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含着厨房去 学霸把学渣给做了

 余音翻了个白眼,那是我粉丝吗?

 

    不过这次冲上热搜第一也是粉丝忙着辟谣跟路人黑粉掐架把热度弄上来的。余音并不想花钱为这种皮毛小事做公关,本着清者自清的态度她已经看淡了。

 文学

 

    池昱额头冒着细细的汗珠,体温已经降下来差不多趋于正常值,但人还没醒。

 

    她伸手抚上池昱的眉骨,鼻梁,动作太轻,手止不住有些抖,她虔诚地在他嘴角落下一个吻。

 

    这些年每次自己惹池昱生气,池昱都没少放话要打断她的腿,但只要她撒个娇,好像都会过去。

 

    她从来没见过池昱倒下,接到徐秘书电话的时候,她才发觉自己根本没想过生活中失去池昱会变成什么样。

 

    无数次想逃离追求的自由,如今触手可及却突然心甘情愿做只笼中鸟。

 

    池昱昏迷了两天,终于在第三天的凌晨转醒,目光所及是白花花的天花板。

 

    痛,身上好像是所有器官都移位又被移回来了一样。

 

    他挣扎着坐起来,看见床下睡着的余音,怔了一下,坐在病床上打算先捋一捋。

 

    手机闹铃响起,是她的,余音捂着眼透过手指缝看手机屏幕,该叫护士来换吊瓶了。

 

    这其实是护士份内的事,但是昨天护士不知道为什么迟到了几分钟,血倒流到输液管里,余音都要吓死了,医院解释是值班的护士新来的,晚上急诊有点忙,她动作不够快。

 

    余音心平气和地请院方拿出对待VIP病人的正确态度,“如果是钱不够到位,你们可以说,但要再这样,不是你们赔钱就可以解决的。”

 

    院长点头哈腰地应承着,但保险起见余音还是定了闹钟,每隔三个小时起来看护士来没来。

 

    321。好,门准时开了。

 

    余音刚准备重新睡,突然听见护士喊了声,“你醒了?”护士打开台灯,余音听到awake,大概懂什么意思,她急忙坐起来。

 

    发现池昱正坐在那儿直勾勾地盯着她。

 

    “你,什么时候醒的?”

 

    “刚才。”

 

    “……”

 

    护士问池昱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为他量了体温发现没什么异常就出去了,房间里霎时陷入了死一般的沉默中。

 

    “……关灯,我要睡觉。”余音总是那个按耐不住性子的人。

 

    池昱倒没为难她,抬手直接把灯关了,仍继续坐在那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语气平淡:“你怎么在这?”

 

    “来看你死了没有。”

 

    “我死了你能有好日子过?”

 

    “……”余音自讨没趣,翻了个身,不打算理他。

 

    她和池昱顶嘴从来是吃亏的那一个。

 

       余音躺着一动不动一直到天亮都没睡着,日出升起,她直接起床冲去洗漱,随后拉开窗帘,光线照射进来,无数尘埃飘在空气中。

 

    自从池昱醒来后,她总觉得背后有双眼睛要把她烧穿。

 

    以前都是池昱先醒来拽她起床,没想到有一天会反过来。余音感觉憋了一肚子的气,但气什么她自己也不知道。

 

    余音拿体温枪给池昱量体温,手刚要抽开就被池昱抓住,他还闭着眼睛,动作却迅捷准确。

 

    “起这么早?”

 

    “那是,我现在早睡早起你懂不懂什么是健康生活?”

 

    池昱被逗笑了,睁开眼,轻轻捏着她的手背,声音还带着刚睡醒的喑哑:“这次能待到什么时候?”

 

    余音手被拽着有些累,索性坐到病床边上任由他牵着自己的手,“十五天,现在估摸着还有八九天时间?”

 

    体温枪被池昱拿走放在一旁,她突然很想摸他的头发,就用空出的左手抚上去,轻轻拍了拍,忽地笑了,眼里仿佛带着星星。

 

    “徐秘书还在乡下,和警方调查你出事的起因。”

 

    “嗯。”池昱盯着她,半晌又冒出一句:“本来就没几两肉,又瘦了?”

 

    几天不见,她好像憔悴了不少,不化妆不收拾打扮,任由黑眼圈耷拉着,眼里还有血丝。

 

    余音抽回自己的手,翻了个白眼:“瘦什么瘦?叶琛现在觉得我多呼吸一口空气都要胖十斤。”

 

    “他说你胖?”

 

    “那倒没有。”

 

    “别听他的,他懂个屁。”

 

    “……”

 

    镜头里的人看起来起码比现实胖十斤,像余音这种当红小花,可能只是一个角度问题,都有人可以大做文章,说怀孕等诸如此类。辟谣也没用,狗仔哪天逮到脸水肿的样子,都要说是怀孕发福。

 

    徐肯舟下午就被池昱召回来了,这次事故查下去估计也查不出什么,当下的重心不用放在上面。池昱打算把这边的工厂交由他打点,然后自己跟余音先回国。

 

    “可是这边的董事说要见您。”

 

    他们还不知道池昱出了事,徐肯舟一早就把消息压下来了,什么新闻都没有报道。

 

    “转线上吧,明天下午两点,通知公司所有董事和庄园的老板。”

 

    “是。”

 

    池昱想了想,叫住就要转身离开的徐肯舟,问:“你把她叫来的?”

 

    “我通知余小姐您出事了,余小姐当天就赶了过来。”

 

    “以后这类问题不用跟她说。”

 

    “好的,池总,是我冒昧了。”

 

    池昱挥挥手,“下去吧。”

 

    跟她说这些干什么?他只希望她待在温室里做一朵玫瑰花,永远盛开,娇贵开心地活着。

 

    徐肯舟跟了池昱快十年了,还是摸不清池昱对余音的想法,这次属实余突僭越。

 

    这次池昱来,主要想安抚一下这边酒庄的庄主,前段时间k市大暴雨加泥石流,庄园受到很大的打击,加上公司的董事并不愿意让公司共同承担这次意外灾害带来的损失,庄主们都已经纷纷表示要解约,要起诉。

 

    按照合同协议,公司确实有帮助庄园维护庄园正常运行的职责,只是这次损失,修复起来非常困难,几近二分之一的葡萄树都已经被破坏得只剩个树根,谁也不知道到时候能否有足够的原料进行生产为公司提供足够数量和质量保证的红酒,问题环环相扣,每个人都各执己见。

 

    池昱有些烦躁,下意识地摸口袋想找烟抽,但身上的病号服连个口袋都没有。

 

       余音被池昱分配去逛街,两个保镖在后边跟着,一条街过去,两个保镖手里的购物袋拎了十几个,她每隔一段时间都要这样大肆挥霍一次,买一堆垃圾也好反正就是要把钱花出去才高兴。

 

    k市靠海,一年四季都很凉爽,风都略带些潮湿,余音很怕冷,将刚买来的披肩直接围在身上。

 

    路过一家纽扣店,本着好奇的心态走进去,发现只有一个老爷子,正趴在桌子上睡觉,旁边摆着一堆图纸,手上拿着的画图笔好像下一秒就要掉下来。

 

    余音抽掉他的笔,老爷子立马醒过来,扶正老花镜,嗓门很大,说话的时候红胡子跟着一动一动的,长得很象是动画片里走出来的怪爷爷。

 

    noYourudebastardgiveitbacktome!”

 

    “他说什么?”

 

    “他让你把笔还给他。”

 

    余音把笔递过去,老爷子毫不客气地接,不知道是不是打扰了他的美梦,他有些炸毛。

 

    no,不要睡了,我要买东西,Iwannashopping!”余音急忙打开翻译软件,告诉老爷子:“Yourdesignappealstome!”

 

    Nostockeachoneiscustom-madeonthespotyouhavetotellmeyourrequirementsandpreferences!”

 

    这玩意还要定制等待的?

 

    但余音还是做了个“OK”的手势,继续利用翻译软件跟老爷子商量她想要的款式。

 

    余音这几年出来买东西,总下意识地想给池昱带点什么,她给自己找的理由是“花的是池昱的钱总不能一样都不花在他身上吧?”

 

    虽然池昱每次看着都不在意,但还是会用。

 

    老爷子说至少要半年后才可以完成,可以先留个地址,不方便到店取的话,到时候做好可以寄过去。

 

    余音没想到这么久,想了很久还是填了池昱的公司,表示跨国所有运费都一并现在付款。

 

    从店里走出来已经是傍晚,几颗星星伴着月亮已经冒出来,天还是灰蓝色。

 

    余音没有逛下去的兴致了,上车回医院打算陪池昱吃饭,反正她自己一个人吃饭也没胃口,对着帅哥没准还能多吃几口。

 

    秀色可餐是真的啊。

 

    池昱开了一下午的会,结束后坐在椅子上抽了半盒烟,然后把烟蒂和烟灰缸直接丢进了垃圾桶,坐回床上盯着平板在看徐肯舟发过来的文件。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含着厨房去 学霸把学渣给做了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