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宝贝你的上面小嘴好会吸 嗯哼~有人不可以 吃

    “好了,既然在调理身子准备要小孩。就不要老是情绪波动,会影响孩子的。”

 

 文学

    孟汀闻言脸霎时间通红,挨在她肩膀上娇嗔道:“阿姨!”

 

    “池昱年纪也不小了,以前从没有这样冲动过,你好好休息,等他回来我跟他谈谈吧。”

 

    “阿姨,还是您对我最好了。”

 

  

    余音这次并不打算呆很久,她本来也就是来避避风头,小行李箱里只塞了三套衣服,所以第三天伊始,她就嚷嚷着要回国。

 

    “回去这么快?”

 

    池昱把文件夹往边上一放,就将人揽入怀中,稳当地摁在他腿上坐着。

 

    “没衣服穿了,而且这次我本来就只有七天时间。”

 

    “后天跟我回去。”

 

    “我不,你又没时间陪我,我要回去找软软。”

 

    她身上有一股淡淡的烟味,被香水盖过去,但细闻还是有。

 

    池昱卷着她的头发打量:“刚刚抽烟了?”

 

    “……不是刚刚。”

 

    “女孩子抽烟不好。”池昱手放上她的唇上细细地摩挲着,嗓子变得有些低哑,慢慢道:“戒掉吧。”

 

    “你自己抽的还少?”余音觉得痒,拍掉了他的手,搂上脖子,悠悠然地继续说:“就不考虑死的比我晚一点,好有两个老婆?”

 

    “你还想有两个老公?”

 

    余音伸手摘掉了他的眼镜,附在他耳边小声说:“要是可以,格局为什么不再放开点?”

 

    池昱没有生气,反倒笑了,手放在她衣服背后的扣子上把玩,“我可没有某人这种鸿鹄大志。”

 

    电话响起,他却不动,余音最讨厌电话铃声响个不停。

 

    她伸手接过,就听见池昱妈妈的声音。

 

    “池昱,你想在英国躲到什么时候?”

 

    余音开了免提,字字句句都落进了池昱的耳朵里。

 

    余音耸了耸肩,给池昱递了个你自己解决的眼神,就把手机丢回桌子上,趴进他的怀里不愿动了。

 

    “跟你有关系吗?”

 

    池昱抱着怀里的人,一下一下地拍着背,有种给小狗小猫顺毛的意思,余音却异常安静没有反抗。

 

    “池昱,我是你妈妈,你结婚这件事情不说征求我的意见我的同意,但是我连个知情权都没有吗?”

 

    “你不是知道了。”

 

    “所以我就应该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不出意外的话,如果我死了您也是最后一个知道。”

 

    余音心一沉,还未来得及细想,池昱已经挂掉电话。她抬起头,望着池昱道捏住他的脸:“什么死不死的?你还死的比你妈早?”

 

    池昱“啧”一声,将她往上抬了抬,脸贴在她的脖颈上,没来得及刮的青茬扎着她有点痛,“放心吧,死了肯定给你留个位置陪葬。”

 

    “……你别一天到晚随时随地拉着我发情行吗?”

 

    舌尖掠过细嫩的皮肤上带起凉意,余音忍不住往后缩了缩就被池昱摁住,“也没有随时随地吧。”

 

    把人抵上桌沿,手解开衣服后边的扣子,池昱的吻一路往下,声音已经哑到不成样子。

 

    “还是说想在哪儿做?”

 

    “嗯……没有……”

 

    “嗯,对,确实没有。”

 

    “……”

 

    他隔着衣物咬住一颗乳尖再加上衣服的挤压,余音脚底都是麻的。

 

    池昱却把她抱起来往窗前走,厚重的黑布窗帘关的很严,池昱直接把她翻了个身压上去,四肢都被箍住,他轻笑道:“还是说,池太太喜欢刺激点的?”

 

    池昱衣衫完整,仅仅解开了裤子拉链,对着慢慢挤入,他掰过余音的脸深吻。

 

    余音实在太紧张,无名的刺激感和羞耻感让她又觉得很想再得到些什么,但是她忘了配合。

 

    池昱解开她的内衣,身上真真切切寸缕不着,手被抬高,翘高的臀瓣下是整根没入的巨物在深进。

 

    双峰压在粗糙的帘子上变形又有些疼痛,神经末梢却因此生出快感。

 

    “嗯……”

 

    液体不断滴落在地板上,交合处也是冒着浮沫,池昱轻轻一拨那对酥胸,内壁就绞得更紧。

 

    这个体态太累了,余音坚持不了多久就要往下滑,池昱扶住她的腰,一下下地舔咬着她蝴蝶骨,“怎么就这点能耐。”

 

    余音转过头,额角的碎发已经被薄汗浸湿,眉眼含春,话音被撞的有一下没一下地,她抓住池昱的一只手臂,却没多少力气。

 

    “嗯……太累了……回床上……”

 

    池昱把她转过身,亲了亲她嘴角,舌头慢慢舔弄着她的唇瓣,带着她的翻搅,温柔至极,象是抚慰,一只腿被捞起来抬高,硬物毫不犹豫重新插入:“下次要不摆个全身镜?”

 

    “嗯……现在怎么这么变态啊……”

 

    池昱一手握住她的雪白,埋头含住另外一个的嫩肉,有一种要嚼碎往下咽的架势。

 

    余音只能死死抱着他的头,呻吟声娇媚摄魂,眼角泛湿,是情到最浓时。

 

    三十六楼的落地窗前,如果窗帘掀开一角,如果真的有人刚好在对面,就要看见这个活色生香的春宫图实景。

 

    余音想过很多种见胡因梦的场景。

 

    但绝对没想过刚回到家,就看见她一个大活人坐在客厅里。

 

    和照片视频上看到的差不多,像个才三十出头的贵妇,她看见余音,冷笑了一声,朱唇轻启就开始嘲讽道:“余小姐好大的面子,居然让我亲自上门两次才见到。”

 

    “我也没求着让您来见我啊。”

 

    余音把包往沙发上一丢,自己也坐了下来,余光轻轻瞥了女人一眼,就往沙发靠背上仰着头看天花板笑了出来。

 

    “我不知道池昱因为你做了什么这么上头,但是我作为他的妈妈,我不同意,你就不算是池家的人。”

 

    余音点点头,仰着头靠在沙发靠背上,漫不经心应了个“嗯”。

 

    池昱怎么接个电话到现在还不上来?

 

    乌龟。

 

    “开个价吧,我希望你识趣一点,这也算是个不错的买卖。”

 

    “哈哈……”余音坐直了身子,微捂着嘴笑出声,好像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阿姨,您还不知道呢?池昱把国内资产都转我名下了,啊……我数数不太好,您看能给超过他给的,我马上离开他。”

 

    “你的胃口还真不小。”

 

    余音耸耸肩,捞过桌上的茶壶给自己倒茶,喝了一口,才悠悠道:“还好吧,我也不想拿这么多钱在手里啊,可是池昱给的真的很多,他自愿的。”

 

    “汀汀已经怀了池昱的孩子,就算你不打算离开,到时候孩子认祖归宗,我只怕你受不了这个委屈。”

 

    “是吗?我怎么不知道?”

 

    池昱从电梯里走出来,嗤笑一声,看着眼前的两人,含着笑,却分不清喜怒。

 

    余音闻声转过头,笑得一脸无辜:“怎么才上来啊?我都等着急了。”

 

    池昱把余音抓回沙发上坐好,捏着她的手指悠悠说道:“她什么时候怀了我的孩子?”

 

    “池昱,你非要当着一个外人的面给我难堪吗?”

 

    “她是我太太。”

 

    “我说过,我不同意,她就一天进不了池家的门。”

 

    “进了是不是得裹小脚啊?”余音反握住池昱的手,靠在他肩膀上笑嘻嘻:“池昱,不至于吧?什么世纪了还流行裹小脚?”

 

    池昱拍了拍她手背,嗤笑道:“还得是你会想象。”

 

    “池昱,你要为了一个女人不管不顾整个家族颜面吗?”

 

    胡因梦气急攻心,脸都有些红,话音已经不像刚开始的平稳。

 

    “如果我遂了您的愿,才是真正丢人现眼。”池昱起身,将余音也捞起来,“天色不早了,您自便。”

 

    “池昱,你会毁在这个女人手里!”身后传来杯子摔碎的声音,余音心都跟着颤了颤。

 

    池昱仅仅顿了一瞬,就拉着余音继续上楼。

 

    什么狗血豪门恩怨。

 

    “你这么气你妈?”

 

    “她不也这么气你?”

 

    池昱把门关上,空调温度调低,又松了两颗衬衫扣子,才勉强觉得透得过气。

 

    “要是孟汀真怀了你的孩子……”

 

    “余音,我说过,这些年没有别人。”

 

    他神色倦倦,声音也很疲惫,却带着坚定,不容置喙。

 

    余音望着他,不依不挠:“那我不在的这几年你在干什么?”

 

    “赚钱。”

 

    “还有呢?”

 

    “睡觉。”

 

    狗嘴吐不出象牙。

 

    池昱绕过余音拿出浴袍进了浴室,他还有事要忙,凌晨有个会要开。

 

    ……

 

    “池昱!你个王八蛋!”

 

    余音在厕所门口使劲儿地拍门,另一只手里拿着一个药盒。

 

    是她常吃的小孩嗝屁丸。

 

    可是刚刚她检查的时候却发现里面的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变成了VC

 

    池昱打开门,发梢的水还在不停地往下滴,他身上什么也没穿,但神色坦荡:“吵什么?”

 

    “啊!”余音捂着眼怒骂:“死变态!”

 

    她紧张得耳朵红到发烫。

 

    池昱将人拽过来,掰开她的手将人抵在门框上“又不是没见过,还整这一出?”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宝贝你的上面小嘴好会吸 嗯哼~有人不可以 吃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