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一天到晚不停的做 :老师~不你不能这么做,蒋若晴

 蒋若晴撒娇:“只是工作忙了点,没少吃!”

 

    “工作还适应吧?”

 文学

 

    “嗯,都挺好的!放心啦。”

 

    奶奶和爷爷喋喋不休,问她红烧肉烂不烂,问她开了多久的车……蒋若晴一直应着,小姑在边上安静用餐,一言未发,神态祥和。

 

    吃完饭他们三人午睡,蒋若晴说要去外面走走,爷爷让她别走太远。

 

    他们住的筒子楼,加之国庆放假,小孩的吵闹声一刻没歇停,听久了倒也不觉得烦,衬着筒子楼半封闭的静态美和老城安适的情调,成了别具风味的背景乐。

 

    蒋若晴心情愉快,一路下去遇到几个认出她的邻里,甜甜唠了三两句话。

 

    她刚走到楼下,身侧一阵风卷下来,一群小孩子呼啦啦往外跑,在平地上尖叫追赶。蒋若晴喉咙干痒,捂着嘴咳嗽起来,余光一抹暗色,后头还有个人走下来。

 

    蒋若晴抬头侧目——

 

    这么一刹那的光景,仿佛飓风呼啸过后平静的海,仿佛火车轰然驶离孤寂的灯,咳嗽忽止。

 

    竟然是江淮。

 

    他似乎没有认出她来,目不斜视地往前去了,蒋若晴见他走过去呼朋唤友般迅速召集整齐一群皮孩,一行人离开了。

 

    鬼使神差的,蒋若晴跟上去了。

 

    人行道前他们停下,江淮看着红绿灯上闪烁的数字,突然出声:“我们要去图书馆。”

 

    蒋若晴没有被抓包的尴尬,她往前迈了半步同他并肩,也正视红绿灯道:“我跟你们一起去,不介意吧。”

 

    “不介意。”

 

    声音不高不低,沙沙的,顺着耳蜗下旋。

 

    蒋若晴脚步慢了一截。

 

    过了两个街口,蒋若晴走不动了:“还要多久?”

 

    江淮思索了会儿:“二十分钟吧。”

 

    蒋若晴目瞪口呆:“为什么不打车。”

 

    “太贵。”

 

    “那公交呢?”

 

    “公交路线长,需要一个多小时。”江淮解释。

 

    蒋若晴沉默片刻,严肃道:“不行再这样走我腿要废了。”

 

    “那你回去吧。”江淮语气真挚。

 

    蒋若晴默默清点前面几个小矮头:“八个小孩,你四个我四个,我叫出租。”蒋若晴回视他,“我付钱。”

 

    江淮点点头。

 

    乡下出租规矩少,钱给的多就行,有辆出租车还说八个小孩挤得下。蒋若晴脚底酸痛,没好气:“你当你是五菱宏光啊。”江淮轻笑一声,蒋若晴看过去时他又不笑了。

 

    等两辆车齐了才一并开出去,江淮在前,蒋若晴在后,七八分钟就到了。本来很闹腾的小孩一进图书馆就乖得跟玩偶似的,安安静静地各自去找喜欢的书看了。

 

    蒋若晴早早走去咖啡区,点了杯摩卡窝进懒人沙发里玩手机。江淮走了一圈,确定了几个小孩子的位置才回身找蒋若晴,他很规矩,没有跟蒋若晴四肢断掉似的窝进沙发,而是搬了张方正的凳子坐在她边上。

 

    蒋若晴觑他一眼:“想喝什么?”

 

    江淮摇头。

 

    “没事,姐姐请你。”

 

    “想要跟你一样的。”

 

    蒋若晴暗乐,这闷骚孩子。她起身招呼他:“跟我一起来,看看还有什么想吃的。”

 

    两人低头浏览菜单,蒋若晴刚看到第二排,江淮已经冲服务员点完餐了。蒋若晴玩味地睨了他一眼。

 

    江淮知道她在想什么:“我记东西比较快。”

 

    蒋若晴不置可否。

 

    两人回了座位,蒋若晴的目光在他眼周打转,试探道:“姐姐请你吃了东西,问你要点什么不过分吧?”

 

    江淮好乖:“不过分。”

 

    “掀起你的刘海来,让我来看看你的眼。”蒋若晴清唱,嗓子又脆又灵。

 

    江淮牵唇笑笑,耳畔红了。蒋若晴瞅他那样,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了,移开灼热的视线:“算了算了,随便说的。”

 

    江淮轻声道:“没事。”话落,他单手穿进刘海往上一捋。

 

    电光火石间一双清冽鹿眼,真挚而忧伤,下眼睑一圈细细的红,是雨天小鹿奔过红顶教堂蓦然望过来的一眼。

 

    蒋若晴愕然:“为什么要遮起来?”

 

    江淮把手放下了:“习惯了。”

 

    他的神情想来是有什么难言之隐,蒋若晴把餐盘往他那一推:“快吃。”

 

    江淮点了下头,蒋若晴发现他用餐习惯很不好,进食速度太快了,看得人都消化不良了。蒋若晴好几次都想劝劝他。

 

    等他吃完,蒋若晴问:“好像记得你高三?”

 

    “嗯,我在嘉月一中。”

 

    “厉害。”蒋若晴想了想,“你应该还记得我吧?上次谢谢你。”

 

    江淮不吭声,蒋若晴有些尴尬,忍不住找话掩饰:“我高中也经常去吃那家烧烤店,现在去的少了,我们能碰到也算缘分。”

 

    江淮心道,不是缘分。

 

    “你住这吗?以前怎么没看见过你?”

 

    江淮轻轻道:“大概也是缘分吧。”

 

    蒋若晴心忽然软得经不起跳动,想起一句话来:「若说没奇缘,今生偏又遇着他。若说有奇缘,为何心事终虚化?」

 

    江淮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沉默,又见她蹙眉,心里不由得比她更慌乱。以为自己说错话,低声:“我去看看他们。”

 

    蒋若晴若有似无地“嗯”了下。

 

    后来江淮没有再坐过来,蒋若晴早早冷静了下来,托服务员给江淮留了两百就走了。

 

    奶奶坐在餐桌边择芹菜叶子,见她进来问她去哪儿逛了。蒋若晴答外面走了走;小姑在边上安静坐着,看嘴型在念“波罗揭谛”;外公在厨房里炒菜,声音清晰可闻,房子小,毫无私密可言。

 

    蒋若晴想到江淮,如果她十八岁还跟父母一个房间,她会窒息吧。

 

    吃饭的时候蒋若晴不经意地问爷爷奶奶他们认不认识江淮,小姑瞥过来一眼,蒋若晴装傻。

 

    奶奶口吻熟切:“江淮啊,很乖的一小伙儿,脑子灵光,家里水龙头漏水,灯泡坏了,都是他来修好的。”

 

    蒋若晴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爷爷叹气:“小赵可怜啊。”

 

    蒋若晴竖起耳朵:“他怎么啦?”

 

    他们说他没爹没娘,无人清楚他什么时候住在这的,有说他住了十几年了,也有说他不住这。学习好,心肠热,什么粗活累活都会,邻里有什么问题了都爱找他,他有空还帮小孩辅导作业……

 

    蒋若晴出神地听着,后悔没给他多留点钱,别待会儿他又没舍得打车,走路回来的。蒋若晴打开手机想问问服务员他们走了没,看到一个添加,她猜到是谁了。

 

 

  添加后江淮发来两句话:我叫江淮,我把钱还你。

 

    原来是这个“郁”,蒋若晴搪塞钱的话题:你到家了?

 

    江淮:嗯。

 

    对话框一直显示着“正在输入”,蒋若晴手指浮在屏幕上方,等了好半会儿没反应。她自我介绍:我叫蒋若晴。

 

    这下江淮回得很快:方姐姐。

 

    蒋若晴心跳漏一拍。官能倏尔通感,似乎听到他在她耳边低低唤她姐姐,不由想象那双清澈的瞳孔印上她的影子。

 

    江淮,你干嘛卖乖?

 

    晚饭后蒋若晴和小姑没坐一会儿就起身告辞,奶奶和爷爷没多留,毕竟这里住不下。车子刚启动,蒋若晴从倒车镜瞥见筒子楼群里跑出一人,赶了两步,忽地停下来,远远站在巷口望着。

 

    他在灯下,她在暗处。

 

    橘色光晕网在他头顶,神色模糊不可辨,细长的影子积聚在他脚下,明明巷子窸窣吵闹,但看着他,无端觉得道路空旷寂寥得可怕。

 

    蒋若晴手指动了动。

 

    小姑突道:“怎么不开?”蒋若晴回神,开了出去。

 

    后视镜里那个黑色的身影在五彩的光斑中变得小而朦胧,似轻轻悬挂在浓重的暮色中。

 

    之后几天的假期,蒋若晴都陪着她妈妈。

 

    只中间接哩哩出院出去了一趟。哩哩恢复很好,看见她和张超尾巴欢欢儿地扫。

 

    蒋若晴顺带让美容师给他修了毛,圆圆大大的耳朵,圆圆的脸,像只米老鼠。蒋若晴爱死,抱着乱蹭。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一天到晚不停的做 :老师~不你不能这么做,蒋若晴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