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小雪新婚被全村人玩 寒鸦沈寂温舒唯厨房

 王艳太久没有跟丈夫亲热过了,所以被这么一捏,她的感觉一下就来了。

  

  王艳在刘旭面前虽然很随便,可是被刘旭这么捏了半分钟后,王艳就想起自己还有丈夫,所以就想将刘旭推开。

  

 文学

  推了几下,见刘旭动都不动,还将手从她领口伸进去,毫无阻碍地捏着,王艳就抬起头想让刘旭冷静一点。

  

  王艳才刚抬起头,刘旭就俯下身吻住王艳嘴唇,肆意地吸咬着王艳的薄唇。

  

  两处失陷后,王艳就有些迷失自我了,就僵硬着身子让刘旭揉捏和亲吻。

  

  见王艳没有反抗,刘旭就更加肆无忌惮了,还将刘旭的吊带往下拉,试图在最短时间内将王艳剥得什么都不剩。

  

  王艳是结了婚的女人,她也知道太久没有做是很难熬的,所以她才会被刘旭如此轻易就攻陷。

  

  就在刘旭要将王艳另一边的吊带也拉下来时,门口突然传来了声音。

  

  “妈妈,我尿急。”

  

  女儿那清脆的声音让王艳清醒了,她就急忙推开刘旭。

  

  要是之前,刘旭才不会被推开呢,可知道王艳的女儿来了,他哪里还敢继续亲下去,所以站在一旁的刘旭就有些郁闷。

  

  看了眼刘旭神色慌张的王艳就拉起吊带,并走出厨房拉着女儿的手走向门外头。

  

  打开大门并走出去后,王艳就让女儿蹲在一旁嘘嘘。

  

  嘘嘘完了,拿着纸张给女儿擦了擦的王艳就将女儿带回房间。

  

  王艳知道要是再和刘旭单独相处一定会出事,所以让女儿躺在床上后,王艳就站在房门前让刘旭早点休息,还说桌上的东西都不用收拾,明早她再起来收拾。

  

  说完后,王艳就关上房门躺在床上抱着女儿。

  

  至于刘旭呢,他现在是浑身欲.火啊,却没办法发.泄,这让他非常郁闷。

  

  但有点值得欣慰的是,王姐对那方面确实有需要,他只要和王姐多多相处,并时不时来点暧昧或者身体接触,迟早会攻下王姐的。

  

  要是能攻下王姐,刘旭知道自己的乡下生活就会变得妙趣横生,因为王姐已经结婚,做那事的时候应该不会太保守,所以刘旭和王姐做的话,一定会爽死的!

  

  越是这么想着,刘旭就越是清醒,所以他就一点睡意也没有。

  

  尽管王姐说不用收拾,但刘旭还是将碗筷之类的都收拾并洗了。

  

  之后呢,刘旭就躺在里屋的床上。

  

  农村的房子大部分都是木头做的,两个屋子之间的墙壁也是如此,而且为了出入方便,两个房间之间还有一道木门。这会儿这道木门已经关上了,又因为门栓是在外屋,所以刘旭就没办法潜入王姐的房间了。

  

  看着木头墙壁,想着王姐就睡在很近的地方,刘旭就觉得喉咙有些干。

  

  越是想那方面的事,刘旭就越睡不着,所以辗转反侧好一会儿后,担心老无赖会去骚扰玉嫂,他就披上衣服往外走。

  

  “王姐,我还睡不着,我出去走走。”

  

  尽管王艳没有应声,可她还是听到了刘旭这话。王艳是以为刘旭是因为她不从,所以才睡不着,才想去散步,所以她都有些过意不去。

  

  可是,刚刚那事就是刘旭不对,王艳阻止也是很正常的,王艳干嘛要觉得是自己的错?

  

  或许,是因为王艳一直将刘旭当成了弟弟,知道弟弟伤心,王艳才有些自责吧。

  

  听到开门声,知道刘旭已经走了出去,王艳就叹了口气。

  

  在门外站了片刻,刘旭就借着月光往家的方向走去。

  

  走到家门口,确定老无赖没有来骚扰玉嫂,刘旭这才放心,随后他就沿着有些昏暗的小路往前走。小路左边是乡亲们的房屋和茅房或者柴房之类的,右侧则是搭起来晒稻谷或者玉米之类的木头台子,更右侧则是稻田。

  

  城里很喧嚣,就算半夜也是如此,所以走在安静得偶尔听到犬吠的乡间小路上,刘旭觉得非常的享受,这会让他的心安静下来。

  

  可是呢,走着走着,刘旭就听到了奇怪声音,是女人在做嗳时候的伸吟,还是有些压抑着的。

  

  确定声源是从左侧那间茅房传来,刘旭就蹑手蹑脚地走过去。

  

  农村的茅房都是用泥巴垒砌的,风吹日晒后,墙壁都会出现大大小小的裂痕,这个茅房也是如此,所以刘旭不是走向关着的门,而是走到右侧一条大裂缝前。

  

  趴在大裂缝往里一看,刘旭就借着月光看到了刘婶正跪在草堆上,两条腿张开得好像蛤蟆一样,而一个长得五大三粗的男人正不停地运动着。

  

  刘旭只能看到刘婶那像拨浪鼓一样摇晃着的肉球,但看到刘婶那扔在一旁的裤子内.裤,以及那光着屁.股的男人,刘旭就知道刘婶是背着丈夫和其他男人乱搞!

  

  听着刘婶那极为压抑的声音,又听到很是明显的碰撞声,刘旭就觉得某个地方要烧起来,所以他就睁大眼睛看着正在偷腥的男女!

  

  一会儿后,刘婶就道:“二柱子,你咋这么没用?”

  

  “婶子,真对不住,今天确实快了一点,明晚我再好好满足你,”说着,二柱就开始穿裤子。

  

  二柱?

  

  想了片刻,刘旭这才想起二柱是金锁亲哥哥,刘旭怎么也没想到刘婶竟然和儿媳妇的哥哥搞上了!

  

  利索地穿好裤子,二柱就道:“婶子,俺媳妇精明着,我先回去了,你自个儿认准路啊。”

  

  “闭着眼都能回去。”

  

  二柱离开后,刘婶就埋怨道:“长得那么壮,弄起来也没有十分钟,真是的,痒了都没有人能给我止痒。”

  

  听到这话,刘旭就有了主意!

  

  刘婶这女人四十岁出头,留着一头到屁.股那儿的长发,不过她基本上都是将长发打成一个大辫子垂在左胸前。她的皮肤不算非常好,但和一般的农村女人比起来算是好太多了,而且她腰肢很细,就和大姑娘似的,胸大臀翘,是那种一眼看去就会生儿子的女人。

  

  事实上,她确实生了个儿子,二十一岁,基本都呆在北京卖房子,很少回家,将新婚妻子金锁都扔在家里守活寡。

  

  农村女人一般都穿得很朴素,所以刘旭一开始也没什么注意刘婶,可这会儿刘婶正对着月光擦着一些水渍,所以刘旭就被刘婶那火辣的身材给吸引住了。

  

  下定决心后,刘旭就立马绕到前门,一手就推开。

  

  听到嘎吱声响,刘婶吓得立马提起裤子拉下衣服。

  

  见是白天给儿媳妇看了病的刘旭,刘婶就抱怨道:“旭子啊,你进来咋也不敲个门啊?可把婶子给吓的。”

  

  “我是没想到半夜还有人上茅房啊,”刘旭故作惊诧,“刘婶你上个茅房也该打个手电筒或者把灯打开,怎么黑乎乎的站着。你要是不吭声,我准被你吓得不轻。”

  

  “我解手完,正准备出去呢,”说着,罩子还没有扣好的刘婶就往外走。

  

  刘婶擦身而过的时候,刘旭就道:“刚刚我碰到二柱了。”

  

  “哦。”

  

  见刘婶继续往外走,刘旭继续道:“他也是从这茅房出去的。”

  

  “对啊,”眼珠子一转,有些精明的刘婶就道,“刚刚我在茅房的时候,他也来了,幸好我听到声响就喊了声。这不,他直接去别的茅房了。”

  

  “我忘记说明一点了,”停顿了足足五秒,刘旭就转过身道,“婶子,刚刚二柱弄你的时候,我就在外头看着。都说女人四十如狼似虎,婶子你还真是验证了这句话。二柱长得是很壮,不过强壮不代表做那事就很厉害。”

  

  “旭子,这事千万不能说出去啊!”刘婶一下就急了,“婶子也是被逼的,刚刚二柱硬是闯进来,婶子我又没有穿裤子,就被他……就被他。哎哟,我太没力气了,怎么也推不开,就被他给弄了。”

  

  “婶子,我不是看默剧啊,我也有听到你们说话啊。”

  

  听到这话,刘婶话都说不出来。

  

  刘婶丈夫前两年就因为车祸死了,这两年对那方面有很大需求的刘婶寂寞得不得了,所以一直寻思着该怎么解决。用手或者茄子之类的,刘婶又觉得没有真人好用。要是随随便便地勾搭男人,又怕被村里人知道。村里可比不过城里,封建得很,要是刘婶找男人这事传开,估摸着她都可以搬家了。搬家是小事,可被正直的儿子知道,她这脸都不知道往哪里搁。

  

  所以呢,刘婶一直压抑着自己想要男人的冲动。

  

  直到去年刘婶的儿子结婚,经常赤着上.身的二柱经常往刘婶家里跑,帮这帮那的,刘婶就被二柱那强壮的胸肌给吸引了。

  

  上个月,刘婶就和二柱搞上了。

  

  第一次和二柱搞的时候,二柱就是弄了个五分钟,不过因为刘婶已经太久没被男人弄过,所以五分钟也让她回味无穷。

  

  再之后呢,刘婶就经常跟二柱弄,可二柱真心没用,每次弄到刘婶刚来了感觉就没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小雪新婚被全村人玩 寒鸦沈寂温舒唯厨房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