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迈开腿让学长看看 别~我们这是在车上

 苏梨拍手大笑,笑得腰都直不起来了,笑着笑着她又开始哭,她刚刚在餐馆旁边还没哭过瘾呢。

  她倒要看看傅离 明天什么反应,如果他不是她弟弟,刚刚应该是被她吓了一跳吧,要是因为怕领导性骚扰所以不干了蔡总肯定得骂她,想想还是有点遗憾的。不过她也没有很过分吧,傅离 说不定就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了。

  如果傅离 是她弟弟,那感情好,恶心不死他,不管他存的什么心到底想干什么,说不定忍受不了苏梨一直勾引他就放弃计划跑路了呢。

 文学

  苏梨脑子里琢磨着下一步该做什么,如果能想办法做个亲子鉴定那才是最稳妥不过了,也就不用她动脑子瞎想了。可是这太难做到了,医院都是走正规流程的,假如是父母和他们未成年的子女做亲子鉴定那比较好办,该办什么手续去办就好了。要是两个成年人做亲子鉴定的话就比较麻烦了,得本人到场去签知情书,还得要两人的身份证户口本之类的证件,所以她根本没办法偷偷采样去做她和傅离 的亲子鉴定。

  去黑机构的话可能就不需要证件和手续了,但是苏梨对这种机构完全不了解,而且万一不准怎么办。就算真的找到靠谱的黑机构,她怎么才能弄到傅离 的头发呢,她还真没看到过他掉头发。真的太难做了。

  正这么想着的时候她又听到用石子砸防盗窗的声音了,声音不是很大但是“当”“当”“当”地惹人心烦,不知道是谁这么讨厌。她都快忘了这种现象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了,有时候甚至凌晨她都能听到砸防盗窗的声音。

  苏梨投诉过物业可是一直没给解决,再这么敲下去她就要报警了。好在她后来用耳塞把耳朵堵住后睡觉质量高了不少,不去管就好了。就是还没睡觉的时候听着这声实在是让人抓狂。

  苏梨这晚又睡不着了。


  苏梨第二天顶着两个熊猫眼去上班,同事们都看出来她气色不好,上来嘘寒问暖。苏梨自然是没提她和傅离 的事,不过她把总有人向防盗窗扔石头的事说了出来。

  “我的天哪!”宋会用她那标志性的尖嗓门问她:“你可真能忍啊,这么长时间有没有看见过是什么人干的?”

  苏梨答:“我不可能一直守在窗边等着,一般我听到响动跑去看人已经跑了,不过有一次我好像看到个背影,应该是个孩子。”

  大家七嘴八舌控诉着熊孩子有多讨厌,还劝苏梨赶快报警,苏梨连连称是。她确实想报警,可是又害怕警方调查需要她配合,会耽误工作,而且砸防盗窗这件事对她的日常生活影响也不算大,她就一直这样凑合着。可她要哪天真的抓狂了她铁定报警,她甚至还脑补了自己暴揍熊孩子的场景。

  当然了,她只是生气的时候这么想想,她从来没打过孩子,就连她最讨厌她弟的时候都没打过他。

  傅离 今天按时上班,可是在大家围在苏梨身边聊天的时候他只是躲在一边,可能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后来苏梨进了办公室,傅离 除了送文件送水基本也不进去,就算进去了也不怎么敢抬头看苏梨,苏梨一和他对视他就会慌忙地撇开视线跑掉。

  真不知道这孩子怎么想的,可能太尴尬了吧。不过苏梨觉得倒还好,他尴尬他的去,她可没什么好尴尬的。

  隔着办公室门苏梨听到别的女同事在八卦傅离 :“哎小赵你今天怎么怪怪的一直躲着钱会,是不是被她凶了。”

  苏梨没听到傅离 的回答,不过他应该是摇了摇头,因为接下来同事接着说:“没有?呦呦呦那你就是看上她了害羞了。你这个年纪的年轻人啊很容易被漂亮体贴的大姐姐吸引,难免。喜欢就追别不好意思。”

  苏梨听后惊得把凭证纸上的字都写毁了。傅离 看上她了?不会吧不会吧不会吧……昨晚她想了那么多可是单单没往这种可能性上想,可能她下意识觉得傅离 就是她弟,或者是她压根没想到小她这么多的男生真的会喜欢她。

  她安慰自己说同事只是随口一说不必当真,哪成想傅离 接下来对那个同事说:“其实也不是这样的,就还好吧。”声音是他紧张时经常会出现的腼腆忸怩又委屈的调调。

  苏梨狂汗,他紧张个什么劲啊……还“就还好吧”,什么叫就还好吧?她确实不明白傅离 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快到中午的时候,事务所门口突然来了一个闹事的女人,苏梨本来没听到喧闹声,可是同事急急忙忙跑来告诉她,有个女人来者不善非要见苏梨,她说苏梨不出来就她不走。

  苏梨懵了,她好像也没得罪过什么人啊,这都是什么事。想了想她还是决定出去会会那个女人,说不定有什么误会呢。

  她一来到事务所门口就看到一个身材窈窕浓妆艳抹的女人,她涂着正红色的口红描了上挑的眼线,给人咄咄逼人之感。因为妆太浓了苏梨也说不好这个女人到底多大年纪,本来的脸又是什么模样,不过应该二十多岁吧。苏梨可以确定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女人。

  话说她这个妆的既视感也太强了,苏梨脑子里一下子蹦出来“手撕小三专用正宫妆”这个词。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她可能就知道这个女人是谁了。

  苏梨冷静地走上前去,“这位女士,你找我?”

  女人挑起眉毛,口气颇为不善地问:“你就是苏梨?”

  “我是。”

  话音刚落,苏梨脸上就挨了一巴掌。女人使的劲不小,扇得苏梨往后退了几步险些没站稳,幸好傅离 就在旁边站着,连忙从苏梨身后扶住她,这时女人又抬起了手,傅离 慌忙护在苏梨身前,女人的手没再落下来,她怒气冲冲地对傅离 喊:“让开!这是我和苏梨的事。”傅离 坚定地护着苏梨:“这位女士,有话好好说,别动手。”

  其他同事也跑过来拦在女人面前不让她再靠近苏梨,大家七嘴八舌地问问她是不是搞错了有什么误会。

  女人咬牙切齿地对苏梨说:“你说你明面上是个体面的白领,可是背地里却干着勾引别人男友的事,根本没有半点廉耻心,书都念到狗肚子里去了!”

  女人还骂了一些不堪入耳的话,让苏梨和同事们直皱眉。那些话太粗鄙了,说难听点就像是没什么文化的泼妇骂街时会说的话,事务所里的这些“体面人”从来不会说也看不起会说这些话的人。

  当然了,“体面人”的这种想法在眼前这个女人眼里虚伪得很。

  苏梨的脸火辣辣得疼,摸上去也肿了。她强压下心头的怒气,尽可能用平静的语气问她:“女士,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女人怒视她:“我是没见过你可我绝不会把你认错,你敢说你不认识邢凯睿吗?你要是不承认我可以把他找来和你对质。昨天晚上你干了什么不用我多说吧。”

  苏梨这下明白个大概:“女士,邢凯睿没告诉你他昨晚是去见我是吗?不过我们只是同学,正常吃了一顿饭而已,他出于什么原因不告诉你,我也不清楚,但是你真的误会了。女士你来找我难道只是为了打我一巴掌吗?”

  女人满脸的不相信:“你撒谎,你们根本就不是普通同学的关系。凯睿都说自己有女朋友了你还恬不知耻地表白,你敢说你们是普通同学?我今天来这儿一是要让你的老板同事知道你的真面目,二是过来警告你,以后别缠着他!你要是还敢找他,我就还敢过来闹!”

  说罢女人就想出门离开。事务所的同事们都一脸惊讶地看着这戏剧性的发展,对苏梨指指点点。

  苏梨一瞬间哑口无言,这个女人看样子知道他们昨晚说过什么,不过她马上冷静下来叫住那个女人。苏梨不能让她走,她走了事情就更说不清楚了,公司的同事该怎么看她。她对女人说:“我确实说了些不合适的话,不过我对邢凯睿没那个意思,我觉得我们应该坐下来好好聊聊。”

  女人不想理她接着向外走,苏梨真的生气了,冲着大门口的同事喊:“张会!把门关上!”

  张会马上关上门,这时苏梨也走到女人面前拦住她,疾言厉色道:“女士,你能随随便便进来打人就以为你能随随便便出去吗?公司里有监控,只要我打了110就能把你抓了判个寻衅滋事,你以为你跑的掉?所以你最好还是跟我聊聊,这样我就不追究了。”

  女人被苏梨的话唬住了,最后还是决定坐下来听苏梨讲。苏梨认认真真地把她和邢凯睿如何相识,约定,又在饭局上说了什么告诉了这个女人。围在她们身边的一干同事吃瓜吃得入迷,不过非要细究的话,傅离 看上去不太高兴。

  当然,苏梨告诉她的也不能算是全部的真相。她尽量弱化了两人的羁绊,突出她和邢凯睿就是不太相熟的朋友,以及他俩多么不合适以至于绝不会追求对方一类的。

  “总之非要较真的话,我喜欢的是十六岁之前的邢凯睿,现在的他对我来说根本就是陌生人,也谈不上喜不喜欢的事了,我和他基本没有交集,你可以看我们的聊天记录,我和他几乎都没怎么在微信上说过话。我猜你没有问过邢凯睿关于我的事,你去问他,答案和我应当是差不多的。”

  “女士,你可能从来都没从他的口中听过我的名字,那也不奇怪,因为我们真的不熟,我的事对他来说不值一提。邢凯睿对我来说一样,你可以问问每天和我朝夕相对的同事,他们应该都没听我说过他的名字,因为他的事没什么好说的。”

  女人逐渐平静了下来,听苏梨说完后她沉默良久,最后她问苏梨:“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我凭什么相信你?”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迈开腿让学长看看 别~我们这是在车上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