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小丹慢慢张开双腿 乖挤进去一点点

 尉迟清菱瞪大了杏眼,这可是她第一次被这里的男人主动亲到,居然一点也没感到讨厌,欲望甚至又膨胀了起来。


    “啊,王爷…”

 文学


    顺着自己的冲动,尉迟清菱将不着片缕的嫩白少年推倒在柔软的地毯上,修长的手指从他白皙圆润的肩头拂过,游走到他突出的锁骨处。


    人的骨头很硬,肌肤却带着温度,散发出淡淡的香味,尉迟清菱低头靠了上去,脸颊贴在他的胸口。


    “咚咚


    “咚咚


    他的心跳如雷,从急促到平缓,尉迟清菱闭上眼睛听着这无言的话语,好似这样可以让她的心也活过来。


    此时此刻,妻主匍匐在小侍怀里的模样,渝焕林看着看着,从前在丞相府里窥见的温情一幕涌上心头。


    母亲在累极的时候,也这样靠在父亲膝上,父亲抚顺她的长发,低头吻上她的额头,说着,桢儿永远会陪着你。


    回想自嫁进王府以来,他敏感地发现,王爷虽是个和善之人,但也是个无情之人,就只是想着做个贵门世家中的端庄主夫就够了,从未想过要多了解她,更别提交心了。


    所以她才会在情事中,对着下贱的侍人露出这般依赖的姿态,甚至有点无助的样子。


    也许,是他一开始就想错了,渝焕林默默地褪下了衣衫,来到尉迟清菱身后跪下,俯下身,双臂展开环住她的细腰。


    “咚咚


    “咚咚


    另一窜急促地心跳声从背后传过来,毫无遮挡,尉迟清菱终于知道别人的ru头贴在自己的背上是什么感觉了。


    突出的两颗有点硬的软豆子抵在背上,有点舒服,尉迟清菱扭动了一下,渝焕林的奶子就磨蹭着她的肌肤,有点痒酥酥的。


    尉迟清菱坐起身来,依旧搂着白茆,侧身望着背后拥着她的渝焕林,怎么了?


    刚要开口,渝焕林满怀的羞意又有点按捺不住地浮现在心头,嫡仙似的脸庞染上了一片灿烂的晚霞,欲语还休地瞟了她一眼。


    伸手往她身后一抓,尉迟清菱就把住了渝焕林还软着的r棒,坏心眼地揉搓了一下头部,大拇指往小洞里扣弄。


    “啊,王爷啊,林儿,不要啊,啊…”


    将玉棒玩得半硬了,尉迟清菱才松开了手劲儿,眉目间带有几丝不常见的温情和耐心,不要?那你为什么脱光了来抱我?


    命根子还在她的手心里,反正他整个人都是她的,心又为什么不能正大光明地交给她呢?


    渝焕林这样想着,就完完全全豁出去了,闭着眼,声音里还夹杂着喘息,啊,王爷,林儿想爱你啊。


    “白茆,等我会儿,苟美,你也是。


    “嗯啊…”


    听到一声低沉的闷哼,尉迟清菱才想起身边还跪着的风吟,估摸着他大概还在忍受着后庭的不适,拍拍身后人的腰,抬高了屁股。


    “林儿,插进来。


    刚刚激情表白玩,渝焕林感觉心里尘封了许多年的爱欲之情一次打开了大门,闻言自然也没什么抗拒之心。


    他甚至还有点迫不及待,身下的私处都更硬了几分,蠢蠢欲动地想要进入她那个温暖舒适的地方。


    “嗯!


  

    “嗯,王爷啊…”


    屁股墩上传来异样的刺痛,风吟感到了些既痛又舒服的快感,被侵入的地方自动收缩了下,那棒子就往他后庭里缩进去了些,分身也肿胀得更加厉害,他只好承认自己快憋不住了。


    “王爷,风吟快不行了啊,风吟的那处,快要爆了…”


    见时机成熟,尉迟清菱也不再继续为难风吟,也有点怕把他玩坏了,手伸到他胯下,熟练地握住揉搓着。


    谁知,她揉搓了才不过两下,溅了不少在他的小腹和大腿上,尉迟清菱身上也沾了不少。


    “啊啊啊…”


    手肘抵在地上,风吟昂着头叫着,下身不受控制地射出一股股,他第一次感受到了所谓的欲生欲死,太痛快了。

享受着快感的尉迟清菱不由地伸出舌头舔了舔下唇,恍然睁大那双迷人的眸子,目光炯炯地望着风吟绝色的小脸。


    “风吟,吻我。


    拥吻着栀子花味的小狐狸风吟,尉迟清菱小腹用力,在身后渝焕林的阳具上灌注下自己的花精,在阴道高潮后,又达到了心理上的高潮。


    同时占有两个对你表达着爱恋,愿意包容你的欲望的男人,真的太美妙了。


    那么我呢?


    脑子里冒出这么个没头没脑的疑问,尉迟清菱在心里笑出声,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温情,自己对自己的爱,这样的生活大概就是她想要的吧。


    这样似乎很渣唉。


    不知道道不道德,关乎哪个时代的道德,反正这是她找的一种让她能在乎自己的生活,就够了。


    做个男人仰望着得不到的圣女很爽,做个男人渴求着得不到的渣女也很爽,不一样的爽。


    “唔啊


    两人的嘴唇分开,拉出一条银丝,尉迟清菱抬手摸了下嘴角,对着风吟随意地笑了下,谢谢你,我很舒服。


    转过头,对着半眯着眼沉醉的渝焕林,尉迟清菱按了下他的嘴唇,林儿,你知道吗,你是仙子,为我一人堕落凡间的仙子。


    至真至诚地一笑,渝焕林湿了眼眶,终于懂得了父亲的幸福所在,我堕落了吗?清菱,你怎么知道的。


    “因为,我就是堕落之神。



    多年培养出的生物钟准时敲响,平躺着的女子缓缓睁开眼,左右两旁都睡着一名男子,将她夹在其间。


    这床很大,睡下七八人也无妨,如今躺在其上的不过四人,浓厚的异己气息还是让尉迟清菱一下清醒了过来,坐起身。


    揉了下两边眉骨和眼窝,几缕晨光从床沿里潜进来,光线不算很好,但眼前一切都看得清晰明了。


    薄薄的雕花被子掩住腰部,她环视周围,首先映入眼帘的苟美。


    一双圆乎乎的大眼睛合得不紧,露出一点眼白,面相长得好,也就没一点可怖,反倒可爱。


    似乎眼睛大的人睡觉都不能完全闭上眼,她上辈子也被这样说过学长。


    “王爷!你醒


    白茆还没说完,嘴巴就被尉迟清菱的手掌而彻底封住了,他一双猫眼瞪大了,带着刚睡醒的迷糊和被踩了尾巴的惊诧。


    “王爷,白茆,你唔


    刚一急,尉迟清菱去让白茆住口的时候,手肘不小心磕到了两人中间睡着的风吟,把他弄醒了,下意识又伸一只手去捂他的嘴。


    “清菱,你醒了。


    “王爷,白茆,风吟,主夫,你们都醒了。


    …好家伙,这下床上的每个人都醒了,面无表情费尉迟清菱放了两张嘴自由,无声叹息,她不就想静静欣赏一下美男子们的睡颜吗?


    穿衣时,她见苟美在被着她放下水盆时,揉了下左胸,联想起昨晚上怎么玩弄他ru头的场景,骨子里的兴奋感回归了不少,又有点担心会不会玩的有点过。


    “苟美,疼吗?


    苟美转过身,疑惑道:王爷,什么?


    只剩头发没有盘,尉迟清菱披散着长发,精致的眉眼舒展,淡淡的笑熙若春风,慢悠悠地走到他面前,手心印在他的胸前。


    “这里,疼吗?


    “砰砰砰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小丹慢慢张开双腿 乖挤进去一点点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