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好几天不见一见就做 小东西几天没见就想要了

  张超的手指悠悠往她内裤里爬,指尖探进去拨,偶尔刮一下娇滴滴。她穿着他的内裤,若晴又温馨,刚帮她穿上时他忍不住咬了两口她的屁股蛋子。蒋若晴撅起屁股装嗲说另一边也要。是这么一个宝贝,张超想着,又微笑起来。

 

 文学

    “湿啦,快进去。”蒋若晴又被他磨得性急起来。

 

    张超还是不紧不慢:“进去了呀。”张超伸进去两指搅弄,水好多,咕叽咕叽地像在帮主人出言邀请。

 

    若晴喘息阵阵,难捱地想自食其力,可身子懒得很,跟翻身失败的乌龟似的,仅是短暂的弹了一下,又钻进张超怀里。蒋若晴声调又长又软:“张超,为什么你喜欢慢慢的,是不是你30岁,有点不行了。”

 

张超扯下蒋若晴的内裤,抬起她交叠在上的腿搭在他腰上,找了个刁钻的位置插进去了。刹那濡沫声清晰可闻,张超动一下,蹦一个字:“好事多磨啊我的旎旎。”

 

    蒋若晴要疯。

 

    睡前张超逼着她吃点东西再睡,一晚上饿过去,胃受不了。蒋若晴眼睛都闭起来了,耳边听着张超慢条斯理拌蟹黄面的声音,总觉得这个声音有点耳熟,有点燥热。

 

    张超显然也意识到了,他意味不明地笑了下。

 

    蒋若晴红着耳想以后再也不能直视拌面了。

 

 

   蒋若晴的小姑住院了,说是营养不良导致的肾炎,蒋若晴接到电话后火急火燎地赶了过去。

 

    蒋若晴很生气,一屁股坐在床边对着小姑的背影发火:“你念经就念经,干嘛吃素啊?肉不好吃吗?人老奶奶还有一周荤食日呢你为什么餐餐都吃素还一点油都不碰?”

 

    小姑闷闷听了会儿,等她讲完了才转过头来,一张脸果然消瘦得发黄,发际线都高了。蒋若晴心痛不已,以前她小姑搞科研头发都还多着!

 

    蒋若晴急喘两下,声音带点哀求:“别这样了,小姑。”一个两个的亲人,怎么就不能都健健康康的?

 

    “我知道了。”方国楠自认有愧,人身难得,佛法难闻,如若不珍惜人身,会堕落到其他道,到时连佛法都难闻了。

 

    蒋若晴这才放下包,从地上的水果篮里挑了个苹果去洗,探出一个脑袋:“削皮刀呢?”

 

    小姑一脸茫然。

 

    蒋若晴渐消的怒气跟不倒翁似的立起来:“请的护工呢?”

 

    “吃饭去了吧。”

 

    “你吃什么?我给你去买。”

 

    小姑不说话。

 

    蒋若晴放下苹果甩了两下湿漉漉的手,从包里掏出手机定了一份餐,抓起苹果自己啃了。

 

    方国楠缓缓坐起来,把枕头垫在腰后,端详自己这个情感丰沛的侄女。

 

    蒋若晴赶紧打住:“别对我念经,求求你。”

 

    蒋若晴其实很久没见她小姑了,本来她们两很亲,不然她也不会每次有假期就跑去西京。而且方国楠原来是个博学多才、注重生活品味的人,蒋若晴喜欢听她说话,现在却……她缓缓咀嚼着苹果,半晌才道:“算了,你讲吧。”

 

    护工和张超过来时小姑正讲到“我执”,说蒋若晴现在放不下自己,心中梗着非常大、非常粗、非常重的「我」,执着自己的想法、做法和人格,提不起自己和他人的义务与责任,自我意识太强而缺乏集体意识和奉献精神……

 

    蒋若晴眼睛大大,脑袋空空,一见张超忙三脚两步过去圈住他胳膊撒娇:“叔叔,救命!”

 

    张超低头扫了眼她撅着的嘴巴,笑着从她胳膊里抽出自己的手,把手上的花束放去桌上。

 

    “方教授。”张超礼貌道。

 

    “你来了,小谈。”小姑淡淡颔首。

 

    护工把床摇高,张超坐去了边上的椅子,蒋若晴乐得高兴,躲沙发上窝着了,查查外卖到哪里了。小姑让她给张超倒水,蒋若晴一边倒一边嘀咕:张超才不用一次性杯子呢。

 

    蒋若晴听他们寒暄了会儿,提到张超哥哥蒋若晴想起来,谈袭是小姑研究院的副院长,当时都跟小姑谈婚论嫁了,结果没想到小姑看破红尘了。

 

    思绪一飘,那头两人已经开始辩经了。

 

    小姑:“要放下执念,发起菩提心。”

 

    张超:“按照「菩萨所作福德,不应贪著」做,岂不是沦为「虎头蛇尾,有始无终」?”

 

    小姑:“从前种种,譬如昨日死;从后种种,譬如今日生。”

 

    张超:“心中自在是放下,被逼如此是懦弱。若见他人非,自非却是左。他非我不非,我非自有过。”

 

    小姑:“苦口的是良药,逆耳必是忠言;改过必生智慧,护短心内非贤。”

 

    ……

 

    话题终结在外卖上门,护工照顾小姑用餐,张超和蒋若晴在沙发上窃窃私语。

 

    “你们刚才说的都是些什么?”

 

    张超笑着摇头:“佛曰不可说。”

 

    蒋若晴哼一声,推他一把。张超还是笑,瞥了眼用餐的方教授,问她:“你不吃点?”

 

    “等我小姑午睡我就走了。”

 

    张超看眼时间:“嗯,我先回去了,你不嫌麻烦就来旖园让秦师傅给你烧点爱吃的。”

 

    蒋若晴撅撅嘴,翘起腿跟张超拉开距离。

 

    张超一脸无奈,见方教授没留意他们这,揪了一下她的屁股蛋子。蒋若晴转过头瞪他。

 

    张超张嘴无声说了句话。

 

    蒋若晴打他,小姑听见动静看了过来,张超笑容得体地起身告辞。

 

    蒋若晴蹭到床边,见菜色诱人,跟着吃了点。等小姑吃过药吊上水睡下,蒋若晴向护工留下电话离开了。一出医院感到一丝冷意,秋天了。

 

    爱因斯坦说,上帝不掷骰子。他拒绝接受非决定论,他坚信宇宙是经典物理式的,像钟表那样机械地嘀嗒运转,每个瞬间都决定着下个瞬间。

 

    所以当蒋若晴在停车场看见王志涛的时候,她疑惑这又是一次偶然还是王志涛在她身上安了嘀嗒的钟表。

 

    蒋若晴留意着王志涛,他弯腰从车内抱出一个有他半身长的小男孩,阔步往门诊走。没几秒,从车内追出来一个女人,拦住王志涛跟他起了争执,两人僵持不下,王志涛把孩子抱给她了,女人匆匆往回走。

 

    王志涛在原地站了许久,接着,眼风遽然往蒋若晴的方向扫来。

 

    蒋若晴一惊,忙钻进车内,忘了还没开门,砰一声撞上了车窗,痛得她龇牙咧嘴。揉着脑袋直起身,王志涛还站在那,面无表情地盯着她,蒋若晴只好远远冲他一笑。

 

    他的车已经开走了,她心里起了不好的预感——果然,王志涛抬步往她这来了。

 

    蒋若晴在溜之大吉和羊入虎口间纠结片秒,最终选择羊入虎口,谁让他是她顶头上司之上司呢。

 

    她打开车门作恭候状,王志涛面目沉肃,眼神凉过秋意:“送我去公司。”

 

    蒋若晴点头,王志涛说了声“谢谢”就坐进去了,蒋若晴看他那样,只好又帮他关了车门,彻彻底底做了回白手套。据说有钱人的世界里没有“手动门”,不知道真假。

 

    蒋若晴稳稳地开出医院,主干道堵车,蒋若晴放了首轻音乐,车内尴尬至极的气氛才有所好转。她从后视镜瞄王志涛,被他抓了个现行,她只好没话找话:“您中秋不放假啊?”

 

    “放。”

 

    放你还去公司?蒋若晴吞咽无语:“您真敬业。”

 

    王志涛睨了眼她裸露在外的伶仃胳膊,问了句:“生病了?”

 

    “没,是我家人住院。”

 

    王志涛“嗯”了声。

 

    蒋若晴一路开进公司的地下停车场,下车跟王志涛道别。王志涛站着:“跟我来。”

 

    蒋若晴不愿意:“中秋放假呢,非工作日。”

 

    “给你调到设计部。”

 

    蒋若晴心提了提,听他在艺术性留白的一顿后补充:“从底层做起。”

 

    蒋若晴走到王志涛前头去了。

 

    前者不足以吸引她,就像上回在他办公室他问她想转什么岗位,她不想是因为上头列的都是与主管平级或更高一级的岗位,意味着她调岗去哪都会陷入跟当下一样的窘境,甚至更糟糕。而从底层做起就大不一样了。

 

    不过王志涛怎么知道她学设计的?

 

    进了公司蒋若晴自然得走他后头,视野里他背影挺阔,腰线窄美,绝好的身材。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好几天不见一见就做 小东西几天没见就想要了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