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火车卧铺第一次 老根嫩草1一40淑媛全文

 姜穆不知道他心里乖得像个小年糕的谢然会溜进他房间,还在公司开会,手机屏幕收到信息亮了一刻,屏保上俨然是谢然的照片,穿着灰蓝色的毛衣,笑得眉眼弯弯。


    姜穆的房间一贯都是深色系的,因为不常有人进来,房间里的空气都比外头冷上几分,墙上挂着姜穆曾经弹过的吉他,床边有个不高的书架,扔着一些已经很久没人翻动的书。

 文学


    谢然咔哒一下把门锁上了,然后直奔目标。


    姜穆搬房间后虽然不允许谢然和以前一样随意进出,却也架不住谢然撒娇,一个月里总有几天,谢然是在姜穆房间睡着的。只是这几年,他睡着后往往会被姜穆抱回房间。


    但有一次谢然自己醒了,朦朦胧胧间,他看见姜穆床背那面的墙上,嵌着一个保险箱,而姜穆背对着他,光裸的背上是包裹着他名字的刺青。


    但他实在太困了,很快眼睛又闭上了。


    等他第二天醒来,姜穆的房间已经恢复了原样,墙上还是素净的壁纸,看不出任何暗格的痕迹。


    已经过去一年多了,谢然却还清楚地记得那个箱子地位置,他虽然看着总有点天真得过分,记忆力却非常超群,小时候玩解谜游戏,他总是最快的那个。


    他没几下就找到了那个保险柜的所在,不大,藏宝阁一样嵌在墙里。


    谢然的手指摁在键盘上,猜测着姜穆的密码,这种箱子多半只有三次机会,猜错了不仅看不到里面的东西,还可能被姜穆发现。


    但谢然看着这个保险柜许久。


    他想着,但凡他猜中了,也许都不用看里面到底装着什么,他都知道姜穆喜欢的是谁了。


    人在藏着什么东西的时候,总是喜欢拿与之相关的日期当密码。


    没有人会拿无关人士的信息来保存自己重要的东西。


    谢然伸出手指,细白的手指在阳光下白得近乎发光,却有点抖,他小心地输入了六个数字,其实他没什么解密码的天赋。


    他唯一依仗的,不过是他了解姜穆。


    键盘亮了一下,清脆的一声在房间里回响,保险柜打开了。


    谢然输入的,是姜穆搬房间的前一天。


    是他所猜测的,姜穆确认自己感情的那一天。


    谢然打开了保险柜,谢然又关上了保险柜。


    整个过程历时不到半小时。


    他脸红红,又非常沉痛地想,他哥,姜穆,可能是个变态。


    那不大的一方保险柜里全是和谢然有关的东西,谢然甚至看见了自己十五岁那年遗落的胸针,看见了他戴过的手表,还有花色熟悉的小领结。最里头塞着一个日记本,不算厚的一本书,字迹都有点模糊,随手一翻,发现后半本是全是速写,画的不是别人,正是谢然。


    那画上的姿势,谢然只是随便看了两页,就脸红得快滴血了。


    他甚至没敢把这些东西拿出来细看,哐得一下把保险柜的门给关上了,随后像只小老鼠一样溜回了自己房间,蹦到床上,拉过被子,把自己蜷缩成了一颗圆溜溜的小仓鼠,只留出小小的半张脸露在外面。


    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十分熟练。


    谢然觉得自己都快炸了,片刻之前他那点惴惴不安,患得患失,如今想来居然全成了笑话。


    姜穆是喜欢他的,非常喜欢。


    他想起刚刚看见的姜穆的隐私,有点做了坏事的心虚,可又忍不住咬着手偷偷地笑了起来。


    他想都想不出,这么沉稳冷静的姜穆,是怎样在纸上写下这么多煽情的话,像心口滚烫的血都通过笔尖落在了纸上,时隔多年依旧能感受到热度。


    那里头的话让谢然有些不好意思,在床上翻了个身,又很想见一见姜穆,他想把自己埋进姜穆怀里,就像以前一样,揪着姜穆地衬衫领子,要姜穆亲亲他。


    他要凶凶地问一问姜穆,为什么他明明喜欢他,却不告诉他,害他一个人暗自伤神了这么久。


    但他伸手去摸手机的时候,才想起手机还泡在冰冷的水池里,刚刚心绪难平他根本顾不上手机。


    现在想来,那个手机还是姜穆买给他的。


    谢然整个人都晕乎乎的,在床上认真思考了半响,决定先去给姜穆打电话,再让人把手机给他捞上来。


    他走到二楼客厅的时候,客厅里没有人,只看见旁边的小桌子上似乎有一小捧白色的蝴蝶兰,他正按着姜穆的电话号码,却突然听见楼下有人说话的声音,似乎是管家和谁走了进来。


    他们没注意谢然就在楼上的小客厅里,一边走一边说话。


    “姜先生姜夫人的忌日没几天了,夫人最喜欢的花一定要备好,夫人虽然走了很久,姜穆少爷却对他们还是很记挂的。“


    年长的那个女佣叹了口气,“怎么能不记挂呢,当年姜家夫妇都是善人,最后却落了这个结局。我还记得姜穆少爷刚来谢家,和谁都不说话……”


    管家用眼神制止了年长女佣,不让她细说了,自己却也叹了口气。女佣摇了摇头,走到二楼,却发现二楼的小客厅空无一人,座机却不知道怎么的移动了,话筒被搁在了一边。


    谢然一直等管家他们走远了,才从放东西的小隔间走出来。


    他脸色煞白地看着已经被摆放好的座机,刚刚只差一点,那通电话就要拨出去了,他会满心欢喜地要姜穆今天早点回来,还会毫无防备地和姜穆说,他发现了姜穆地秘密,然后顺其自然地去和姜穆告白


    说自己也喜欢他。


    只差一点,只差了一秒,他的手就已经按在拨打键上了。


    他走到座机旁边,那一小捧蝴蝶兰已经不见了,却还有一点幽幽的余香停留在空气里。


    蝴蝶兰,是姜穆母亲喜欢的花。


    还有五天,就是姜家夫妇的忌日了。


    谢然痛苦地闭上了眼,他从没有这么清楚地意识到,他是真的被姜穆保护得太好了,以至于他心安理得地遗忘了很多东西。


    姜家夫妇是出车祸走的,那辆车本来,是谢家夫妇的。


    这么多年里,姜穆一直和他说,那只是个意外,但是现在谢然知道不是了,那是一辆被动过手脚的车。


    而他正是因为知道了这个太过骇人的事实,才无法接受从姜穆身边逃跑了。


    可现在,他被突如其来的感情冲昏了头脑,选择性地遗忘了这一段过往。



    谢然只觉得刚刚满怀的欢喜,都像一个饱胀的气球被戳破了,啪的一声碎裂了满地,只留下一点看不清形状的碎屑。


    他以为只要姜穆也是喜欢他的,两个人说开了,之前的种种就可以烟消云散,当作什么也没发生过,他和姜穆还是世界上最亲密的两个人,只是除了兄弟以外,他们还是会在夜晚互相亲吻的情人。


    可现在这一切都成了泡影。


    空气里面幽幽的蝴蝶兰的香味,仿佛在嘲笑他的健忘与痴心妄想。


    谁会和仇人的儿子共度一生?


    是他父母的员工在姜穆父母的车上动了手脚,后来姜家的部分产业也是谢家吞并的,姜穆再是仁慈,再是爱他,也不可能无所顾忌的,还像从前一样与他在一起。


    是他配不上姜穆了。


    谢然悄悄回了自己的房间,拉上了窗帘,室内顿时变得一片昏暗。


    他终于知道姜穆为何会变得喜怒无常,为什么会上一秒还在热烈地亲吻他,下一秒眼中又流露出对自我的厌弃。


    因为姜穆既爱着他,又不得不清楚地意识到,他们其实是仇人。


    姜穆炽热地爱着他整个少年时光,一心一意地等他长大,在他成年礼的那天,向所有宾客昭告,谢家还是他谢然的,而他姜穆,会永远陪在谢然身边。


    谢然还记得那天明亮的灯火,夜晚的庭院也被照得亮如白昼,他站在姜穆身边,偷偷看着姜穆的侧脸,满心都是不为人知的甜蜜。


    那时候他满心依恋着姜穆,却不敢奢求姜穆也喜欢他。


    他曾经以为,最坏的结局,也不过是姜穆一辈子都不知道他喜欢过他,两个人就以兄弟的身份相处到老,然后他会把这个秘密带入坟墓,就像从不曾发生。


    但他没能想到,他所想过的最坏的结局,还不及现实的十分之一。


    他和姜穆明明是彼此相爱了,却走到了谁也不能开口的境地。


    这一个下午谢然都没再出门,中午管家来喊他吃饭他也不开门,把自己就这么闷在屋子里,他躺在地毯上翻看着从前和姜穆的相册,迷迷糊糊睡着了。


    半梦半醒之间,他梦见了自己的初吻,在夜晚的海边,度假别墅的花园里,夜风里有一点海水的潮湿与咸腥,花园里的灯很暗,他们又在花架下面,吻着他的人带着一个覆盖了大半张脸的面具,穿的是度假别墅刚刚统一给的外套,他纵使睁大了眼睛,也看不清这个人的脸。


    但这个人的嘴唇很热很软,强硬到无法抗拒地撬开了他的牙齿,舌头伸进他的口腔,在他的嘴里肆意进攻,空气里只有谢然难受的呜咽声和暧昧的水渍声。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火车卧铺第一次 老根嫩草1一40淑媛全文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