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我忍不了了我要 看着镜子里我是怎么要你的

  隋玲会做饭,就是每次做了饭厨房像是打了仗一样,没有一处干净的。

 

    吃饭的时候阿婆一直给隋玲夹菜,边夹边抱怨:“真是养头猪都比你胖,净糟蹋粮食,全给我吃了。”

 文学

 

    隋玲又把东西夹到北斯碗里,阿婆拍了一下桌子,隋玲又把菜夹回自己的碗里,小声嘀咕:“我怕北斯长不高。”

 

    “还长什么长,是想把房顶戳个窟窿不成。”

 

    阿婆又给隋玲和北斯盛汤说:“你俩把这汤全喝了。”

 

    隋玲看着北斯说:“喝不下就把你头割了,灌下去!”

 

    北斯端起汤一口喝了,隋玲又给北斯盛,还说:“多喝点,阿婆做的可好喝了。”

 

    阿婆拍了拍桌子说:“喝你的,管的还挺宽。”

 

    最后全是北斯吃了,隋玲就吃了一点点。

 

    他们坐在院子的阴凉处,阿婆看着北斯说:“北斯你不要总是听玲玲的话。”

 

    “好。”

 

    “嘴上答应的快,转个身全都忘到了脚后跟。”

 

    北斯为了证明自己没有敷衍,特意说了句:“隋玲你听不听话。”

 

    隋玲坐在一旁先是一愣,然后说:“嗯,听话。”

 

    阿婆摇着手里的扇子,闭着眼说:“我看你们全听的是耳旁风,没有一个真正听话的,只有我一个人听他的话,努力的活着。”

 

    隋玲趴在阿婆肩膀上说:“我会永远陪着阿婆。”

 

    “等过几年我就要去找你阿公了,我要告诉你阿公,我们玲玲也成了家,有一个很爱她的人。”

 

    阿婆从来跟隋玲没有说过什么煽情的话,这会儿隋玲还有些不适应,隋玲看着阿婆毫无征兆的眼泪,慌了。

 

    在她的眼里阿婆一直都很坚强,她像老鹰一样保护着母亲和自己。

 

    阿婆抓起隋玲的手放在自己的眼睛上说:“你们都没看见,我只是觉得太阳刺眼。”

 

    隋玲顺着阿婆的话说:“我和北斯都没看见。”

 

    阿婆拿开隋玲的手,从口袋里拿了张纸抹了抹眼泪说:“午饭都吃了还坐着不走是准备吃晚饭,赶紧走,该干嘛干嘛去。”

 

    隋玲:“阿婆你现在都不让我回家。”

 

    阿婆推着隋玲说:“谁不要你回家了,我要午休了,下午还要和你奶奶去外面散步,你在这里我还怎么睡,不停的上楼下楼吵死了,你们要是没事儿就弄个孩子自己玩,别老是过来瞎转悠。”

 

    隋玲张了张嘴,解释不出来,那确实是她做的,可是她觉得声音不大。

 

    终于把他们赶走了,看着离开的车子,她不想玲玲总是黏着她,阿婆知道自己年纪大了,到时候她要是死了,她的玲玲肯定哭的稀里哗啦,自己都没办法给隋玲擦擦眼泪。

 

    她想隋玲有自己的生活,以后自己才能走的安心。

 

隋玲和北斯没有回去,易妍哭着找隋玲,白焕没办法只能让北斯把隋玲带来。

 

    门铃刚一响易妍穿个拖鞋就跑出来开门,北斯在后面扶着隋玲的腰她才不至于被易妍扑倒。

 

    易妍拉着隋玲去房间,白焕跟着从后面跑出来,看着北斯一脸苦笑说:“兄弟白当了呗,你要是再不带隋玲过来,易妍就把我弄疯了。”

 

    北斯挤开白焕进去,说了句:“这不是还没疯吗?疯了告诉我一声,医院我帮你联系。”

 

    “还是兄弟吗?”

 

    “是兄弟怎么不见你叫我声哥听听。”

 

    北斯坐在沙发上,白焕踢了北斯一脚说:“就大了几个月,你至于吗?”

 

    北斯用纸盒砸过去说:“那我现在回去。”

 

    白焕接住了北斯砸过来的纸盒说:“哥,哥,哥,你是我大哥行不行?怎么这么小气。”

 

    北斯看了眼卧室的门,点了根烟说:“她们怎么那么多话,还不出来。”

 

    “你没戴表,她们才进去了没有十分钟。”

 

    “穷,没钱买。”

 

    白焕看着他上百万元的江诗丹顿腕表说:“你脑子没病吧,你对穷是不是有什么误解。”

 

    这不是北斯最贵的表,他会买很多表放在家里,不戴,就是喜欢看,有钱任性。

 

    北斯拍开白焕的手说:“你要和我比,我也没有办法。”

 

    白焕打算不说话,北斯那嘴根本不会和你好好说话。

 

    要不怎么说他是狗,毕竟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房间里,易妍一直哭着说:“我一直打你电话没人接,去找你也不在。”

 

    隋玲一直给易妍递纸说:“去工作了,不让开手机。”

 

    易妍哭的打嗝,就这样嘴还不停说:“前几天我回去,我妈非要让我生孩子给她玩,可是我不想生,她就说让我不要回去了,我爸也不帮我说话,呜呜啊啊啊……”

 

    隋玲的肩膀被易妍的眼泪弄湿了,难受的要死她还要安慰易妍说:“你和你妈妈好好说,不要总是急眼。”

 

    “啊啊啊啊啊!!你们都不理解我。”

 

    易妍擦了擦眼泪说:“到时候孩子从我那里被拿出来,我得去撞墙。”

 

    隋玲被易妍的直爽都搞脸红了,还是强装镇定的说:“你可以先怀一个试一试。”

 

    易妍睁大眼睛看着隋玲说:“玲玲你不会不知道我说的什么吧,从你的……”

 

    隋玲捂住易妍的嘴说:“知道,知道,你小点声,我又不是没上过生物课。”

 

    易妍拿开隋玲的手说:“那你不怕?”

 

    “我没想过。”

 

    隋玲只想着给北斯生一个孩子,她从来没想过孕育一个生命的过程。

 

    易妍从认识隋玲就觉得她不应该是什么安分的女人,性格、长相、身材让她身边不乏异性的追求,可是她谁都看不上。

 

    不过隋玲却出乎意料的安分,她的所有都给了北斯,他们都把彼此的所有给了对方。

 

    客厅里都能听见易妍哭喊的声音,北斯真怕隋玲离得那么近被吵聋了。

 

    北斯拍了拍白焕问:“你家暴她了?她哭的嗓子得冒烟儿了吧。”

 

    白焕从沙发上弹起来,激动的说:“我敢打她,你该担心担心我,好给我收尸。”

 

    “那她哭什么?”

 

    “不知道,前几天回了趟家,就开始哭,一有时间就哭。”

 

    北斯认真的和白焕分析:“是不是你不行?”

 

    “我靠,你才不行,老子不要太行,弄的她要死要活。”

 

    易妍刚从房间出来就听见白焕说的话,立马冲了过去,用拖鞋砸他,嘴里骂着:“白焕我去你大爷的,谁他妈要死要活了。”

 

    北斯过去牵着隋玲往门口走,白焕的说话声里夹杂着东西噼里啪啦的声音大喊:“隋玲有空来玩啊!”

 

    隋玲想回头看一眼他们打架,北斯已经把门关上了。

 

    回去的路上隋玲说自己要去超市,北斯开车去了隋玲常去的超市。

 

    隋玲买了一大堆荔枝。

 

    北斯劝她说:“少买点。”

 

    不是不让她买,是买多了,隋玲吃起来就控制不住,关键是荔枝吃太多不好。

 

    “你和爸也吃。”

 

    “隋玲你现在都会找挡箭牌了。”

 

    隋玲放下手里的袋子,非得一副委屈的样子说:“你嫌弃我花钱。”

 

    北斯都被她逗笑:“呵!我给你批发首饰、衣服的时候怎么不嫌你败家。”

 

    隋玲硬是被拉走。

 

    路上隋玲一直没说话,打开车门也是惊呆了,刚刚买的荔枝隋玲全吃完了,袋子里都是果壳。

 

    隋玲提着袋子下来,把果冻递给北斯说:“怎么了?你想吃?要不我们再去买。”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我忍不了了我要 看着镜子里我是怎么要你的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