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简夏坐在冷廷遇上面|打电话的时候故意进入

“婶子你别急,我马上跟你去。”杨进宝二话不说,抄起医药箱子跟着老婆儿风风火火再次来到了朱家村。

走进朱二家的门,朱二媳妇真的不行了,趴在炕上半死不活。

其实三天前她就一病不起,上吐下泻,只是因为杨进宝在昏迷中,没人来给她看病。

现在杨进宝醒了,朱二娘迫不及待把医生拉来了。

走进屋子一瞅,杨进宝就吓个半死,几乎不认识朱二媳妇了。

几天的时间不见,女人骨瘦如柴,眼窝深陷,昏迷不醒,只差一步就吹灯拔蜡,嗝屁着凉。

从前,她是个猛张飞,那身板特别的硬朗,手臂跟两腿上的肉都结成了块儿,不低于一百七八十斤,是娘娘山最有名的彪悍女人。

如今的朱二寡妇却瘦成了一根干柴棒子,她没穿衣服,光着脊梁,半截被子覆盖在屁股蛋上,旁边放了尿桶,从嘴巴里出来的秽物全喷在了尿桶里。

起初吐出来的是饭菜,后来是酸水,今天已经开始吐血了。

她后背上的脊椎骨都冒了出来,蒜头那样根根冒起,两侧的肋骨也硬邦邦的,根根暴凸。早就严重脱水了,一阵风就能吹走。

“嫂子,你咋变成了这样?”杨进宝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不吃不喝好几天了,吃啥吐啥,烧一直没退过。”朱二娘在旁边解释道。

“那咋不送她到医院?”杨进宝问。

俺家没男人,村子里也找不到几个男人,也没马车,再说还没钱,俺一个妇道人家咋弄她?”朱二娘叹息一声说。

“等不及了,我先帮她打一针,婶子你收拾一下,我立刻套车送她到医院,再不走就来不及了。”杨进宝慌了手脚,赶紧帮女人注射了药剂,然后马不停蹄回家套车去了。

马车赶来,他把朱二寡妇抱上去的,曾经健壮庞大的女人轻得像根鸡毛掸子,没费吹灰之力就把她扔马车上了。

然后杨进宝挥起鞭子,大青骡子在山道上飞窜起来。

村子里的家畜家禽,猪羊杀净了,好多患病的牛马骡子也杀净了,没有患病的那些老金舍不得。

骡马驴牛可是生产工具,没了它们,山民明年的庄家就收不到家了。所以杨进宝家的大青骡子留下了。

他在前面赶车,朱二娘后边抱着媳妇,用被窝裹得严严实实,女人还一个劲地喊冷,两排牙齿直打架。

不但如此,她的嘴巴里还嘟嘟囔囔含糊其辞:“俺是二毛……俺死的好冤,还俺的媳妇……俺是三旺,把彩霞还给俺……。”

也难怪这两天村子里风言风语,朱二寡妇昏迷中出现了幻觉,看到了死去的二毛跟三旺,这两个人手拿铁链子,要来索她的命,拘走他。

女人嘟囔一阵,又恐惧地大喊大叫,撕嚎声在山道上蔓延,山里的狼差点招出来。

杨进宝没办法,转身给她一针,一针将女人扎得晕过去,她才不折腾了。

走进县医院,朱二寡妇立刻被送进了急救室,医生的检查结果出来,杨进宝更是吓得心惊肉跳。

“医生,我嫂子啥病?”虽说他本人是中医,可中医跟西医完全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好多西医都看不起中医。

“她得的是霍乱,流感,只可惜普通的药物控制不住,没啥效果,烧还没退。”

“为啥药不管用呢?这是咋回事?”

“我们也不知道,可能是一种新的流感霍乱病毒,病菌产生了变异,暂时没有特效药。”

“那你的意思……?”

“你嫂子不行了,该准备啥准备啥吧。”

“啊?”扑通!杨进宝坐在了医院的长椅上,有点傻眼。

“俺滴天儿啊,俺滴地儿啊,越渴越吃盐啊,可怜俺孤儿寡母相依为命,儿媳妇留不住了,呜呼呼呼……啊呵呵呵……。”朱二娘扯嗓子就哭开了。

她家已经没啥人了,老头子二十年前就驾鹤西游去了,是喝酒喝死的。

儿子朱二死于三年前,出山打工的时候帮人拆迁,一堵墙倒了,正好把他压在墙底下。

儿子朱二死于三年前,出山打工的时候帮人拆迁,一堵墙倒了,正好把他压在墙底下。

男人的尸体被刨出来的时候,好像刨出一个山药蛋,都被砸成了肉煎饼。

家里只剩下一老一少两个寡妇,儿媳妇再一死,朱二娘的日子就更不好过了。

“进宝,咋办,咋办啊?你一定要救救俺媳妇,俺把她当闺女看嘞,她里里外外都是一把好手啊,没了她,俺也不活了。”老婆子一把鼻涕一把泪,拉着杨进宝好像抓住了救命的稻草。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简夏坐在冷廷遇上面|打电话的时候故意进入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