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小妖精 嗯那么紧 叫的那么浪 叫出来,我想听你叫

   待小翠喊二人进早膳,她才猛地反应过来。

 

 文学

    他娘的。

 

      柳蕴之整日都待在房里苦读,偶尔出来透个气,有时在院子里走着,便会发现半人高的草丛那处隐隐有动静,定睛一看,俞烟正趴在地上,抓着地上的虫往罐子里投。

 

    这童稚般的行为让他勾起嘴角,想起村里人对俞家兄妹的形容,他摇了摇头,果然还是眼见为实。

 

    他记着村里的人都用阎王兄妹来形容他俩,说他们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哥哥生得高大像熊,妹妹长得美艳像蛇。见到正主时,他觉得这外貌形容得并无一点偏颇……只是这性格却差了十万八千里远。

 

    柳蕴之在走神时,俞烟从地上爬起,拍了拍膝盖沾上的泥土尘埃,发现站着的他后,她走到他面前,问:可是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

 

    “无,只是闷在屋中太久,出来透透气。柳蕴之回过神,看着眼前的娇俏女孩开口。

 

    俞烟思衬了一会儿,同他说:若你觉得屋内闷,可以到院子里来读书,我保证不吵你。她一手提着小罐儿,一手抬起,四指并拢呈发誓状。

 

    她那刚抓完虫的手指看起来黑黢黢的,指缝里夹着泥土,柳蕴之的眼神在那里顿了一秒。

 

    俞烟的眼神也跟着扫过去,发觉窘态后她便急急忙忙地收起手指,五指握得紧紧不肯再给他看。

 

    柳蕴之忍俊不禁,俊秀的眉眼舒展开来,像是一朵含苞待放的花骨朵终于舍得绽放。俞烟看得入了迷,又猛地反应过来,晃了晃自己的脑袋。

 

    “真的,不同你说假,我绝不吵你。俞烟正色。他之后可是科举状元,要是因为他在她这住得不舒心,导致他落榜了,她可就罪过大了。

 

    “那先谢过了。柳蕴之应她。

 

    “无妨。俞烟摆摆手,意识到手上的污渍还没清洗掉,她又立马收了手。

 

    柳蕴之抿唇忍笑,踱步走开。

 

    俞烟背着手,看着他的背影,心里莫名涌起波澜。这世他爱笑多了,前世他在俞寨时是很少笑的。记忆里关于他笑的部分很少,最深刻的是那日她答应便放他走时他的笑。

 

    俞烟,你前世欠他的真的太多。他在俞寨时,你便处处惹他不快,他纯良温柔,不肯与你多计较。去了柳宅,你又自顾自地自杀,将他的孩子一起带走。你真的对他太坏了。

 

    想着想着,她便有些想哭。

 

    肩膀突然被人揽过,熟悉的粗粝呼吸在耳畔响起,她立马止住泪意,转了笑脸回头看自己的哥哥。

 

    “还说不喜欢人家,看着他的背影你都能流口水。俞弘义调侃。

 

    “屁嘞。俞烟反驳,留什么口水,差点流泪了都。

 

    “他娘的,你怎么满嘴脏话呢,到底是学谁的?俞弘义扯着她的头发质问。

 

    “他娘的,学你的啊,给老娘放开。俞烟也揪着俞弘义鬓边的头发斥。

 

    两个人笑嘻嘻地打做一团。

 

    “走,哥带你去集市里转转。俞弘义疼惜地摸着自己的头发。

 

    “好啊好啊。俞烟立即答应,正好闲着无聊。

 

    俞烟又拉上了小翠,多个人方便提自己买的物件。

 

    三人在路上走着,途径一条羊肠小道,两侧树木丛生,悠悠的一抹斜阳搭在半山腰上,投下一片昏黄日光,静谧惬意得很。

 

    俞烟和小翠说着话,旁边的丛林中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俞烟闭了嘴,小翠看了眼色,也跟着闭嘴。那窸窸窣窣的动静愈来愈大,在四下无人安静的环境中显得有些诡异反常。

 

    俞烟警觉,拉住在前面走得飞快的俞弘义,指了指那侧有异动的草丛。

 

    俞弘义皱着眉不知是何事,慢慢地靠近。

 

    气氛剑拔弩张,紧张异常。周围又渐渐静了下来,只有丛林中小鸟和蟋蟀吱吱的叫声。

 

    俞烟正觉得松了口气,以为只是自己多心了而已,丛林那处突然传来一声男人的闷哼,接着是尖锐的求救声救命!救我!绝望又孤注一掷。

 

    俞烟只觉得身旁似有一阵风掠过。

 

    俞弘义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大手撩开长势杂乱的野草灌木……

 

    丛林里果然藏着人!

 

    娇小柔弱的女子被一双肮脏的手捂住口鼻,双腿双手都被绑着,脸上被灌木野草刮得伤痕累累,血珠渗出。

 

    俞弘义如同揪小鸡般将那个猥琐矮小的男人扯了出来,男人还想反抗搏斗,被俞弘义狠踹一脚后便躺在地上抽搐痉挛。

 

    俞烟和小翠急急忙忙去救出被绑着的姑娘,姑娘哭得梨花带雨,嘴唇干涸苍白,被吓到丢了魂。

 

    “没事了没事了……”俞烟安慰她,她的手腕和脚踝都被勒出了血痕,触目惊心。

 

    俞弘义抓起地上的人便要去报官。

 

    劫后余生的姑娘开口喊住了他,脸上的表情悲愤欲绝:要是让人知道了……我还怎么活?

 

    俞烟皱着眉也觉得不妥。

 

    “……我保证再也不做这种事了……放过我吧……”男人跪在地上求饶。

 

    “怎么也得废了你的根吧?俞弘义恶狠狠地开口,他自小便嫉恶如仇,见了这种事更是气愤至极。

 

    “求求你……不要……”

 

    “这样吧,先都带回寨子里。俞烟暗自打着算盘。

 

    那姑娘和男人被带回俞寨时,都十分震惊。

 

    姑娘怎么也没想到救自己的居然是传闻中的阎王兄妹。男人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居然栽到了这二人手里,看来是九死一生,命不久矣。

 

    俞烟让小翠先去照顾那姑娘。

 

    俞弘义将被绑得严实的男人扔进臭烘烘的马厩里。

 

    “直接废掉他的根不行吗?俞弘义摸着下巴思考。

 

    “不妥,哥你不要再动这些血腥的歪脑筋了。

 

    “拔了舌头再去送官?

 

    “都说不能见血了!俞烟时时刻刻为俞弘义的名声考虑着。

 

    “送官其实也不管用,挨几大板就又出来了,不如废了孽根管用。

 

    俞烟的眼珠转了转,在俞弘义耳边低语。

 

    “好办法!真不愧是我的妹妹,俞家人的脑袋瓜就是聪明。

 

    “别给自己脸上贴金。

 

柳蕴之正坐在屋中研读诗句,屋门被轻轻扣响。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小妖精 嗯那么紧 叫的那么浪 叫出来,我想听你叫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