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锋芒柴鸡蛋肉车做晕 手慢慢往上移

 蒋若晴闻言瞪大了眼睛,唇瓣都微微分开,脸上弥漫出清晰可见的愤怒:“不用了,现在这个很轻松。”

 

    王志涛定定地审视她一眼才把视线转回屏幕:“嗯。”他轻点两下触控板,把页面关了。没一会儿,自动休眠的屏幕上映出两张脸,一个面无表情,一个努力面无表情。

 文学

 

    王志涛不动声色地与她拉开距离,淡淡道:“你可以走了。”

 

    蒋若晴站起来,机械般告别:“好,再见,王志涛。”

 

    王志涛挑了下眉,没说话。

 

    蒋若晴回到工位给她爸发信息,发着发着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她爸的关系居然是王志涛吗。

 

  中秋送礼的事顺利完成,Kim心情不错,难得跟蒋若晴心平气和地聊天:“喜欢这份工作吗?”

 

    蒋若晴犹豫道:“还可以。”

 

    Kim上下打量她,脸蛋小巧精致,腮边和唇瓣红扑扑地鲜艳饱满,穿着每天都不重样——且她从来不穿黑色板旧的西服套裙。心里更认定她是靠潜规则上位。加之她的眼睛不会绕弯子,不会掩饰,不会撒谎,眉目似釉着一层纯粹的天真,这样的人扔进社会里总要吃亏。职场里,让别人有机可趁就是错的。

 

    鄙夷的同时升起一丝爱娇花的大男子心理,Kim劝道:“你不适合做销售。”

 

    被否定的蒋若晴笑不出来,Kim:“有门路就换个岗位吧。”

 

    蒋若晴闹着不让张超进来,像块滑板似的贴在他身上上下轱辘滑。

 

    张超被她弄得没了兴致,翻身仰躺至她边上,把她圈进怀里,语气懒洋洋的:“怎么了?这么不高兴。”

 

    蒋若晴就势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黏上去,脑袋靠着他胸膛,双腿夹住他一条腿,手指有抠没抠地拨着他的胸。蒋若晴想了会儿,反问道:“你觉得我这人怎么样?”

 

    简直送命题,张超私以为任何没有标准答案的问题就不该存在。他把着恰好的思索时间,用着恰好的妥帖语气道:“很好啊,我很喜欢。”说完,吻了下她的发顶。

 

    蒋若晴听完大笑,瞄他一眼:“张超,你原来可不是这样说的。”

 

    “我原来说什么了?你跟我讲讲。”张超有一下没一下地抚着蒋若晴柔软的腹部,感知着她会不会受凉。

 

    蒋若晴抠弄的手一停,回忆道:“那会儿在西京,小姑因为工作忙嫌我烦,托你帮她带我出去玩两天,这你还记得吧?”

 

    “嗯。”

 

    “那天你见到我第一句话是,这小孩长得可真凶。”蒋若晴乍然扬声,“我都被你说哭了。”

 

    张超轻笑:“我记得你当时直接歹着我的胳膊狠咬一嘴巴,哭得应该是我?”

 

    蒋若晴捂嘴笑,在他含笑的视线里撑起身子整个人盖在他身上:“你瞎说。”

 

    “嗯,我瞎说。”

 

    两人交叠着,张超包裹着她,她亦包裹着他。蒋若晴觉得很舒服,很安心,很圆满,张超总能接住她的善感与玩笑。

 

    张超搂着她翻了个身,缓缓抽动着,蒋若晴抬手摩挲他的嘴唇,那里霞光瑰丽如玫,张超俯身吻下来,于是花瓣落了一地。

 

    “给我看看你的手臂。”蒋若晴突道。

 

    蒋若晴喃喃:“好舒服。”

蒋若晴酸胀难忍想让他快一点,又觉里头痒意绵频想要他慢点,挠一挠这里、那里……上不得下不能,想逃亦想挨,浸湿底下一小片床单,宛若一朵乌云停在上头。

 

    蒋若晴小声嘀咕:“每天都为你下雨。”

 

    张超笑笑,情动下惊心动魄的容颜,他舔了下她耳后,声音嘶哑柔情:“还你一场雪。”

 

    ……

 

    两人连体婴一样和抱着站在厨房班台边上看秦师傅给月饼雕花。

 

    秦师傅赶过他们两次,见他们脸皮如斯之厚,无可奈何地让步:“不要出声可以吧?”

 

    蒋若晴点头,张超只是微笑。

 

    蒋若晴光是细瞅秦师傅雕作都感觉眼睛酸涩,而秦师傅这么一瞬不眨地雕琢,间隙都没休息过。约莫半个钟头后,秦师傅绵长的吐纳声宣告着完工。

 

    蒋若晴拍手:“好耶。”

 

    秦师傅爽笑:“先烤一盘试试口味。”

 

    蒋若晴脱开张超的怀抱,忙伸手拦住秦师傅,她按了下烤盘:“先让我看看。”

 

    秦师傅笑着放下了:“方丫头,有没有兴趣跟着我学这门手艺?”

 

    张超闻言也打趣地看向她。

 

    蒋若晴拒绝:“得了吧,要让我干,你们一生都吃不到一块完整的月饼。”

 

    秦师傅大笑。张超扶额浅笑,眼里尽是宠溺。

 

    蒋若晴忙着拍照:“太精致了,我都舍不得吃了,这个嫦娥怎么雕得那么好?”

 

    “照你模样雕的。”秦师傅乐呵呵。

 

    蒋若晴脸红了,撇头指了下张超:“怎么不雕他?”

 

    秦师傅语调微扬:“雕哪个?后裔还是天蓬元帅?”

 

    蒋若晴都要恶心得跺脚了:“没想到您也是个恶趣味的。”余光看到张超,他笑得真勾人啊,还是后裔吧,她想。

 

    终于迎来中秋节,蒋若晴放假前送了月饼和香水给Milly以示感谢,Milly大方收下。

 

    想着要爬山,蒋若晴抹了厚厚的防晒。吃早饭时蒋若晴给她妈妈舀了一勺甜豆浆:“今天要爬山,喝点甜的吧妈妈。”

 

    “好,好。”方温悦举手赞同。

 

    方国平沉声道:“别给你妈吃太多,怕她晕车。”

 

    “哦。”

 

    方国平让司机小王开车,他坐副驾驶,蒋若晴、方温悦、保姆互相依偎着坐在后头,方温悦玩着三阶魔方,蒋若晴时不时指导她一下。小时候是她妈妈教她,现在反过来,蒋若晴心里说不出的酸涩。

 

    天空淡得几乎神圣,香山公园的“金色大道”似白日梦想的落日余晖,宁静而磅礴。但游客太密,一圈人围护着方温悦无心欣赏美景。

 

    没多久,方国平已不耐烦,嘴里频频吐些指点江山的话,小王点头附和。

 

    蒋若晴重复着“累不累?”“好不好玩?”“漂不漂亮?”“饿不饿”“想不想拍漂亮的照片?”诸如此类的简单问句。从她妈妈的神情辨别应该是开心的,只不过人太多,她怕生地沉默着,眼里很胆怯。

 

    蒋若晴把她搂紧了:“他们都是JerryTom的朋友。”方温悦爱看《猫和老鼠》。

 

    提到Tom不由想起王志涛,更没想到那么巧地会在小茶楼里看见他。

 

    香山公园附近的一家小茶楼已有百年历史,座位需要预订,所以人不多。等餐时蒋若晴目光散漫地逡巡,猛一眼瞧见王志涛她还不敢置信,因为他身边的儿童椅上坐着一个小男孩。

 

    王志涛居然有小孩?可他手上没婚戒啊。

 

晚上她又跟小玩厮混去了,小玩一抹红唇,艳似女罗刹,她横扫一遍全场,最终锁定一个目标,冷静道:“这个可以,起码一宿。”

 

    蒋若晴眯了眼,兴趣缺缺,低头剥瓜子。

 

    “不是吧你,真成尼姑庵编外人员了?”

 

    蒋若晴摇头不说话,顾影自怜的样子颇有林妹妹之态。小玩倒吸一口气:“你不会……”

 

    蒋若晴斜她一眼,把一小把瓜子肉塞进嘴里,含糊道:“我最近对一个男的有点好奇。”

 

    女罗刹闻言顿时化身女萝莉,托腮急问:“谁!”

 

    蒋若晴的话语跟剥瓜子一般利索,一五一十地告知了小玩王志涛的情况。小玩判断:“你玩不过这种人,还是少接触为妙。”

 

    蒋若晴点头,但心里拖泥带水起的肥厚念头挥之不去。舞池里大片的人,蒙蒙望去,每一张脸都像他,蒋若晴晃一下脑袋,心道好奇心真可怕。

 

    她拍了两下裤腿站起来:“我走了,改天再约。”

 

    “别啊,老板说晚点BD大神会来,你不想看看他到底长得不尽人意还是惊为天人?”

 

    蒋若晴对虐来虐去的游戏没有兴趣,小玩没有多留。

 

    蒋若晴心不在焉,倒车的时候跟一辆找车位的豪车擦了一下,祈祷没事的同时疑惑这个车牌怎么有点熟悉?驾驶位下来一个人检查车子,蒋若晴降下车窗问:“有擦到吗?”对方眯眼寻过来,又探头进车里不知道在干什么,约摸三四句话的时间,对方昂首冲她道:“没事,走吧!”

 

    蒋若晴呼了口气离开了。

 

    中秋佳节,餐饮业最繁忙,加之旖园新推出的“缕金龙凤蟹”正应景,东西院盈门满座。

 

    蒋若晴没去烦张超,自个坐在玉池边喂鱼,张超请的相声名家在正厅讲单口相声,声色清亮,直直地穿过墙跑到她耳边来了,蒋若晴听得津津有味。院中待客的小胡人们脚步稳健,穿梭在一片树影人声中,蒋若晴倏尔觉得寂寞,去花厅换了身衣服溜进了正厅。

 

    刘落正奉着酒,肩膀忽地被拍了一下,她回头见到蒋若晴忙问:“怎么了?”

 

    蒋若晴笑眯眯:“你弄错酒了。”

 

    刘落一惊,蒋若晴把她手上托盘中的「甲子号」和「丁亥号」木牌换了个位:“甲子是黄封丁亥是赖茅啦,你是新来的吧?下回不要搞错啦。”

 

    “谢谢你。”刘落涨红了脸。

 

    蒋若晴轻摇头:“快去吧。”

 

    等忙完一阵,刘落忍不住找蒋若晴的身影,改良版的胡服穿在她身上颇有古代女侠的英姿飒爽,走动起来又是一番灵动翩跹的妩媚。

 

    刘落想起第一次见到蒋若晴时她也是惊艳得舍不得眨眼,那会儿谈先生牵着她走进来,每一步都好似踩在她心上。他们脚步一顿,她的心跳也跟着停止,好半晌才急促地直跳。刘落和另几个小胡人私下里谈论起蒋若晴和张超,总是词穷得重复感慨天造地设、神仙眷侣。

 

    直至深夜,旖园才复归幽静,张超坐在院落的藤塌上,对还在忙里忙外帮着收拾的蒋若晴招招手,语气柔似月光:“别忙活了,让他们干,来。”

 

    蒋若晴摘下橡胶手套和围裙过去了,挤在他边上皱鼻嫌弃自己:“一身味。”

 

    “你闻闻我身上有没有。”逗她。

 

    蒋若晴快快闻了下后夸张地弹开:“你身上有烟味。”

 

    “臭到一块了。”张超笑。

 

    蒋若晴俯视他略显颓唐的神态,琢磨道:“你这副样子好适合当祸国殃民的面首。”

 

    张超轻笑一声:“给你?”

 

    “养不起你!你还是当大员外吧。”

 

    张超伸手一拉,把她扯进怀里,蒋若晴忙撑住扶手,张超卡住她的脸颊左右晃了下:“小没良心的,哄都不肯哄一句。”

 

    蒋若晴被他低靡的嗓音勾起了小心思,她凝视他的眼睛,小声说:“等这儿没人了,我们在院子里做一次好不好。”

 

    张超的瞳仁亮得她不敢直视,蒋若晴的心按束不住了,埋头吻住他的唇瓣,舌尖轻快地扫过他的牙床,颤栗得反倒是自己。张超牢牢框住她加深了这个吻。

 

    两人洗过澡换了身衣服出来的时候,整个旖园已经没人了,疏疏几颗星缀在枝头,零星的蛐蛐叫唤着,仿佛讴歌圆月的浪漫诗人。

 

    还是那把躺椅,一人宽,两人窄。

 

    两个人侧身依偎着,气息密密交织着,偶尔听一声玉池里鱼摆尾的清脆声响,连时间也变得如水流淌,又静又美地与他们交织在一起。

 

    蒋若晴的一颗心似萤火般点亮双眸的爱意,眼里融融的只有张超,身心小到想被他握住藏进口袋,此时连明月也成了他的黯淡背景。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锋芒柴鸡蛋肉车做晕 手慢慢往上移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