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小玲和她的公第七部 按着娇嫩的双乳不停的揉搓

我终于放的开了,我扛着她的双腿,在她的体内进进出出。
几万下的撞击,秋胜男不知道来了多少次gāocháo。
我也觉得很刺激,看着地上的赵公子,他一直想搞到的女人,现在却在我的胯下疯狂浪叫,羡慕吧!
“噗噗噗……”

武华,现在形势危急,你还是走吧!”
都说男人拔屌无情,现在,我们欢愉还不过五分钟,她竟然就要赶我走,难道她要嫁给这个禽兽赵公子,甘愿被他凌辱?
那可不行,我如果真走了,那才是畜生呢!
“你真要嫁给这个混蛋?”
我有点生气,我恨的是我自己,我不能给她名分。
“我……我现在还有得选嘛?过了今晚,我爹一定认为我和赵公子做过了,即便不是熟米,现在也是熟米了,今天还好你在,我没有被他强暴,可是下次呢,下下次呢,你还会在身边守护我吗?”
说着说着,秋胜男哭了,她又流出了眼泪。
我很心疼,却无能为力,她说的对,我总不能一辈子都在这儿守护她啊!
可是,就在这时候,地上的赵公子醒了。
他迷迷糊糊的坐起身,捂着后脑,却看见床上盖着被子,赤裸的我们两人。
“卧槽?”
赵公子猛地一惊,下意识的指着床上,喊道:“你……你们这对狗男女,竟然当着我的面做这种事!”
“狗男女,我要告诉你爹,你已经失了贞洁,还背着我偷人!”
赵公子起身,将要跑出去。
可是,刚到门口,一个赤身luǒ体,肌ròu健壮的男人出现了。
这不是我,还能是谁?
我连衣服都顾不得穿,就上前拦住了他,想出去胡说,简直痴人说梦。
“卧槽?这么大?”
赵公子看到我硕大的话儿正悬在双腿间,都快垂到膝盖了,他简直瞪大了眼睛。
“哼哼,现在知道秋胜男为什么喜欢我不喜欢你了吧?”
说着,我掰了掰拳头,传来了“咯咯”的响声。
很明显,我要动手了。
“你……你要动手,那就让你尝尝我赵家的形意拳!”
他摆出了战斗的姿势,打算跟我一决雌雄,我也正想看看他们赵家培养出个什么狗东西呢!
“咔吧!”
他的拳头猛地向我袭来,却被我出的掌法给拦住。
他的手腕当即被我掰断了,森白的骨茬都露了出来。
“啊……”
赵公子嚎叫一声,刚要跑,却被我一脚踢翻在地。
“我当你功夫有多好呢,想不到赵家的功夫就是花拳绣腿啊!”
我一脚踏在他的xiōng口,差点给他踩吐血了。
“你最好放了我,我要是有什么不测,我爹一定会跟你没完,我们赵家不是你能惹得起的!”
事到如今,他都被我打成这样了,竟然还敢威胁我,也不知道是谁给他的勇气。
“嘿嘿!”我满口答应了,人家是给我干活的,提点要求,还真不过分。
很快,我们坐上车,朝着东街驶去。
汇源市分为五大街,东街,西街,南街,北街,而龙爷正是在中街,最好的地段,所以它赚钱如流水,全部汇入他的金库了,他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却是绝非偶然。
如果我早生个二三十年,是谁的天下还不一定呢!
东街虽然不是很繁华,但是却有一个车站,以至于这里的客流量还不小。
多少人都是奔着夜场ktv,红灯区,能潇洒,放纵而去的。
纹豹是这里的地头蛇,龙爷这些年没动他,可见他也还是有些斤两自保。
“华哥,我已经查清楚了,纹豹就在东宫ktv,他常年住在那里!”
听到这话,我倒是一愣。
“狡兔尚有三窟,他常年住那里,不怕有人报复嘛?”
我下意识的问道。
“华哥,这你就有所不知了,纹豹这个人多情,但她最喜欢的要属他心爱的情人,小桃红,那女人活儿太好了,他才舍不得离开呢!”
想不到这纹豹还有几分情谊,竟然还有固定的情人。
像他们这种当大哥的,不是应该夜夜做新郎才对嘛?
东宫ktv,派头果然不小,我们一行人进了里面,很快引起了保安们的注意。
见我们手里都拿着家伙事,那保安大喊道:“你们是干嘛的?”
他冲我喊,那我当然不客气了。
“砰!”
我一棒子打在了他脑袋上,震得我手都疼。
而那个保安,马上倒在地上,脑袋上渗出了鲜血。
“你……你们是来砸场子的?”保安还很惊讶,但我却没在意,反而看着段宇笑道:“已经一个了,别忘了我们的赌约!”
卧槽?这就开始了?”
段宇下意识的一愣,没想到赌约这就开始了。
由于我刚才动作太大,惊动了周围的马仔,他们纷纷涌上来,还大喊道:“兄弟们,有人来砸场子了,给我上!”
喊话的似乎是个混子头头,也正是应了那个道理,人怕出名猪怕壮,qiāng打的就是出头鸟。
他刚喊完话,段宇上去就是一刀,直接扎了他一个透心凉。
“我也一个了,接下来,咱们比比!”
他这明摆着就是像我挑衅呢!
我是没想到,他竟然下手这么重,说杀人就杀人,简直视人命如草芥。
后面周通等人还没来得及上,我们二人就已经解决了战斗。
这时,周通喊道:“华哥,我猜那纹豹就在楼上,咱们上去吧!”
我也点了点头,正所谓,擒贼先擒王。
抓了纹豹,就能劝退所有人,这场赌约我自然就胜了。
刚到三楼,便又看到一伙人。
他们似乎也做好了战斗的准备,手上皆是拿着家伙。
“嘶!”
我还没动手,就见段宇冲进人群,手起刀落,做掉了一名来势汹汹的马仔。
可能是他太凶悍了,后面的人连连后退!
周通等人也不想一点力不出,带着人就冲了上去,很快便打到了走廊尽头,那些人由于落了下风,很快便被来势汹汹的周通等人给打趴下了。
“我问你,纹豹在哪?”
我掐着其中一个人的脖子,大声呵斥道。
“在……在最里面那个房间,哥,放过我,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
“砰!”
他话还没说完,脑袋就被我开瓢了。
这bī是没睡醒吧,这套说辞背的也太熟了。
他看起来也就二十来岁,他哪来的八十岁老母?
就在这时候,楼梯口的周通喊道:“华哥,不好了,下面聚集了一大堆马仔,我们被包围了!”
“多少人?”
我下意识的一惊,东街的场子不是很凝聚,一下子涌过来一大群人,可见,他们的组织纪律xìng有多强,总部出事,马上就有人前来支援。
“大概两三百,下去就是个死啊!”
周通好像是有点怕了,今天这次行动,成功了还好说,失败了的话,估计会全军覆没。
他死也就死了,可是手底下那帮兄弟的后事,怎么jiāo代?
“跟我去找纹豹!”
事到如今,唯有抓住纹豹,才能让那伙人消停一些。
“好!”
段宇点了点头,跟我走到了走廊尽头。
而此时,周通等人则是守在楼梯口,牵制住下面的人,不让他们打上来。

很快,我们来到最里面的房间。
里面传来了均匀的鼾声,我一脚踹开门,正看到两团白ròu卧在床榻之上,一丝不挂,可能是刚刚欢愉过,所以睡死了过去。
我轻轻走过去,拍了拍女人的pì gǔ!
身材果然不错,她纤细的身子,却显得特别有ròu,尤其是那硕大的xiōng脯,和挺翘的臀部,无一不是男人喜欢的多ròu位置,她的长相也很美,就是妆画得有点浓。
这种女孩子,不能说她倾国倾城,只能说她床上功夫好,所以才讨人喜欢。
这女人,正是小桃红,纹豹的小姘头。
“你……你们是谁?”
看出我和段宇手里还拿着家伙,小桃红急忙推了推熟睡的纹豹。
纹豹醒了,他也不瞎,自然看到了我们手里的家伙。
“你们怎么进来的?”
纹豹懵了,他看到我们坐在沙发上,优哉游哉的样子,顿时傻眼了。“
“听说纹老大最近要对付我?”
我故意给他提个醒,让他死个明白!
“你是武华?”
终于,纹豹还是明白了我们来的目的。
“没错,你不是想帮送老虎报仇嘛,我提前送上门来了!”
我倒是一点也不怕,反而递给他棍子,让他打我。
“你……”
但是,机会摆在他面前,他却不敢动手。
“我数三个数啊!”
“三!”
“二!”
“一!”
……
刚数完数,我快速的夺回棍子,一棒子打在了他的身上。
“我他妈给你机会,你也不中用啊!”
他疼的龇牙咧嘴,却不敢还手,依然瘫软在床上,忍着疼痛。
“现在给我跪下,叫声爷爷,我倒是可以放你一马!”
台阶都给他铺好了,就看他往不往下走了。
果不其然,他沉吟了几秒后,突然跪在床上,喊道:“武爷爷,你放我一马,今后我绝对不找你事!”
“大点声!”
我又给了他一棒子,打在了他的肩头,他直接倒在地上,声嘶力竭的大喊道:“武爷爷,放过我!”
“乖!”
我拍了拍他的脑袋,笑道:“纹老大,你下面的兄弟还虎视眈眈呢,不如,跟我去把他们劝退?”
纹豹心里清楚,他只能答应,现在他要是说个不字,就一定会有生命危险。
“好好,我这就穿衣服!”
这时,纹豹一边穿着衣服,一边说道:“武华,我纹豹算不上什么英雄好汉,杀人越货的事我都干过,但我只求你一件事!”
“放过她是吧?”
说着,我一指小桃红,看纹豹的反应,就知道猜的八九不离十了。
果不其然,纹豹认真的点了点头,还卑微的说道:“是,武华,我们第一次打jiāo道,但我这人看人很准,你并不是一个滥杀无辜的人,我爱她,并不想连累她,只要你放过她,我什么都听你的!”
我早就猜到了,既然小桃红是他固定的情人,那他肯定就是动情了。
要不然的话,他也不会这么卑微的跟我对话!
“果然有情有义,就在刚才,我还在想要不要做掉你,但是现在,我似乎改变主意了。”
“恩?”
我并没有解开他的疑惑,反而笑道:“跟我出去,平息一下你那帮兄弟的怒火,到时候兵戎相见的话,我的兄弟们但凡有损伤,我都不可能让你活着!”
“好好,我这就出去!”
此时,纹豹已经穿好了衣服,迈着八字步,朝着楼梯那边走去。
楼梯口处,下面乌泱一片,全是手拿家伙事的混子,时间已经过去半小时了,看来纹豹所有人的人也都到齐了。
但是,目前有一个现象,倒是让人一愣。
下面的人,竟然分为了两伙,一伙两百人,一伙则是七八十人,难道他们还不一条心?
“华哥,你来了!”
周通还在这守着,生怕打起来。
我抓着纹豹的身子,走下了楼梯。
“华哥,你……”
要知道,这下面可是两三百人,下去就是九死一生,现在我独自一人,带着纹豹就下去了,那简直就和找死没什么区别了,可我不怕,这些人,还真奈何不了我!
“别慌!”
我用手抠着纹豹的脖子,走到楼下。
那些人很快便腾出一片空地,眼睁睁的看着我。
这两百多人的一伙,带头的是一个油头粉面,穿着一身黑西装的男子,给人的感觉就是说不出的yīn柔。
他高傲的昂着头,冷冷的说道:“小子,放了我们纹老大,你还有活命的机会!”
“喂,你搞清楚状况没有,现在是我在威胁你!”
我又狠狠地掐着纹豹的脖子,示以威胁,可这家伙,非但没有半分恐惧,还笑呵呵的说道:“哈哈,你最好是掐死他,你不掐死他,我怎么当大哥呢?哈哈哈……”
一阵狂放的笑声传来,让我有些毛骨悚然。
我似乎赌错了,纹豹在他心里,根本就不是什么大哥,反而是一个傀儡。
“纹老大,我来救你了!”
他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弹簧刀,猛地刺了过来,他瞄准的目标不是我,而是纹豹!
“噗呲!”
“你……”
纹豹的肚子上挨了一刀,身体也不自觉地有些软了。
“纹老大,你安息吧,放心,东街的生意我会帮你照顾好的!”
yīn柔男又仰头笑了起来,看来,他早就有了造反之心,今日,我带人来闹事,反倒是成了他造反的导火索。
我急忙扶住纹豹的身子,在它他的伤口处猛chuō了几下,不至于让他的伤口流出太多血。
“纹豹,你现在看清楚了吧?你这些所谓的小弟,个个都想让你死呢!”我有些无语,早知道道上的人为了利益什么都干得出来,没想到,纹豹这么个重情重义的人也会遭此劫难。
“丧狗,你竟然杀了豹哥,我跟你拼了!”
这时,另外一伙人的大哥,满脸大胡子的家伙,竟然朝着油头粉面的人喊了起来。
果然,他们有忠有,有效忠于纹豹的,也有天天盼着纹豹死的。
“怎么?灰熊,你难道还看不清局势?纹豹死了,我这个二当家的就是你们的大哥,你还不快点tiǎntiǎn我,今后我还能给你口饭吃!”
丧狗很狂妄,而且,他这个人心狠手辣,仗着人多,简直为所yù为。
“去你妈个bī,老子就是死,也不会拜你这种以下犯上的人当大哥!”
说着,灰熊一招手,带着兄弟们打算跟丧狗等人拼个你死我活!
很快,他们便打了起来,刀qiāng无眼,我倒是觉得没什么,反正他们打起来,我们坐收渔翁之利就好了。
我背上纹豹瘫软的身子,上了楼,刚才我已经封住了他流血的伤口,如果得不到及时的治疗,可能还是会死。
“来,你躺在这儿仔细看看,你昔日的兄弟,到底谁忠谁奸,你说他们谁能打赢?”
我笑呵呵的问道,满脸的嘲讽之意。
可是,纹豹却死死地抓住我的手,咬着牙说道:“

武华,只要你帮我杀了丧狗,只要我今天没死,今后你就是我大哥,整个东街都是你的!”
“此话当真?”
如果我真帮了他,那东街就是我的了?
这笔买卖,划算!
“当然,我命不久矣,只求能平息这场内斗!”
纹豹即便是心凉了一片,可他明白,一切都是丧狗挑的事,如果把他杀了,那他们也就打不起来了。
“好,这是你说的!”
我给段宇打了个眼色,一左一右,突然从楼梯口跳了下去。
整整一层楼的高度,我们俩根本没有觉得这算什么高度,反而十分同步的在地上打了个滚,来到了丧狗身边。
此时,丧狗正和灰熊打的不可开jiāo,他虽然长的不如灰熊那么壮。
但他招招夺命,而灰熊出招慢,只能防守,一瞬间,丧狗当时占了上风,而且不出几招之内,他一定能杀了灰熊。
但是,事情远远没他想的那么简单。
我和段宇同时抓住他的肩膀,使劲一掰,他的两条胳膊当时就无力地悬在空中,已经断了。
“你……你们……”
丧狗当时就傻眼了,他距离成功只有一步,却怎么都没想到,我们会chā手他们的内斗。
“抱歉,我们也看不惯以下骑上,敢对自己大哥下狠手的人!”
说着,我的手已经拧上了他的脖子,人的脖子是最脆弱的部分,只听“嘎巴”一声,他的脖子就被我扭断了,死的时候是那么的不甘,但是,他还是死了。
“都他妈给我住手!”
我踩着丧狗的尸体,大声喊道。
但是,他们似乎都没鸟我,还打的难舍难分。
毕竟丧狗一伙人两百多人,而灰熊那边只有七八十个,三个打一个,再过几分钟就必败无疑了,他们哪肯轻易罢手!
“丧狗已经死了,你们打下去还有什么意义?”
我再一次的大喊道,这回,可是起作用了,两伙人马上分开了。
只见灰熊一伙人全部挂了彩,有几个甚至直接躺在地上了。
“狗哥死了,是你干的?”
那伙人可能是杀红眼了,一听我做掉了丧狗,他们竟然要跟我拼命。
“丧狗死了不假,可纹豹还活着呢,是他求我杀了丧狗,清理门户,你们还有异议?”
我摊了摊手解释道,这些烂番薯臭鸟蛋想杀了我,似乎还费点功夫。
“灰熊,送你们纹老大去医院!”
见这伙人张牙舞爪,却没有一个人敢上来攻击我,我就更不把他们当回事了。
灰熊也很听话,上楼背起纹豹的身子,就出了门。
“华哥,咱们就这么走了?”
见我要离开,周通觉得很不满意,他的本意是把这些军心溃散的混子给打服,然后顺理成章的抢了东街的场子,但是,他哪里知道,打江山容易,守江山才难。
“走吧,我相信纹豹会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
说完,我们离开了。
这次,还真没白来,兄弟们没几个挂彩的,还救了纹豹,总之不亏。
当晚,我去了医院,已经在外两三天了,却还没去医院看看老婆,我真是个不称职的丈夫。
医院里,老婆还在病房里熟睡,平时吃喝都成问题,输的全是营养yè。
医生说,她现在和植物人没什么区别,现在可能需要某种刺激,才能重获新生。
“妈,娟儿她还没醒嘛?”
这时,我看到丈母还在一旁守护着老婆,一脸的落寞,让我有些心疼。
“华子,娟儿可能永远醒不过来了,要不,我们把她接回家吧,在这里,我总觉得心里堵得慌!”
丈母的眼泪从眼角流了出来,不管怎么说,那都是她亲生女儿,血浓于水的亲情,能不哭嘛!
“好,明天一早我就把娟儿接回家!”
对于丈母的要求,我没打算反驳,我对她一向都是百依百顺。
她趴在我的xiōng口,眼泪都打湿了我的衣服。
“华子,如果娟儿这辈子都醒不过来了,你不会跟她离婚吧?”
丈母还是有些担忧,她知道我xìngyù强,可能会出去找女人,万一三玩两玩,动了真感情,那岂不是要改娶别人,那势必会离婚啊!
“妈,你想哪去了,娟儿和我磕过头拜过天地的,她只不过是受了伤,我怎么可能会抛弃她?”我也马上表态了,就是不管怎么说,我都不会跟老婆离婚,也不会不管这个家!
“妈知道,你还年轻,有些耽误你了,你一个大男人,得不到释放,终归会去找别的女人……所以……”
“妈,你别胡说八道,我不是还有你吗?”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我捧住了脸庞,很认真的说道。
“华子,吻我!”
两天没有和丈母温存了,看来,她又想要了……
此时,老婆还躺在旁边,我确实不该这么做。
但是,丈母似乎已经动情了,她突然把小嘴凑上来,吻得很动情,竟然还把他的小香舌伸了进来,她在撬着我的牙齿,而且非常用力,我生怕牙齿刮疼了她,急忙抱住她的身子,忘情地和她吻了起来。
我能感觉到她的主动,而且,她好像憋的太久了,想向我索取些什么。
“华子,你不在的这两天,可把我憋坏了!”
她竟然在主动解开我的衣服,在我的xiōng膛上tiǎn来tiǎn去,那小香舌非常软,上面还沾着湿润的口水,tiǎn在我身上酥酥麻麻的,这简直太刺激了,我从来没想过丈母敢这么放肆,看来,她的确是憋坏了。
好在现在已经是深夜,医院里也没什么人,而我们这件又是独立病房,一般没什么特殊情况,也不会有人来!
“妈,我也好想你啊!”
观察了一下周围,确实没什么人,于是,我的胆子也大了起来。
从她的裙子上摆伸进去,很快便摸到了丈母36D的xiōng脯,是那么的浑圆,那么的róuruǎn,手感一级棒!
可能被我摸的忘情了,丈母忍不住轻声shēnyín出来:“啊……华子,你慢点揉…解开衣服让你吃个够……”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小玲和她的公第七部 按着娇嫩的双乳不停的揉搓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