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不要了太深了要坏了 夜里适合男生看的东西

  蒋若晴信手拈来:“一、优秀品质;二、高昂价格;三、独特性;四、高级美感和多级情感;五、非……”

 

    “怎么不继续?”

 文学

 

    蒋若晴哑然,王志涛松开手往后一靠,了然道:“所以你也觉得单纯把yakamoz定位于奢侈品并不合适。”

 

    蒋若晴诚恳地点头:“可是yakamoz的无形价值与有形价值关系比值这么高,根本不可能成为生活必须品。”

 

    王志涛微笑,有杀伐果断的意味:“吃过哈根达斯吧。”

 

    蒋若晴悟了。

 

    王志涛继续:“回到质量特性。”

 

    “装酒的需求,美学的需求,装饰的需求和清洁的需求。”

 

    “让你设计,你可以做到以上哪几点?”

 

    “我需要做过市场调研才能判断。”蒋若晴谨慎道。

 

    王志涛颔首,语态放松了些:“你这四个月做了什么?”

 

    蒋若晴顿时羞愧不已,低下了头:“就,与客户保持良好的沟通关系。”

 

    王志涛似笑非笑,蒋若晴窥他,王志涛道:“行了,你回去吧。”

 

    蒋若晴求之不得,颇有抱头鼠窜的狼狈样,坐上车才大喘气,心脏咚咚乱跳,不知道是因为换岗兴奋还是王志涛气场太强吓得。

 

    《穆天子传》里记载:西周兴盛时的穆王,命御者造父驾着八骏西去邀游,穿天山,登昆仑,见到了西王母,在瑶池受到了盛情款待,举觞歌诗,流连忘返。

 

    相传西王母下凡回访穆王之时,两人共享云雨春宵之乐。在两情缱绻之际,王母把掖人花道中的乾枣取出,劝穆王即时服下,以作养生强精的补品。穆王服用后果见奇效。

 

    蒋若晴双手撑在榻上,高高地撅着屁股,两腿颤颤巍巍绷得挺直,正难耐地咬着唇。

 

    而张超兴致浓厚地坐在椅子上,一手端着彩暗花卉斗笠碗,里头装着红彤彤饱满圆润,大小一致的红枣;一手正把一颗颗红枣往蒋若晴的小肉洞里推。蒋若晴本就生得一线天,当下姿势受限,两腿间竟绷得一丝红肉不见。张超捻着红枣沿着缝儿慢慢控开,上下搔着,等那窄肉洞馋馋流涎,才不紧不慢地一点点塞进去。

 

    随着枣子越塞越多,蒋若晴肚子开始发涨,泛起轻微痛意,其实是紧张过度。她埋怨:“不要塞太多呀,拿不出来怎么办?”

 

    张超哄她:“还有一个。”说着,一骨碌塞进去三个。蒋若晴“呀”了声。

 

    张超放下碗,帮她穿上内裤,放下叠在腰间的裙摆,理了理褶皱,笑着问道:“还能起来吗?”

 

    蒋若晴转过头由下至上瞪了他一眼,眼眸含着露似的汪然,仿佛手指轻轻一碰就能落下泪来。她尝试着站起来,结果腿脚一软,直接跪地上了,手肘磕到榻壁,好响亮的一声。

 

    张超忙把她抱起来:“磕到了?痛不痛?”横抱着坐上榻,翻她手臂检查。

 

    “不痛。”蒋若晴揉了下肚子,嘟嘴道:“这要多久啊?”

 

    张超摩挲着她磕红的手肘:“十分钟吧。”

 

    “这么久?不会消化了吧!”蒋若晴娇声娇气,下头不自觉地收缩起来,异物感极其强烈,又生怕把它们挤瘪了,两腿一动不敢动了。

 

    张超好笑:“不会,西王母都没消化,你区区一凡人,哪那么大能耐?”

 

    “你也不是穆王啊!你受得了这份福气吗?”蒋若晴哼哼。

 

    “就算吃了立马暴毙,我也愿意。”张超深情地凝视着她,鬼话连篇。

 

    蒋若晴捂住他的嘴:“呸呸呸。”眼眸滴溜溜一转,曼语道:“你吃了立马十八,钻石鸡吧。”

 

    “小淫娃!”张超笑啐,“你这是把福气留给自己了。”

 

    蒋若晴笑翻,脸颊晕出红来,衬得那眼儿更水了,张超俯身亲了亲。

 

    两人亲亲摸摸黏糊了会儿,张超让她躺床上去,仰卧抱膝,蒋若晴慢吞吞照做。张超取来碗,侧坐在榻沿,单手把她腿一提,让她腰背靠上他大腿,整个臀部敞在他眼底。

 

    张超揉了会儿她肚子,才缓缓伸手指进去取,低声:“你别夹。”

 

    “我控制不住…”

 

    “乖,放松点,你越紧张它们越往里头钻…”

 

    “嗯…”

 

    结束后两人皆大汗淋漓。张超拿湿漉不堪的手指往她屁股上一抹:“先撅着,我拿毛巾过来给你收拾。”

 

    蒋若晴咬着手背喘着。

 

    等张超给她收拾完,蒋若晴还是觉得不舒坦。张超了然:“等我吃了这枣,再来办你这个小王母。”

 

    蒋若晴以腰眼为轴心,在榻上转了个圈,仰头把脑袋搁在他腿上,手指去戳他的胃:“你真要吃啊?”

 

    张超点头:“延年益寿,追平我们相差的八年。”

 

    蒋若晴怪腔地“咦”了声,却忍不住好奇:“你吃完告诉我什么味。”

 

    张超浅笑,眼里一抹不怀好意,趁她说话之际迅速把一颗红枣塞进她喋喋不休的嘴里:“你自己尝尝不就知道了?”

 

    蒋若晴尖叫,坐起来呸呸呸吐掉,龇牙咧嘴地伸手挠他:“恶心死啦!!”

 

    张超边躲边大笑起来,留意着她玩得额头鼻尖又冒汗才控住她:“给你吃的是干净的。”

 

    蒋若晴不信,斜眼横他,张超无奈地闭了下眼:“真的。”

 

    他顺着她的头发道:“好了我去忙了,你要出房间记得找件我的外套穿。”语气数落,“都什么天气了出门还穿无袖裙。”

 

    蒋若晴拱他:“知道了知道了,我睡一会儿。”

 

    张超站起来:“别睡太久晚上又精神。”

 

    得来一句又甜又怨的“老妈子”,张超亲了又亲,端着碗出去了。

 

    蒋若晴瞄了眼,不知道的以为他手里什么仙丹妙药呢,神态那么得快意。会不会躲哪角落偷吃去了?想着想着脸又红了。

 

    王志涛果然言出必行,等蒋若晴节后去上班,就有人事部的过来找她了。

 

    处理了一天调岗的事情,等忙完已经过了六点,Milly说这周末吃个散伙饭,蒋若晴问她:“要不要叫上你朋友大米?”Milly神情微妙,几乎是立即拒绝:“他没空。”蒋若晴没多想地点点头。

 

    周末吃完散伙饭到家晚了,蒋若晴去卧室看过她妈妈后去了趟书房——刚刚经过书房的时候见门缝里还亮着。

 

    她叩门进去,方国平抬眼问:“有事?”

 

    蒋若晴关上门走进,方国平匆匆整理着桌上散开的纸页。蒋若晴状似随意地扫了眼:“上周我调去设计部了,跟你说声。”

 

    “唔。”方国平点了下头。

 

    蒋若晴又扫了眼桌面,手指微微蜷起来:“我妈复诊情况怎么样?”

 

    “没大问题。”方国平不耐地皱起眉,“我还有工作要处理,你妈的事你明天问问保姆。”

 

    “哦。”蒋若晴应着,走了。

 

    关上门后蒋若晴稳着步子往卧室走,等一进卧室立刻飞奔至床头拿过手机搜索“春天福利院”,没有;搜“春天儿童福利院”,还是没有相关词条。难道是她想多了?蒋若晴抱着头,用拳头敲了两下,但愿是她太敏感了吧。

 

    去年方温悦无意知晓丈夫不是孩子的亲生爸爸。她奔溃之余开车去找女儿,蒋若晴不明所以,从妈妈支离破碎的话语中才了解事因:方国平有弱精症,长期让人迷奸她,致使她怀孕。蒋若晴大骇,她不信,这事情太荒唐了!他不信她爸爸这么丧心病狂,吵着要去医院做DNA,母女两情绪激动,不幸在路上遭遇车祸。虽然都没受重伤,但她妈妈因此心智障碍,宛若幼儿。

 

    之后蒋若晴去找方国平对峙,方国平冷静到可怕,他说是你妈想要小孩。蒋若晴当时疯了一样,不敢相信这是那个爱她护她的好爸爸。她吵着让他们离婚。方国平讥讽,离了婚你养得起你妈?你们母女,除了两张脸有用,还能做什么?你想让你妈重操旧业养你吗?你觉得她现在这样还行吗?

 

    字字锥心,蒋若晴呕吐不止,满面污秽,眼睛睁得要撑破眼眶,目光却是涣散的。方国平指责,要不是你吵着要去医院,你妈会这样?这句话彻底把她击倒,一只耗子被踩住尾巴只会吱吱惨叫,她的确没有办法改变糟糕。

 

    ……

 

    温悦是孤儿,成年后被高官带出福利院包养,之后嫁给方国平,从温悦改名为方温悦。蒋若晴曾觉得父母的爱情是如此真善美,而现在她听到了精美华丽的帷幕发出巨大的撕裂声。她想帮她妈妈找到她的亲生父母,可连福利院的名字都不知道;她曾拜访过嘉月市所有的福利院,徒劳无功。她问过小姑,小姑只让她放下吧。

 

    渐渐地,蒋若晴也有些麻木了,任方国平买了套房从医院接回方温悦。这小区几乎都是那些得阿尔兹海默症、路易体痴呆等疾病的老人。方国平解释说是为了降低小区人群的攻击性,以防万一。可限制方温悦出行的也是他。

 

    一栋一个人的精神病房,住久了,蒋若晴觉得满屋子都是看得见的看不见的病人,亦包括她

 

  国庆假期蒋若晴和小姑一块去乡下看爷爷奶奶。两老人都是普通工人,年轻的时候开了家弹棉花的作坊,上了年纪不愿意跟着子女去城里,干不动活了盘了家小店守着,日子悠远而清闲。子女能有现在的成就全靠他们自己咬着牙打拼出来的,作为父母无从插手他们的生活,加之来回不方便,亲子关系反而疏远了。倒是方温悦经常来看他们。后来方温悦和方国楠的事对两老打击很大,连小店都关了。

 

    一上车蒋若晴就说:“我开车的时候千万别念我,小心我疲劳驾驶。”

 

    小姑半閤眼按着手指上一个像手表一样的东西,蒋若晴瞥了眼问:“这是什么?”

 

    “念佛电子器。”

 

    蒋若晴夸张:“原来佛教也可以工业化。”

 

    小姑开始默念心经不理她,蒋若晴无趣。一路上堵堵走走,到乡下刚好赶上饭点。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不要了太深了要坏了 夜里适合男生看的东西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