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解开她的内衣含着她的柔软 啊…好痛…嗯…好深

 他没穿衣服,全身泛着股心满意足的愉悦,和被抽空了的疲乏。


    唐盈乐躺在他身边,微微打着小呼噜,显然是累极了。

 文学


    她只穿了条吊带裙,露出来的大片雪白肌肤上全是深深浅浅的红色印记,有些像是捏出来的,有些像是吮吸出来的。


    冷辰川眯着眼睛打量她一番,头疼地重又闭上眼睛。


    昨晚从浴室出来上了床以后,他没忍住又按着唐盈乐要了两次。


    不同于前两次的慌乱青涩,后两次已经充满了饥渴的情欲,雄性激素占据了绝对主动,冷辰川把唐盈乐压在身下,忘了自己身份地予取予求,唐盈乐则迎合他,包裹他,夹紧他。


    冷辰川不断试图提醒自己照顾唐盈乐的感受,但她的软滑弹润让他无法自持,最后总是变成急风骤雨般的猛烈翻滚。


    好在唐盈乐似乎也很享受这样。


    她在床上很害羞,完全不说话,只是像个渐渐烧开的小水壶似的,呼吸越来越烫,越来越急,死死地掐着他的胳膊,随着他的动作发出极力隐忍着的呜咽呻吟。


    就是她这副娇羞的小猫样儿勾得冷辰川丢了魂。


    两个人的身体居然有着出奇的默契合拍,后两次都是同时达到高潮。


    冷辰川小心翼翼地爬起来,给唐盈乐盖好毯子,自己溜到楼下。


    冷辰川觉得,他要对唐盈乐负责的。


    可是他拿什么负责?他没房没车,没权没势,连生活费都是唐盈乐借收画之名施舍的,否则他连自己都养不活。


    冷辰川从冷冻室翻出两盒速冻小馄饨煮了,煎了蛋皮切成细丝,加了点儿虾皮紫菜调成汤底,把葱花摆成爱心的形状,端上楼送到唐盈乐床头。


    他没什么可以给她的,只能尽自己的这份心。

    唐盈乐像参加完铁人三项似的,迷糊得不行,眼睛都睁不开,冷辰川于是就让她靠在自己怀里,像照顾婴儿那样喂她吃馄饨。


    先当好保姆吧,还能怎么办呢。


    吃了饭唐盈乐精神了点儿,让冷辰川开了电视。


    她又开始看不知看了多少遍的古装电视剧,冷辰川记得上次她好像看到了第十八集,现在怎么又在看第十五集了?难道是又刷完了一遍?


    明明是宋朝背景的电视剧,人物的发型服装是晚唐的,桌上放着元青花瓷瓶,主角坐着明式圈椅,屏风上更过分,写着毛主席的《沁园春雪》。


    这种质素的片子,也只有唐盈乐这种不挑剔的人才能看得下去。


    冷辰川皱着眉盯着电视,揣着敬业精神忍受煎熬。


    两个人看了大半集电视剧以后,冷辰川的手机响了。


    他手机破,漏音严重,唐盈乐在边上听得清清楚楚。


    电话那头是冷辰川楼下邻居大爷,高声指责冷辰川家的水管堵了,脏水泛滥得已经从地板开始往大爷家渗。


    冷辰川挂了电话,烦得皱着眉头先呆了会儿。


    唐盈乐拽拽他衣角:回去看看吧?我陪你去。


    冷辰川醒过神来,我自己回去就行了。你好好……”他卡了下壳,才说:“……好好休息。


    唐盈乐要起来,那我开车送你。


    “不用。冷辰川毅然按住她,我去坐小区巴士转地铁。


    说完他意识到自己语气有点凶,勉强弯腰凑过来亲了一下她的额头:你再睡会儿。


    他的声音如冰泉激迸,透着股清冽,即便说这种安慰人的话,也是命令多过缠绵。


    但唐盈乐还是受用地了一声,抱着枕头躺回去,弱弱地说:那你路上小心哦。


    冷辰川了一声,飞快洗漱了一下,穿衣服走人。


    唐盈乐躺在床上听见楼下传来落锁的声音,才终于把脸埋在枕头里,无法自拔地狂笑起来。


    她终于把冷辰川给睡了!


    或者是……冷辰川终于把她给睡了!


    这不重要。


    唐盈乐高兴得满床打滚,蹬着腿儿笑了好几分钟才笑够了,把手机摸出来,发了一条朋友圈。


    配图是昨天夜里偷拍的冷辰川的睡颜。


    他躺在她的粉色枕头上,闭眼抿唇,却依旧能看出线条凌厉的脸庞轮廓,和眉飞入鬓、鼻若悬胆的英俊五官。


    唐盈乐没配文字,只是配了嘴唇”“爱心撒花三个表情符号。


    这条朋友圈仅她的三个室友可见。


    并不是因为这三个人是她的好朋友,相反的,这三个人大概是她在这个世界上最讨厌的人。


    唐盈乐家里有钱,人长得漂亮,这倒也罢了,她还是个学霸,每个学期都是全国排名第一的A大英语系第一名,不遭人嫉妒,那是不可能的。


    那三个室友嫉妒她嫉妒得面目全非,表面跟她要好,背地里却抱成一团,四处散播唐盈乐的谣言。


    唐盈乐不屑于跟她们玩这种低配版宫斗戏。现在这套别墅是她考上大学的礼物,一装修好,她就从只住了半年的寝室里搬了出来,乐得一个人清净。


    不过遇见冷辰川那次,她是跟那三个室友一起。


    那是几个月前的事了,她们被系主任叫去英国领事馆的一个文化活动上打杂,结束以后一块儿去旁边的商场里买了杯咖啡。


    商场中庭在搞什么艺术活动,有拍卖画的环节,主持人挨个请画家上台亮相,唐盈乐她们路过时,上台的正是冷辰川。


    他那天不知为什么穿着件长衫。


    烟灰色的香云纱,一丝不皱,服服帖帖地萦在他修长挺拔的身形上,再往上看,就是他那张朗眉星目、俊逸出尘的脸了。


    最引人注目的是他那双眼睛。


    瞳仁极黑,静得像一汪深泉,眸色极冷,冰得像风裹飒雪。


    他不说话,只点头摇头,像只高傲矜持的鹤,居高临下地看着芸芸众生。


    唐盈乐当场就看呆了。


    至于他的画,是抽象派的,唐盈乐看不懂,只觉得颜色搭配……怪大胆的。


    室友们揶揄她,催她去找冷辰川要联系方式,再看冷辰川的画起拍价只有三百块,就笑道:唐盈乐,你包养他好啦,有钱什么买不来啊?


    唐盈乐有个室友叫方琳琳,家里也挺有钱的,不过比唐家略差一点,两人一直互相较劲,就有人也撺掇方琳琳:你怎么眼也看直了?也想拿钱砸他?


    方琳琳呵呵一笑,说:唐盈乐要是想下手,哪儿还轮得到我啊?


    唐盈乐不出声。


    她觉得包养这种词是对冷辰川那样一个人的侮辱。


    方琳琳还客气地征求唐盈乐的意见:你要是没意思,我就去要电话号码了啊?


    唐盈乐斜眼看看方琳琳那副花痴的嘴脸,觉得不能让冷辰川落到她手上,毅然决然地说:花钱的事儿还是我来。万一是个无底洞,我怕你散尽家财也填不上。


    她有意无意也爱戳方琳琳两句,看她脸色变绿了,心情就变好了。


    可几个人这么唧唧歪歪了一阵,一扭头,冷辰川已经从台上消失,再也没了踪影。


    唐盈乐这才觉出些后悔来。


    她从小到大没动过心,但接下来好几个星期,她满脑子都是冷辰川那个孤傲挺拔的身影。


    挥之不去,却遥不可及。


    唐盈乐的朋友圈发出去三分钟,方琳琳就评论道:哟,跟帅哥哥同居啦?住别墅就是好呀。


    生怕别人不知道唐盈乐不住寝室似的。


    可惜没有别人看得见你这条评论呀,唐盈乐哼一声。


    不过这话这倒提醒了唐盈乐。


    冷辰川住的那个房子她去过一次,有小一百年了,好像是他家里的祖产,但现在属于冷辰川的只有二楼一间不到二十平方的小夹层,虽然前两年政府统一翻新过,但还是破败得不行,冬天漏风,夏天蒸笼。


    冷辰川只有一桌一柜一床,剩下的地方堆着他的画稿和工具,太寒酸了。


    怎么样把冷辰川骗到自己的别墅里来住呢?


    又怎么样不让冷辰川觉得她是同情他住那种破房子呢?


    冷辰川自尊心强,她每次给他钱都给得特别心虚,像个好心去喂流浪猫、又怕被流浪猫挠了的胆小鬼。


    唐盈乐先把电视暂停了。


    这种无脑古装剧实在不是她的菜,但冷辰川好像挺喜欢这种古代背景的,每次都看得特别认真,所以唐盈乐只在他来的时候随便打开一集。


    她换了部美剧看了两集,才把刚才皇上”“娘娘对着咆哮的镜头从脑海中抹去,内心终于平静了。


    下午唐盈乐先给冷辰川发了条消息,问他房子怎么样了。


    冷辰川的手机在桌上震了两下,但是他没有手去拿手机。


    他正跪在洗手间地上疏通管道,豆大的汗珠一粒粒砸在瓷砖地上。


    老房子原本是整楼共用洗手间和厨房的,前几年政府搞大修工程,给每户人家单独辟出了厨卫,但不是原装的设备总有点儿不顺手,下水道一年要堵好几次,冷辰川没钱找工程队来疏通,只能买了手动的管道疏通弹簧钢丝,一次次地强行往下水道里捅。


    外面接近四十度的天,下水道的味道要多销魂有多销魂。


    更可怕的是家里全被下水道漫上来的水淹了,他有几幅油画靠在墙边,帆布上都吸了暗褐色的脏水。


    通完水管,擦完地,扔了画,天色已经擦黑了。


    冷辰川连洗澡的力气都没有,走到阳台上点了根烟。


    心里太凉了,人都不觉得热了。


    烟抽到一半时楼下有人喊他:师哥!师哥!


    冷辰川眉头皱得更紧了。


    来人很快到了楼上,从敞着的大门进来,哎哟一声捂住鼻子,大惊小怪道:哎呀师哥,你是在煮屎吗?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解开她的内衣含着她的柔软 啊…好痛…嗯…好深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