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跳d遥控器开到最大——嘴巴撑得满满的

叶温柔坐在床上,眼神古怪地看着她,脸上还有一抹极其少见的小羞涩。

“上床。”叶温柔说道。

“哦。”方炎答应着说道,挪动着小碎步走到了床边,撅着屁股爬上了床,然后双眼紧闭,身体躺成了一个大字。

躺着躺着,脑海里也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小淫#荡的画面,大字下面就多了一个点,变成了一个‘太’字。

方炎觉得有点儿不好意思,心想,怎么可以这样呢?

但是转念又想,这样才是真正的男人——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叶温柔一定以为自己有问题了吧?

“翻过来,趴着。”叶温柔出声说道。

“哦。”方炎准备换一个姿势。

当他准备翻身的时候,突然间觉得这种行为有一些不妥当。

他可以爱得没有底限,但是,他不能接受这样的凌辱。

方炎又躺了回去,眼神怯怯地看着叶温柔,说道:“要不,就躺着吧?你可以在上面。”

“必须趴着。”叶温柔的态度很强硬。

“我不太习惯那样——”

“你会习惯的。”

方炎怒了,出声喝道:“叶温柔,我告诉你,虽然我不舍得打你,但是并不代表我打不过你——我是男人,我已经放弃了我的骄傲和自尊让你在上面,你还不满足。竟然还想让我趴着——你让我趴着做什么?你能做什么?”

“擦药。”叶温柔像是看神经病一样的看着方炎,轻轻地吐出这两个字。

方炎的身体瞬间僵硬,然后第一时间闭上了眼睛。

但是想到叶温柔还虎视耽耽地坐在床边盯着自己,闭上眼睛不就是传说中的掩耳盗铃?

于是,方炎又睁开了眼睛。

方炎勇敢地和叶温柔地眼神对视,说道:“我知道是擦药。可是——我躺着就不能擦药吗?”

“我打你那一掌在背后。”叶温柔面无表情地说道。

“——”

方炎觉得自己真傻。他怎么能想到其它的地方去了呢?

叶温柔是自己的未婚妻,是很快就要成为自己老婆的女人,就是再急不可奈,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想着要扑倒自己——当然,自己就更不可能干出这样的事情了。

于是,方炎翻身过去,把自己的后背袒露在叶温柔的面前。

叶温柔的手掌上涂抹上褐色的药膏,然后轻轻地揉抹在方炎背部那瘀血堆积的位置。

把药膏抹匀称了之后,她的手掌开始在瘀血上面轻轻地按摩着。

手掌中间有青色的光芒闪烁,一股灼热的暧流在方炎的后背流敞。

方炎感觉到皮肤火辣辣的生痛,他知道这是叶温柔在用内力帮自己活血化淤修复身体内部组织的伤害。这女人打人的时候不客气,治疗的时候也仍然不客气。

“你再用力一点,我这次就不用去和神龙决战了。”方炎笑着说道。

“如果我再用力一点,你就再也没有机会去和神龙决战了。”叶温柔说道。

方炎把脑袋捂在枕头里面羞涩的笑,说道:“我就知道你舍不得。”

咔嚓——

叶温柔突然间一巴掌拍过去,将方炎背后的一根脱臼的骨头复位。

“哦——”方炎痛呼出声。

“什么事情都有可能生。”叶温柔的手掌继续按摩方炎的后背受伤位置,嘴角带着方炎看不到的温柔笑意。

“这次——我想信了。”方炎趴在那儿不敢随便动弹了。

“我也没有出全力。”叶温柔轻声说道。

“我知道。”方炎声音笃定地说道:“虽然你已经很努力了,但是因为你心中没有杀意,更没有斗志。所以你很难挥出全部的实力。”

“辛苦命有杀意,也有斗志。”

“所以,他是一个很可怕的对手。”方炎沉声说道。

“方炎——”叶温柔轻声说道。

“嗯?”

“如果你真的想——”

“我想什么了?我什么都没想——”方炎赶紧否认。太吓人了,这女人不会是猜到自己的想法了吧?

咔嚓——

方炎背上的又一条脊柱骨被叶温柔给复原了。

“啊——”——

枫山,又称为风山,坐落于远离燕京的红峡谷。除了漫山遍野的枫树,就是那从北地吹卷而来的风沙了。

枫山位置偏离,而且又是阻挡北地风沙侵袭燕京城的第一要塞。这里不会有人居住,就是游客都没有几个。偶尔有几个驴友想来感受一下红峡谷的风光,当他们安营扎寨准备烧火煮饭的时候,现刚刚把吊锅放到火上,很快的锅里面就落了厚厚一层沙子。难以坚持,只好收拾行囊落慌而逃。

今天的枫山显得热闹一些,因为有人要在这里比武。

自从方炎前去挑战神龙辛苦命,双方约定七日之后决战枫山的消息传了过去,就有很多人提前到这里来勘测地形打探虚实了。

有人早早就开始了布置,开上车准备好帐篷,选择一景观秀丽的位置安顿下来。

还有人努力攀爬,猜测方炎和神龙之战会选择在哪个山坡或者哪座主峰——毕竟,枫山这么大,连绵数百公里,你要是距离地远了,不就错过了那场精彩大战了吗?

更多的人则只是在山脚下聚集,等到确定方炎和神龙的决战之地之后再向前靠近。

知道这场决战的大多数在燕京城上得了一定层面的人物,圈子不大,人却不少。大家数都是相识,所以,你经常能够看到这样的画面。

“哟,老三您也来了?怎么着,你押哪一方赢啊?我可是押了神龙这个数——”

“张少,来来来,试试我带来的这支红酒,我知道您好这口,保管让你满意——”

“三个二——我出三个二你打一对王干什么?你傻逼啊?你有没有搞清楚谁才是地主?”——

飞来峰。

这是枫山最孤绝陡峭的山峰,山高且险,几近无路。

据说好几拨爱好登山的驴友想要征服飞来峰,但是最终都被飞来峰给征服了。在出了一次人命之后,那些人终于放弃了这个有各种传说的地方。

当然,这样的路况自然阻挡不了方炎和神龙辛苦命。

方炎这边陪伴而来的人是叶温柔,原本他是想一个人过来的,但是在叶温柔看了他一眼之后,他就立即明白了叶温柔的意思——也不知道是因为婚期接近两人的契合度越来越高,方炎觉得自己对叶温柔的了解真是越来越深了。

以前他只知道叶温柔不高兴的时候会打你一顿,现在他知道叶温柔不管高兴不高兴的时候都有可能打你一顿——

于是,方炎主动向叶温柔出了邀请。叶温柔爽快的点头答应了。

神龙辛苦命是由徒弟公孙旗陪伴而来,一方是自己的授艺恩师,一方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公孙旗是最不愿意看到这场决斗的。

即便已经到了会场,他看向方炎的眼神仍然让方炎感觉到了浓浓的——哀求之间。他的眼睛会说话,他正对着方炎说:别打了,回去吧。各回各家,找点儿菜瓜,想怎么打就怎么打,想怎么虐就怎么虐——

方炎觉得公孙旗真是自己的好兄弟。

方炎一身白衣,这是他特别要求的。因为他很喜欢古龙武侠小说里面的西门吹雪,不管他在哪个门吹雪,但是,既然都已经下雪了,穿一身白衣服才应景嘛。

在方炎的心目中,西门吹雪一定要穿白衣服才行,要是穿黑衣服黄衣服红衣服紫衣服根本就配不上这么酷炫的名字。

神龙辛苦命仍然是一身灰袍,方炎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穿这身衣服,现在看到他仍然是这身衣服,好像他从来都没有买过新衣服似的。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跳d遥控器开到最大——嘴巴撑得满满的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