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掌中之物第77章 渺渺在公车被灌满JING液

  “不脏的,很帅。”隋玲像死里逃生一样,依旧要去吻他,吻了之后才伸手擦了他额角的血迹。

 

    “怎么不在原地等着。”

 

 文学

    “想你了。”

 

    杨宏伟被人踹倒在地上,隋玲过去捡起刚刚那把枪,握着枪口砸到了杨宏伟的头上,一下不够还补了一下,她说过要北斯永远健康平安。

 

    隋玲的眼神不像平时那么冷静,美丽的脸上带着不易察觉的凶狠。

 

    杨宏伟一直挣扎喊叫:“妈的放开老子,贱人,北斯我告诉你,没有人会记住你的好,傻逼!全他妈都是傻逼!哈哈哈……”

 

    没人理会他,可是他的话让北斯眼底神色暗了下去,他不在乎并不代表这些事情可以成为别人攻击他的武器。

 

    隋玲一巴掌扇在杨宏伟的脸上,掌风从北斯耳边略过,隋玲的手都打疼了,急得她爆粗口:“谁他妈允许你说脏话了?傻逼!”

 

    她就见不得有人说北斯不好,谁说她就打谁。

 

    杨宏伟往前扑,想踹隋玲。

 

    被北斯摁住了肩膀,“别动!”

 

    杨宏伟现在是破罐子破摔,朝着隋玲一直说脏话:“我操你妈,小婊子,不要脸……”

 

    北斯转身一拳砸在他的嘴上,揪住他的衣领:“你的嘴很脏!”然后又补了他一巴掌,脸给他扇歪。

 

    杨宏伟被刚才那一拳砸的说不出话,现在还被北斯抽了一巴掌,耳朵都在嗡嗡作响。

 

    北斯过去擦了隋玲手上的血,说:“别生气,为了他不值得,手都弄脏了。”

 

    回到车上后白焕感叹道:“刚刚多亏她,要不然那枚子弹就打进你的后背了。”

 

    “嗯,她是我的救命恩人。”北斯动了动肩膀,子弹擦过的地方火辣辣的疼。

 

    “那个雇佣兵怎么死了?”

 

    “杨宏伟杀的。”

 

    “啧啧啧,还真是不留情面呐!”白焕又说:“市局可能又得来找你问话了,这次你自己去应付,我可不替你去。”

 

    “又没杀人你怕什么?”

 

    “我他妈的没事儿整天往公安局跑什么,谁爱去谁去,反正我不去。”

 

    回去的时候已经凌晨四点多了,在路上的时候隋玲已经睡着了,北斯把隋玲抱回来放在床上盖好被,然后去浴室脱了衣服,黑色的衣服染了血,肩膀上被子弹擦过去的地方不严重,他就直接去洗澡,然后躺在隋玲旁边没有一丝睡意。

 

    第二天一早北斯趁隋玲还没醒就去了市局,封仓最烦每次问北斯话了,但是他又不得不走走流程:“隋玲昨天晚上跟你在一起?”

 

    “废话,我女朋友不和我在一起难道和你在一起。”

 

    “你能不能配合一点,你好我好大家好。”

 

    “你不要说废话,就行了。”

 

    “切,你以为我喜欢跟你在这费口舌。”

 

    “我管你喜不喜欢。”

 

    北斯把昨天晚上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就准备要走,封仓又把他叫住说:“有时间让隋玲过来一趟。”

 

    “没时间。”

 

    “昨天那把枪上除了杨宏伟和你的指纹,还有隋玲的指纹,只是让她过来说一下缘由。”

 

    “我说也一样。”

 

    “呦,这就护上了?问个话又不是吃人。”

 

    “我就在场,枪是她不小心碰到的,所以指纹也是不小心弄到的。”

 

    “枪上还有杨宏伟的血迹,正好他的额头有伤,是隋玲用枪砸的。”

 

    北斯轻笑一声:“问这么仔细干什么?是我握着她的手砸的不行吗?”

 

    封仓就搞不懂北斯了,就是简单的问几句话,北斯倒是把隋玲护的紧,连人都不给见:“为什么要砸他。”

 

    北斯很平静的说:“因为杀了他要坐牢。”

 

    封仓还真被噎住了,北斯真不是什么好东西,可是他一直挺守法的。

 

    你说他到底是不是坏人,评判的标准又是什么?

 

    北斯回去的时候隋玲已经醒了,他给隋玲倒了一杯温水,隋玲喝完把杯子放下:“你刚才干什么去了?”

 

    “遛弯儿去了。”

 

    隋玲低头笑了笑,她才不信北斯大早上跑出去遛弯儿到了十一点才回来,“怎么不带我去?”

 

    北斯额头抵着她的额头说:“隋玲你有没有发现自己很粘人。”

 

    “没有发现,也不想发现。”

 

    “不讲理?”

 

    “嗯,不和你讲理。”隋玲从床上起来去洗脸。

 

    北斯脱了衣服看肩膀上的伤,破皮的地方又渗血了,身上还有淤青,他像不知道疼一样用纸擦了流出来的血。

 

    也可能是疼的多了,有些麻木就忘了疼是什么感觉。

 

    北斯转头看见隋玲过来了,还没来得及反应,隋玲过去摁着他坐在床上:“别动。”

 

    “要不要我举起手。”

 

    “不要。”

 

    “昨天你不是还说要,今天怎么又不要了。”北斯就喜欢逗她,隋玲生气的样子他都觉得好看,她不管是什么样子他都喜欢。

 

    “能一样吗?”

 

    “怎么不一样,不都是我问你答。”

 

    “不正经。”隋玲嗔怪一句就去了书房拿纱布,把东西放在床上,边弄边说:“疼了就说,我轻点。”

 

    北斯偏头看着隋玲认真的样子,笑着说:“现在就疼了。”

 

    隋玲手上的动作又轻了,像是在给北斯挠痒,“那我轻点。”

 

    她手上的动作轻了,时不时还给北斯吹一吹伤口,北斯额头上都开始范起了青筋,还伴随着吞咽口水的动作发出声音:“嗯……”

 

    隋玲被他叫的脸都红了,又没上床北斯还不停在发骚,她装的一本正经的说:“大白天的,你没事儿喘什么?”

 

    他的理由很充分,“有些疼。”

 

    隋玲不想相信他的话,可是他看起来好像真的很难受的样子,她就见不得北斯不舒服,还贴心的问:“真的很疼吗?”

 

    “亲一下就不疼了。”北斯伸着另一只手去扶隋玲的头。

 

    隋玲手抖了一下,又立马稳住说:“我又不是止疼药,你别乱动,我马上就给弄好了。”

 

    北斯用事实调戏她,“你不知道转移注意力吗?就像每次做爱高潮的时候你就要和我接吻来转移灭顶的快感。”

 

    隋玲把落下来的头发别在耳朵后面,脸都不红的反驳道:“我没有。”

 

    北斯看着隋玲转身去书房的背影,自己躺在床上笑,又看了看肩膀上隋玲给自己包扎的伤口。

 

    隋玲虽然不专业,可是她很细心,她喜欢漂亮的东西所以她给北斯包扎的伤口也是很细致。

 

    午饭北斯带隋玲出去吃,是西阾市有名的私房餐厅没有招牌,在一条小胡同里。

 

    路很窄,时不时有来往的人骑着自行车,隋玲走在北斯后面,地上是用不规则的石板铺成的,她走走停停去看人家种在门口的花。

 

    北斯听不见跟在后面的脚步声,一转头就看见隋玲在人家门口盯着花圃里面的花看。

 

    隋玲想伸手碰了一下玉兰花的花瓣,可惜太高了她碰不到,屋里出来的一个大姨,她立马收回了手说:“抱歉,我只是觉得这花好看。”

 

    大姨可是个热情的人,咬了一口苹果说:“这有啥,种在门口就是给人看的。”

 

    北斯很快走过来站在隋玲身边,“干什么呢?我要不回头你是不是就站着不走了。”

 

    “没有,我在看花。”

 

    大姨看见北斯后说:“摘一朵送给你太太吧。”

 

    隋玲想和大姨解释他们是男女朋友,可是北斯已经说了谢谢,花也已经被他折了下来递了过来,隋玲接过花对大姨说:“谢谢您。”

 

    北斯看着隋玲手里的白色玉兰花,花上还带了一截树枝,他漫不经心的问:“喜欢花?”

 

    “嗯,这个很好看。”

 

    他低头看着隋玲问:“别的花喜欢吗?”

 

    “喜欢爬满窗户的蔷薇花,打开窗户就可以碰到。”

 

    北斯想起她在槐里路的房子,院子门口就有蔷薇花,她从房间打开窗户应该就能伸手碰到。

 

    走在路上北斯就在想着,死生门要是开满隋玲喜欢的花,她是不是也很开心。

 

    后来他确实做了,为她种花。

 

    进去餐厅后,老板是一位年轻男人,“你又来迟了,再晚来一会儿,我就要关门了。”

 

    “没见过那个厨子饭点下班的。”北斯就没正经的叫过阮弦清名字。

 

    阮弦清才不和北斯计较,看了隋玲一眼说:“不介绍一下这位美丽的小姐吗?”

 

    “隋玲,我女朋友。”

 

    阮弦清和隋玲握手,“你好,我叫阮弦清,你可以叫我弦清,很高兴认识你。”

 

    隋玲看着他微微一笑,只说了句:“你好。”

 

    北斯推开阮弦清,叫什么弦清,隋玲要是敢不带姓的叫,他就吻到隋玲不会说话。

 

    点了几道菜,隋玲小声说:“我想吃土豆。”

 

    阮弦清疑惑的看着他们两个人在哪咬耳朵,北斯看着阮弦清说:“再加一个土豆丝。”

 

    “什么?”

 

    “土豆丝你不会做?不是整天吹嘘自己是大厨吗?”

 

    “当然会做。”

 

    阮弦清转身去了厨房,隋玲看着阮弦清离开的背影,北斯转过她的头,“一个厨子有什么好看的,看我。”

 

    隋玲转过头说:“让你朋友做土豆丝是不是有点屈才了,毕竟他的菜价格都好不要脸呀,好像在吃人民币。”

 

    这里的菜是真的贵,一盘菜便宜的也得几百块,大街上抢钱的都不敢这么嚣张,难道这就是有钱人的消费?

 

    北斯:“做个土豆就屈才?那他的餐厅明天就可以关门歇业了。”

 

    隋玲把刚刚摘的花放在边上,一只手托着下巴,一只手拿着茶杯放在嘴边,抿了一口茶后说:“昨天那个叫杨宏伟的人,我大概知道他是做什么的,你之后要去的地方,就是他们口中的西部边境,对吗?”

 

    “嗯。”北斯没有惊讶隋玲能猜到,因为他不喜欢蠢女人。

 

    “那里可以找到江夺的消息吗?”

 

    “可以。”

 

    隋玲在北斯身边不只是谈恋爱,她也会去观察北斯的生活,只不过她从来不插手,“北斯,其实我知道你昨天要去抓那个叫杨宏伟的人,之前你一直很忙,是因为他在捣乱,你不想让我去,是觉得会有危险。”

 

    北斯无奈的笑,她说中了自己内心的想法,“是啊!怕吓到你。”

 

    “我不怕危险,我只怕你会有危险,昨天晚上我也不怕,可是他用枪指着你的时候我怕了,我怕子弹会打中你。”

 

    “知道危险还跟着,傻不傻。”

 

    她执着于自己内心的想法,“你会保护我,我很傻所以我不怕。”

 

    北斯不想隋玲有那样的想法,如果有一天他连自己都顾不上了,谁去保护隋玲,“以后不要这样了,知道危险就不要跟过去。”

 

    隋玲看着窗外向他表白,她不敢去看北斯的眼睛,“我的意思是我喜欢跟你在一起,无论什么时候,我都想和你同甘共苦。”

 

    我们要尝过一样的苦,才能和回味一样的甜。

 

    她看着窗外,他在看她,“我不会用同样的喜欢去回应你,会介意吗?”

 

    因为你先来见我,所以我先爱你,可是他没说,他总觉得爱是一个无比沉重的词。

 

    隋玲笑着摇头,她不介意,她不讲理连自己都不放过。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掌中之物第77章 渺渺在公车被灌满JING液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