一边。方温悦很美,远山芙蓉般,温雅袅娜,一头乌发比她更茂密柔顺,蒋若晴梳着,浑然不知地落下泪来。

 

    方温悦留意到,慌手慌脚地拿手去擦:“妈妈你不要哭,我很乖的。”

 

    蒋若晴闻言奔溃,松开手紧紧抱住她妈妈,埋在她怀里痛哭流涕。为什么会这样?她倒宁可失智的是她,总好过清醒地饱尝痛苦。也许真该听她小姑的遁入佛门,不闻尘事。

 

    晚上蒋若晴哄她妈妈睡下,走去书房找她爸,两人三句话还没薅清就开始动手,蒋若晴边捞桌上的物品砸她爸,边大哭大骂:“你为什么不陪她?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

 

    方国平疲惫至极,猛力一扯一甩把她作泥点子般甩在地上,污脏的一团。方国平不看她,敲出一支烟来抽,吞云吐雾道:“我对你妈怎么样,轮不到你来说三道四。”

 

    蒋若晴恨极,话几乎是贴着牙齿缝钻出来的:“你如果再把她关在家里,我就报警把你那些腌臜都抖出去!”

 

    “呵。”方国平弹了一下烟灰,侧过身睥睨她,“你去啊,害你妈一次还不够,想再来一次?”

 

    话落,蒋若晴瞳孔骤然放大,浑身被烫伤似的抖了两下,继而定在地板上不动了。

 

    方国平难道心里好受?他静默着抽完烟,把烟蒂用力按灭在烟灰缸里,过去把蒋若晴拉了起来,像小时候拍她膝盖上的灰一样蹲下来把她裤子扯平整,又拍了两下。站起来的时候骨节发出的声响仿佛一个生锈的机器人,蒋若晴眼皮颤了颤。

 

    “我工作太忙没时间陪你妈。”他顿了下,没等到蒋若晴的回应,“你有空多来陪陪她吧,给你安排的工作挂个名而已,你不去都没事。”

 

    蒋若晴尖声质问:“凭什么?”

 

    不敢听到回答,蒋若晴迅速推开他跑了出去了。

 

    不知从何时起,事事责备她爸爸成了她赖以掩盖伤痛和推卸责任的保护伞。她发现她爸爸同她一样,他们把方温悦当一片凋零的花瓣小心呵护的同时,掩耳盗铃地吹来吹去。

 

蒋若晴开着车漫无目的地在这个城市游荡,孤魂野鬼一般。

 

    超速经过法兰大桥的时候她都想要不然冲下去死了算了,结果连车头都没有歪一下。她不允许自己的遗容肿胀得同某些男性的生殖器一般丑陋,成为一笔既耻于被大众点评又沾沾自喜的谈资。

 

    假如她意外去世,张超会不会伤心?多少会有点吧,好歹还留了他一只可爱小狗。

 

    这样想来,三年间她竟然只给予过张超一只狗,三千元,而张超付出的远远大于其千百倍。可时间和金钱是她和张超最不缺的东西,由此他们便没法用简单的精力和金钱衡量他们之间的感情,他们拿这些作调剂品,却从不敢称一称爱情的克重。

 

    张超太过完美,太完美是一种天然的疏远,蒋若晴够不到他那个高度,贪婪地用暧昧的男女关系和低级的道德底线把他拉下来。她是自私的,就像她把照料妈妈当成了一份工作。

 

    蒋若晴打电话给小玩,不出意外那头沸反盈天。蒋若晴在小玩逐渐清晰的“喂?喂?喂?”中开口:“出来陪我喝酒。”

 

    “你过来呗,我就在情书。”小玩的声调一如既往地不以为意,蒋若晴从没见过她着急的样。

 

    心态还是得学习小玩,蒋若晴挂了电话后往情书开去。

 

    情书原来是家SM酒吧,扫黄打非期间被视作聚众暴力查封,过了两年又开起来,成了普通的酒吧。

 

    老板是个日本留学回来的中国人,每每有顾客让他拽两句日文听听时老板只怪腔怪调地说一句“亚麻跌”,大伙儿心满意足地笑起来,消费贵酒捧场老板的黑色幽默。蒋若晴说情色是男人间的硬通货,小玩说是财富密码,小玩要比她更犀利。

 

方温悦面目似稚气未脱的纯真,但漆黑的瞳孔透彻又炎凉,分不清是堵塞了秘密还是摒弃了一切。蒋若晴试探性喊:“妈妈?”

 

    方温悦欢快拍掌:“妈妈,妈妈!”

 

    周一会议最多,蒋若晴以为她没资格参加中层会议,但Kim却让她也来,蒋若晴带上素描本和笔跟过去了。

 

    会上蒋若晴坐在位置老老实实画画,营造一种“我没听到你们在讨论什么决策”的憨厚老实。画着画着她旁若无人起来,把部门的员工画了遍,又在边上写上他们的英文名,做连连看玩。

 

    有两个同事蒋若晴不确定,咬了咬笔回忆细枝末节,想着想着突然感觉会议上怎么那么安静?她疑惑抬头,全桌人都在看她!

 

    蒋若晴慌忙找寻Kim求助,Kim没好气地用眼神示意她往桌端看。蒋若晴望过去——显示屏前站着一个陌生面孔的领导,眉目沉稳,身着雾蓝的衬衫却不显得轻佻,光是不言不语地站在那儿,周身也萦绕着一股杀伐决断的尊贵与威严。

 

    电光火石间蒋若晴撇开了眼,她身边好心人告诉她:“Tom让你把笔记本递给他看看。”

 

    蒋若晴一惊,看这个干嘛?她故作从容地站起来把笔记本递过去。Tom没接,好整以暇地等着一伙人一个个往上击鼓传花,蒋若晴心想他是什么职位啊,架子可真大。

 

    蒋若晴的目光跟着她的本子一步一步落进Tom手里,黑色的素描本衬得他双手的颜色、肌理、线条非常性感。蒋若晴眨眨眼,听见Tom问她:“画工不错,但似乎与会议无关。”

 

    声音低沉,听不出情绪,蒋若晴谨慎道:“谢谢。”

 

    周边有细微的笑声,Tom似乎也笑了下。蒋若晴见他合上素描本往桌上一搁,曲指一推,整个动作说不出得流畅与禁欲。蒋若晴想这大概就是小玩口中最适合拿鞭子的手。

 

    Tom见她还站着,压压手道:“坐下吧,我们继续。”

 

    一直到会议结束,蒋若晴都没抬起头来,她在画他的手,但怎么也不满意,画不出细腻的蛊惑感。她懊恼地在边上打了个叉,翻了页眼不见为净。

 

    临近下班时间,蒋若晴正收拾着桌面接到内线打来的电话,让她去Tom办公室一趟。蒋若晴问:“Tom的办公室在哪?”

 

    助理语气波动,不相信公司还有人不知道Tom,但她依旧专业有素地帮她解开了困惑。蒋若晴挂断电话后心若擂鼓,Tom居然是COO,首席运营官,天啊,他不会打算把她炒了吧。

 

    Tom的办公室是半开放设计,地上铺着全黑的地毯,感官十分压抑,蒋若晴不自觉地抿起唇;两把马鞍皮编织的转椅隔着办公桌一前一后地对视着;设窗的墙面挨着橄榄色的长沙发,沙发前置有一个矮几,上头放着几本书,都跟酒有关。

 

    除了角落的几盆绿植和办公桌上的一些杂物,视野内没有跳脱的色彩点缀,方旖皱着眉感到窒息与沉闷,手脚局促地不知道该站哪、坐哪。

 

    Tom进来了,脚步声被地毯吞咽。他走至蒋若晴侧后方时道:“坐啊。”

 

    蒋若晴一个惊觉,忙侧头应:“我站着就好。”

 

    Tom颔首,稍一拎裤腿,在沙发上坐下了,语气自然地吩咐:“帮我把桌上的笔记本拿过来。”

 

    蒋若晴一头雾水地照做。

 

    Tom伸手接过,蒋若晴的视线再一次聚焦到他的手上。

 

    好半晌两人都没说话。蒋若晴见他微蹙着眉凝视着屏幕,一手滑着触控板,一手压在沙发背上,曲肘虚撑着脑袋,目光始终没滑到她这,似乎故意晾着她。

 

    从她这个居高的角度看去,Tom一管直挺的鼻子十分夺目。

 

    蒋若晴看着看着出了神,他中文名居然叫王志涛,比她“蒋若晴”还刁钻的名字,南北朝时期第三位皇帝即王志涛,陈废帝,在位做了两年傀儡,且年仅18岁就去世了。不知道给他取名的人怎么想的。

 

    蒋若晴试探着开口:“您找我是……”

 

    王志涛恍若未闻,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蒋若晴只好自己把话接上:“您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王志涛还是不应。

 

    蒋若晴有些不满,王志涛可以讥嘲责备她,像Kim那样,像她爸那样,但他不能不把人当人看地无视她,这种感觉很糟糕。

 

    王志涛终于开口:“你过来。”

 

    蒋若晴如蒙大赦地走过去,在他眼神的示意下倾身探头浏览屏幕。

 

    王志涛问:“对什么岗位感兴趣?”

 

    蒋若晴不理解,茫然地瞥他一眼。

 

    王志涛看着她眼睛,原本撑着脑袋的手顺着过去压了一下她的肩膀:“坐着吧。”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迈开腿让我看看你的草莓情结 他紧紧地抱着我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