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老板把车开到没人的地方*跟健身私教做了

 听到他提起昨天晚上,申雅脸颊不自觉就染上了红,其中的原因自然是因为昨晚的激狂,还有,放*荡。

    但,既然是昨天晚上钓的鱼,那么,味道自然是要尝尝的。

    她喝了两小碗,味道的确很好,很鲜美,非常的淡,喝过之后,口齿留香。 文学



    霍景承看着她勾起唇角,其中隐隐带着成就感,还有些如墨的深沉。

    早餐吃得很美味,很愉悦,画好淡妆,申雅等着霍景承送她去公司。

    这里距离市区有些远,而且稍有些偏僻,交通不是很方便,无论是出租车,还是公交车,都很少有。

    “先等一等,我有些话想要和你说……”霍景承在沙发上坐下,比起往常,神色显得严肃。

    诧异,不解,申雅走过去,他温热大掌攥住她的手腕,轻轻一扯,便将她带到怀中,坐在大腿上,圈住她的腰。

    “我结婚了,是已婚身份。”他深深地凝视着她,说。

    瞬间,周围一片沉默的寂静,半晌后,申雅才找到自己的声音:“你……你在开玩笑?”

    “我,从来都不开玩笑,无论是这句话,或者是接下来的每一句话,我都可以保证它的真实性,其中绝对不会参杂任何欺骗……”

    申雅却已不知该如何反应,更准确来说,她脑海中一片空白,只有嗡嗡嗡的响声在回荡。

    她听不到任何声音,被他扔出来的那句话,炸的麻木,僵硬。

    头上的青筋突突突的跳动,随后,她开始挣扎起来,但霍景承已经提前做好准备,圈在她腰间的大手很用力:“我会放开你,前提,你先听我把话说完……”

    “我现在不想听,在我发脾气之前,松开!”申雅的声音很冷,就像是竖起刺的刺猬。

    “几分钟的时间……”他坚持。

    申雅已经很少再发脾气,这次,终归还是发了脾气,指尖从他颈间划过,留下两道很深很深的抓痕。

    她呼吸急促,胸口更是气喘,憋的很是难受,片刻之后,她深深呼吸,尽力压抑着自己的那些情绪:“好,那你说,我听,为什么已经结婚,还要再来招惹我?”

    霍景承眼眸微闭,伸手,想要去拍她的背。

    但是,申雅躲避开了,让他,不要再做与讨论话题无关的举动,她的态度,冷漠,而生疏。

    “我的妻子是苏正枭的妹妹,苏美琪,与苏正枭是龙凤胎,出生时比苏正枭晚了几秒,且有先天性心脏病……”他说。

    闻言,申雅终于了解,为什么苏正枭对待她的态度会如此阴阳怪气。

    还有,他之前曾对她说过,若是有一天,发现了霍景承的某些事,她定然会疼痛,感概,情绪万千。

    那时没有想明白过,不知他为什么会口出此言,但现在,却是清清楚楚,明白他指的是霍景承已婚的事实。

    “苏正枭的父母与我父母是旧识,他的父母死于一场空难,同时我父亲与母亲也在那趟航班上,买票的时间有些晚,所以未能将座位买在一起,且我母亲晕机,为了照顾我母亲,我父亲与苏正枭的母亲换了座位,她欣然应允,一路上平安无事,但在飞机降落时,却下了大雨,能见度低,速度过快,只能迫降,迫降没有成功,选择第二次复飞,复飞时机腹撞击到地面,发生意外事故,坐在前排的乘客没能幸免遇难,我父亲与我母亲安然无恙,若不是换座位,他母亲还会在人世……”

    他鲜少说这么多,这也是唯一一次,他说的慢,沉。

    霍景承抿唇,低沉的嗓音又放的缓一些,沉一些:“对于苏家,我们全家上下都有一种愧疚感,两年前,苏正枭提议让我娶苏美琪,对于苏美琪,且只尚存亲情,除此之外别无其他,两年前苏美琪的身体每况愈下,即便是最简单的走路对她来说都是一种困难,脸红,气喘,苏正枭用了那份愧疚,我母亲与父亲偿还了那份恩情,但,在结婚前,我和她之间曾有过很明确的协议……”

    “双方之间,无论是她,抑或是我,有了自己喜欢,所想要追求的对象时,可以放任去做……”

    “那么,这份协议受法律的保护吗?”申雅反问他,垂落在身侧的手微微收紧。

    霍景承双眉紧皱,沉默许久,深深地凝视着她。

    “这并不是理由,最重要的是你们并没有离婚,在无形之中,你将我推到了小三的位置,这是我一生中最痛恨的位置,你,彻底的将我陷入了这种境地!”申雅的情绪有些微微失控。

    “抱歉。”他说。

    抱歉在这个时候有用吗?

    申雅深呼吸,胸口剧烈起伏:“这件事,为什么不在一开始就告诉我?”

    “对一个女人产生好感,且能将那份好感升为喜欢,对于我来说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十几年来从未有过,你是唯一一个,也是仅有一个,且与其它女人相比,你如此与众不同,你才经历过那样的伤害,我又是如此状况,。

    一开始,你对我本就无心,若是将这些告诉你,对我,你只会彻底的远离,对你,我却不想再错过,在而立之年能遇到让我如此冲动的女人,不是件易事……”

    他微微顿了顿,嗓音倒是愈发低沉:“一开始不能说,最终感情愈发深,由不能变为不敢,你性子刚烈,若是绝然,那么便代表着没有回头路……”

    “为什么现在又选择开口说出事实了?”

    “这些话,这些事实,无论会让你受多重的伤,我都希望你是从我口中亲自得知,也只能由我自己亲口告诉你,对于你,我不想有任何隐瞒……”霍景承闭着眼眸,说。

    申雅的胸口还在不断上下起伏,但比起方才,剧烈程度已经变浅不少。

    “其实,这件事也有我的责任,怪我鲁莽,冲动,也怪我太过于相信你,相信你的行为举止,相信你的品德,为人,阅历,修养,怪我太过于相信你,在这段感情开始之前没有仔细问过你,我不该对你如此信任,却将自己陷入这样不堪的境地!”

    霍景承心情很糟糕,声音却很轻柔,目光中难得带上了焦急:“你不要对我有所质疑,也不要有怀疑,我说过我并不完美,也有缺点,有不满的地方,如今,我的缺点显露,你却不想要再看……”

    “我能接受的缺点有很多,但这点,我唯独不能接受,再说它也并不是缺点,还有,我们分开吧……”

    这句话,申雅终归还是说出了口。

    “以前或许总觉得鱼和熊掌可以兼得,与她的婚姻包含了很多,朋友的情义,父母的愧疚,然后圆她最后的念想,终究,这世界上并没有可以两全其美的事……”

    搂抱着她纤腰的手不禁用力,霍景承深邃的眼眸中浮现出淡淡暗沉,呼吸着她身上的味道,满满的不舍,最怕她说出这样的话。

    外面在下雪,上班肯定是晚了,再加上心情也不好,申雅干脆没有上班的打算。

    走在路上,突然之间,她有些筋疲力尽,这段感情,比她想象中深了太多。

    雪花向下飘落的很大,天气更是严寒,路上根本没有车。

    突然间,那辆再也熟悉不过的银色慕尚停到她身侧,车窗落下,是霍景承:“外面很冷,上车。”

    申雅似是没有听到一般,继续向前走。

    她是不想与他同坐一辆车,霍景承清楚,明白。

    车门打开,霍景承走出来,他显然是赶的很急,颀长的身躯上没有穿大衣,只是穿着那件黑色线衫。

    他攥住她的手腕:“让司机载你回S市,我目前还有些事,暂时不回去,这里,很难有车。”

    有事,不能回去,无非不过是他的借口,她不想与他一起,他便依她。

    天气的确过于寒冷,申雅也没有矫情做作,坐在后座,银色慕尚发动,车子远离。

    霍景承没有离开,便那般站在腊月寒冬的大雪中,后视镜中,他颀长高大的身躯,越来越小,直至消失不见。

    回到房间,申雅打开暖气,直接钻进被窝,她有些累,身体累,心也累,昏昏欲睡。

    也没有再回房间,霍景承就穿着单薄线衫,在路边等了一个小时。

    一觉再醒来,天色已经黑了,也有些饿,申雅起身,很简单的泡了盒方便面。

    手机打开,有未察看的信息,是霍景承发过来的,问她,有没有安全到家。

    她温热的指尖在手机屏幕上略顿片刻,抬头,没有回。

    走到窗户前,她想看还没有下雪,目光看过去,无意中却看到了停在楼下的那辆慕尚。

    申雅微怔,不过片刻,便已恢复平静,转身,没有再看,坐在了电脑前,开始工作。

    即便,他的婚姻是协议婚姻,双方间也很明确,但只要未离婚,夹杂进别人家庭的就是小三!

    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老板把车开到没人的地方*跟健身私教做了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