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麟锋网首页
  2. 创业百科

火热的铁棒缓慢而坚定(火热的铁棒缓慢而坚定的由来)

缓慢而坚定则强调了这种情感的持久和坚定。缓慢并不意味着消极或缺乏力量,相反,它表明了一种稳定和持久的态度。坚定则表明了这种情感的真实性和可靠性,它们不会轻易改变或动摇。

当我们面对生活中的挑战和困难时,我们需要一种坚定的情感来支持我们。这种情感可以帮助我们克服恐惧、不安和焦虑,让我们能够坚定不移地追求自己的目标和梦想。火热的铁棒缓慢而坚定,这句话提醒我们,我们需要拥有一种强烈的情感,并且要坚定不移地追求它们。

  病房中安静下来,苏正枭坐在那里。


    面对着黑沉的夜色,似是想到什么,给刘叔打了电话,让他送唐筱然回家。

    气氛沉闷紧绷,他的伤口在隐隐作疼。

    似乎,就连胸腔哪里也都跟着在泛疼,浑身上下都是。

    他有些承受不住,顺手摸了摸,从旁边抽出根烟,含在口中,吞云吐雾。

    可是胸口的疼痛却没有停止过。

    而另外一旁。

    唐筱然回到了医院。

    她脸色苍白,去见刘耕宏时,又吐了两次血。

    一看到她,医生就冷了脸:“化疗期间的人不好好在医院待着,还敢跑出去?”

    唐筱然陪笑:“对不起。”

    躺到病床上,阵痛袭来,她抱着身体,在床上不停翻滚。

    太疼了。

    那种浑身蔓延的疼,让她甚至觉得,还不如死了算了,就不用再受折磨。

    *

    霍景承推开病房门走进来时,浓烈的烟气让他呛鼻的皱起眉头。

    踏进去,便看到他正对着窗户在抽烟。

    颀长的身躯一弯,他直接将烟给掐断:“不想要命了?”

    “来了。”苏正枭又是轻咳了几声。

    别说,还真是挺疼的,细细密密的。

    在对面的沙发上坐下,霍景承径自倒了杯温水:“你和她怎么样了?”

    他认为,他那天对她说的那番话,她总该是会听进去一些的,理所当然的认为状况在好转。

    “你还真是不来就不来,一来就往伤口戳,她三天后要订婚了,和刘耕宏……”苏正枭喉结滚动,缓缓道。

    霍景承端着水杯的手一顿:“你确定没有听错?”

    “我听了两三遍,你说我有没有听清楚?”

    苏正枭声音暗沉,听起来很没有气力。

    “那么应该就是事实,在你进手术室的那一刻,我曾找过她……”

    淡抿了几口水,霍景承开口道:

    “我对她说了许多关于你的事,还告诉了她你为救她的过程,该说的,能说的,我说的不在少数,却没想她依然不会回头……”

    苏正枭看他,没有想到他竟然找了唐筱然。

    “结婚的时候,你找过我,让我给你意见,我曾对你说过,她配你绰绰有余,你却不一定能配的上她,事情发展到如今这种地步。”

    “我想,我应该还是要再给你一句忠告,哪怕你以前辜负过她,但都不是有意,即便是有意,可谁都会有犯错的时候,你在改正,在进步,在对她倾尽所有,她没有理会,其实也正常,你之前将她伤的太深,她怕了。”

    “但是,在废弃的工厂内,你却为她毫不犹豫的付出了生命,在这个世界上能为你付出生命的人不多。”

    “你丝毫不犹豫的用自己的命顶上去,她却依然没有动容,那么便说明真的不爱你了,连你为她付出生命都无法将她撼动。”

    “那么你还能做些什么再将她感动,让她回心转意?所以,松手吧。”

    霍景承温润着嗓音道:“这是我给你的忠告。”

    他没有言语,但那些话,却是认认真真的听了进去。

    他低垂着头,沉思,没有再言语过。

    “看来你今天心情欠佳,我也就不打扰你了,走了。”

    霍景承将果篮放在那里,转身离开。

    房间中再次只剩下他一人,他面对着窗外,黑沉的夜色似是要将他吸附进去,然后融为一体。

    没有人能看穿,也没有人会猜出他心中此时在想些什么。

    翌日清晨。

    身体轻松了一些后,唐筱然还是来了趟医院。

    见一面,少一面。

    趁着现在,还能动。

    可病房中一人都没有,她还正在诧异之际,护士推着苏正枭走进来。

    “来了。”

    他说:“以后就不用来了,身体恢复的差不多,可以回苏宅调养了。”

    “医院总归比苏宅方便,也比苏宅强。”唐筱然说。

    苏正枭没有言语,端了杯水,坐在轮椅上,片刻后,他抬起头:“订婚以后,你们离开香港吧。”

    “为什么?”

    她诧异皱眉。

    “抬头不见低头见,这种状况不怎么好。”他道。

    “我自小是在这里长大的,耕宏也是,为什么要我们离开?再者,我们的工作都在这里,我们凭什么离开?”

    唐筱然觉得他的话语简直不可理喻。

    苏正枭眉动了动,没有再言语。

    刘助理也来了,他让刘助理收拾着东西。

    这时,唐筱然手机也正好响了,她连忙从身侧拿出手机,接起。

    不知对方说了些什么,她一边说着一边朝着病房外走去。

    轮椅转了方向,他深深地盯着她的背影看。

    看了好久,随即收回,让刘助理将他推上车子。

    这种情景似曾相识,他当初回到香港时,景轩的腿也不利索便坐着轮椅。

    他动了脾气一手提起轮椅,她却以为他是想要扔掉,立即神色惶恐的抓着他的手,说,景轩要用的。

    那时她很明显的害怕着他,所以说话都是小心翼翼的。

    那些记忆还犹新,似是发生在昨日,可其实已经过了很久。

    当初他们还是夫妻,现在她即将成为别人的未婚妻。

    刘叔问:“回苏宅吗?”

    他摇头,让去学校接景轩。

    景轩也正好到了放学时间,背着书包,看着车子就狂奔过来。

    “爸爸,你也坐着轮椅啊,坐轮椅可不好受,去哪里都不方便!”他深有感触。

    “所以,我现在正在体会你曾经走过的那些路,事实证明,轮椅真的不怎么好做,不方便,又死板。”

    苏正枭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发。

    他发丝柔软,散发着亮亮的光泽,还有些微翘,很是好看。

    回到苏宅,两人吃了晚餐,景轩问道:“爸爸,晚上还去妈妈哪里吗?”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标题:火热的铁棒缓慢而坚定(火热的铁棒缓慢而坚定的由来) 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6396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